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验

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四周一片黑暗,杨开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往下方坠落,似乎永没有尽头一样,抬头望去,也不见丝毫光亮。追大主宰最新章节,天蚕土豆推荐上眼、快看书

杨开眉头微皱着,虽对眼前的处境有些意外,但并不是太惊慌。

之前在石室中遭遇的事情,让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些石鼎应该都是触动机关的媒介,所以他根本无法用神念查探出什么端倪来,唯有触动到的时候,才会开启那石室中的机关陷阱。

这么想来,烈火殿的人应该也是掉进了这样的陷阱里才对,所以上面的石室内才空无一人。

就是不知道康斯然是不是也会跟着下来了,也不知道底下还有没有烈火殿的武者。

他不敢大意,一身力量悄悄运转着,准备一旦发现不对,便大开杀戒。

不多时,下方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杨开连忙释放神识朝下方扫去,片刻后,他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下方还是一间石室,不过跟他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石室内并没有烈火殿的武者,同样是空无一人。

片刻后,杨开落到了这间石室之中,放眼望去,石室内空荡荡一片,这里竟是连石鼎都没有了。

还不等杨开观察个仔细,石室内忽然跌宕起一股不太寻常的能量波动,旋即,石室的正中央处,忽然浮现出一座石台模样的东西。

那石台徐徐升起,传来轰隆隆的声响,杨开警惕地观望着,一直等到石台完全稳定下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出现。

他皱了皱眉。慢慢地朝石台走去。

来到石台前方,拾阶而上,很快就到了石台的顶端。

“法阵?”杨开眉头一扬,诧异地望着石台平整的表面上浮现出来的一副玄奥至极的图案,而从这图案之中,他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空间力量的波动。

“传送法阵?”杨开大为意外,不过这么一来,他倒是可以确定。这个石台上的法阵若是激活的话,应该可以将他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不过这个传送法阵与他所学的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杨开也不敢贸然动手,而是仔细关注起来,想从中看出一些线索。

这么一仔细打量,杨开倒是发现了石台的法阵下方,有一行被灰尘蒙蔽的小字。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拂开灰尘,那一行小字立刻印入眼前。

“火系力量灌入法阵,便可激活!”杨开喃喃地念出口,眉头不禁一皱。

这明显是个传送法阵,可为什么却需要灌入火系力量?这让杨开有些想不明白。而且,这个石室内出现这样一个特殊的法阵,意义又何在?

想了一会儿,杨开没想明白,索性不再多想。

火系力量他倒是拥有,不管是神识之火还是火之剑气。都属于火系力量,不过他并没有贸然催动这个法阵,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候起来。

他想等等康斯然,等他下来的时候再一起行动。

但让杨开失望的是,他在原地等候了半个时辰之久,也不见康斯然的踪影。

自己之前触动石鼎机关,掉下来的一幕康斯然肯定是看到了,以康斯然的心性,应该不会不管自己的,所以杨开敢肯定。他也绝对会去触动那石鼎机关。

不过直到都见不到康斯然的踪影,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康斯然掉进了别的石室中。

这里的石室应该不止一间,否则的话自己掉下来的时候也不至于看不到任何一个烈火殿的弟子。

或许,所有掉下来的人都被分开了,根本无法联手行动。

当然,这只是杨开结合现状的推测而已,是不是真的他也无法验证。

既然等不到康斯然,那杨开也只能独自行动了,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伸手探向前方的法阵,催动体内的火系力量,往内灌入。

灼热的气息浮现,整个石室忽然一阵颤抖,那石台上的法阵线路陡然间亮起。

杨开见此,心知没有错了,这个法阵确实是需要火系力量激活的,当下更加疯狂地催动起自身的火系力量。

轰隆隆……一连串声响传过之后。石台上的法阵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将杨开整个包裹。待到光芒散去之后,杨开已经消失不见。

“这是……”杨开扭头望向四周,发现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赫然还是一间石室,若非刚才有传送的感觉,杨开只怕以为自己从来没有移动过。

“这到底是搞什么名堂!”杨开眉头皱了起来,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的先人洞府内,布置有诸多禁制阵法,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哪个武者的洞府不布置这些东西,可眼前这个洞府就有些奇怪了,许许多多一模一样的石室,而他经过的第一间石室,只是需要往法阵内灌入火系力量便可安然通过,一点难度也没有,更没有什么危险性,就是不知道这一间石室又有什么讲究。

正当他疑惑间,那熟悉的嗡鸣声再度响起,下一刻,杨开就发现石室的正中央处徐徐浮现出一座与刚才一般无二的石台。

他皱了皱眉,只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慢慢登上石台。

放眼望去,杨开不禁轻咦一声。

因为石台这一次倒是没有了法阵路线,取而代之的却是出现了许多凹槽。

那些凹槽内,都放着不同种类的药材。

这些药材经由特殊的手法保存,竟存留了几千年也依然没有腐坏,而且药性不失,看起来就如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

杨开把眼一瞅,发现这些药材都极为冷僻,自己能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