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四十章 克星

第两千零四十章 克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并不奇怪,眼前这木魈分身虽然因为吞噬了韩冷的血肉精华,从而晋升到了道源一层境的层次,但妖虫母体此刻却是能发挥出道源两层境的实力,青炎惊雷豺也不弱,尽管修为境界跟木魈分身相同,但它能御使火系力量,正是木魈的克星。完美世界+眼快看书=最新章节

配合上杨开,若还无法压制住木魈分身,那才是怪事。

一人两血兽,相互配合之下,竟将木魈的无数藤蔓斩的七零八落,支离破碎,一段段被斩下的藤蔓掉落在地上,从断口处流淌出绿色的液体,断掉的藤蔓则不断地如蛆虫一般蠕动着,仿佛活物一般。

不过等到那绿色的液体流干了之后,这些藤蔓竟全都干瘪下去,瞬间变得如枯木,风一吹,变成了齑粉。

木魈嘶吼连连,愈发愤怒地催动着自身的力量,那些藤蔓被斩断一条又重新长出一条,一时间,竟有些斩之不绝的架势。

杨开见此,面色不禁有些凛然起来。

他总觉得,这一只木魈分身跟自己之前对付的有些不太一样,委实有些太难缠了,这让他一直警觉着,浑身火之剑气缠绕,不给木魈欺身的机会。

这么大战了一盏茶功夫,虽然场面上看去杨开和两大血兽大战上风,但一直没法给予木魈致命的攻击,竟陷入了僵持之中。

而就在这时,一直催动火系力量攻击木魈的青炎惊雷豺似乎力量周转不济,从口中喷出的火球微微停顿了那么一瞬。

嗤嗤嗤嗤……

一阵异响声传出,大地下方忽然窜出一道道根须,一下子就将青炎惊雷豺缠绕住了。

那些根须,赫然便是木魈之前扎进泥土之中的。

青炎惊雷豺一声呜咽。奋力挣扎,却依然摆脱不了根须的束缚。

一根藤蔓趁机刺来,伴随着噗地一声,直接戳进了青炎惊雷豺的身躯之中,下一瞬,那让杨开头皮发麻的咕咚吞咽声再度响起,那一条藤蔓竟开始吞噬着青炎惊雷豺的血肉精华。

青炎惊雷豺本身就是十一阶妖兽,有着道源一层境的修为。被杨开杀死凝练为血兽之后,一身血肉精华并没有失去。反而因为金血丝的滋润变得更加强大。

木魈这么一吞噬,竟一下让它之前受的伤势好了七七八八,树干上的扭曲五官此刻都流露出一丝惊诧和大喜的表情。

杨开一看,心里顿时一个咯噔,想都不想立刻心念一动,口中爆喝道:“回!”

伴随着他的呼喝,被根须缠绕的青炎惊雷豺一个晃动,便化为一道金血丝,悠然朝杨开激射回来。等将这一道金血丝收回体内之后。杨开默默地感知了一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一道金血丝内蕴藏的气血之力竟然就消失了足有三分之一。

换句话说,青炎惊雷豺的气血之力被吞噬了三分之一。想要弥补的话,杨开势必得再拿自身的金血补充才行。

另一边。木魈忽然狂性大发,似乎是因为没能将青炎惊雷豺全部吞噬,变得暴怒异常。

它竟不再理会杨开,而是将注意力转向了妖虫母体。

刚才吞噬青炎惊雷豺让它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此刻自然是想故技重施。

妖虫母体脚下,大地裂开,无数根须如灵蛇一般飞舞过去,欲要将妖虫母体缠绕。

可妖虫母体哪会让它轻易得手?紫青双剑荡出两色幽光,一道道凛冽的剑气如箭矢一般四面八方地飞射,冰寒的法则之力萦绕在它身体四周。那些根须悠一闯入便速度大减,非但没能给妖虫母体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自身受损不小。

见到这一幕,杨开心头大定。

若是两只血兽都无法在这样的战斗中使用的话,那这一次恐怕还真麻烦了,如今看来,妖虫母体的表现要比他期望的好很多。

毕竟是剑意通灵和血兽的融合体,能发挥出来的战力根本不是青炎惊雷豺能够比拟的。

杨开正准备再冲上去,联合妖虫母体围攻木魈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感应到了一丝焦急的呼唤。

那呼唤赫然来自被封印的流炎!

流炎虽然被封印在圆钵之中,但似乎也察觉到了外界的战斗,所以便催动了杨开早年在她的神念之中留下的印记。

怔了一下,杨开一拍额头,暗骂自己有些傻了。

自己只想着与两只血兽联手,却根本没想到流炎的存在,流炎可是纯粹的火系器灵,即便此刻的修为不如两只血兽。但是在这样的战斗之中恐怕比两只血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都要强。

只要先把流炎弄出来,还怕区区一只木魈么?

想到这里。杨开的目光立刻瞄向木魈身体左侧的韩冷尸体上。

心中给妖虫母体下达了一个指令,趁着妖虫母体与木魈大战的时候,杨开身形一晃,直接就来到了韩冷的尸体前方,伸手朝下方捞取,将他手上的两枚空间戒全部捞了起来。

这两枚空间戒,一个是韩冷本人的,一个是宁远城的,而封印流炎的圆钵,则被储藏在后一个空间戒之中。

得手之后,杨开便要立刻返回。

可就在这时,木魈似乎也察觉到了杨开的小动作,无数藤蔓朝这边抽来的同时,从它的身体内还激射出一道细弱的光芒,一闪而逝。

杨开心头一惊,连忙阻挡住那些藤蔓的攻击,待挡下之后,这才飘然退后,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他刚才分明看到一道细弱的光芒从木魈体内射出,却没看清它到底去了哪里。

神念迅速地扫过一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