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三十八章 小心背后

第两千零三十八章 小心背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两大道源两层境最后一击的拼搏,赫然让韩冷受了不轻的伤势,他稳定身躯之后,竟张口吐出一口紫中带黑的鲜血,凌厉到极致的气息蓦然萎靡了不少。追大主宰最新章节,天蚕土豆推荐上眼、快看书

而刘益之,则已经消失不见,甚至连这方圆百丈范围内也没有他的一丁点气息,唯有他之前祭出的那盾牌秘宝,此刻破破烂烂地从天上跌落,表面暗淡无光,灵性尽失。

这盾牌模样的防御秘宝,赫然已经被毁。

连这种秘宝都被毁去,刘益之的下场可想而知。

“可恶啊!”韩冷阴沉着脸,咬牙呼喝了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呼吸总算顺畅了不少。

直到这个时候,那一直躲在楼船里观战的宁远城才终于反应过来,神色仓皇地爬起来,颤抖着双手掐起灵决,那精美的楼船一声嗡鸣,调转了一个方向,便要迅速逃离此地。

连刘益之都丧身在韩冷之手,宁远城哪还有胆子继续留下来?此刻只想着逃的越远越好。

可韩冷怎会容他如此做?那楼船刚有动静,韩冷便冷哼一声,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身形一晃,竟再次消失在原地。

紧接着,那原本暗淡下去的诸多银月,居然明亮了一瞬,大阵嗡鸣,再次汇聚出骇人的月华光束,直朝楼船轰击过去。

韩冷显然是要赶尽杀绝了,否则今日之事传扬出去,飞圣宫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月华光束去势如电,一下子就打在楼船的防护罩上,巨大的力量将那不小的楼船轰击的东倒西歪,站在甲板上的宁远城一时不察,竟骨碌一声滚倒在地上。

刺啦啦……

刺耳的声音响起。月华光束之中蕴藏的强大腐蚀力不断地消磨着楼船防护罩的力量,而韩冷此刻也显露出一点身形,他居然真的是隐藏在月华光束之中,手上那柄长剑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配合着大阵的威能,欲要一举破开楼船的防御。

“韩……韩前辈,何必赶尽杀绝?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好不好。今日之事我当没发生过。”宁远城虽然空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但眼看韩冷如猛虎下山般地攻击过来。竟一时间失了方寸,张口求饶起来,根本没想到要奋力反抗。

韩冷一声不吭,眼神愈发冷酷无情。

宁远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更加卖力地求饶着。

咔嚓……

清脆的声响,就如死亡敲响的丧钟,传入宁远城的耳中,让他脸色骤然发白,他目光凝聚。立刻看到了让他魂飞魄散的一幕,楼船的防护罩上赫然已经裂出了一道缝隙,眼看着就要无法支持了。

咔嚓嚓……

那裂缝越来越大,而周旁,也出现了更多了裂缝,很快。诸多裂缝便如蜘蛛网一般交错起来,隐隐有要支撑不住的样子。

最终,伴随着韩冷的一声爆喝,楼船的防护罩终于支离破碎起来,而与此同时,笼罩在这一片小天地的诸多银月,也消失不见。

繁月周天大阵,在耗尽了最后一丝能量之后,自动破除。

月华光束就此消弭开来,而韩冷则裹着剑光。气势凌厉地激射到了宁远城面前,手上长剑只是一点一收,人便出现在了宁远城身后不远处。

宁远城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似乎本能地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动作,但也仅此而已……

少顷,宁远城的额头上,出现了一点殷红,整个人仰面倒了下去,撞击在楼船甲板上。发出碰地一声响动。

而这属于飞圣宫的楼船秘宝无人控制之后,也打着转从天空中跌落,最终落到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不远处,隐匿了身形,一直将这场战斗从头看到尾的杨开神色淡漠,眯眼搜寻着韩冷的身影。

这家伙以一己之力,覆灭了飞圣宫如此多的武者,虽说借助了阵法的威力。但本人实力也绝对不可小瞧。不过他经历这么一场大战之后,肯定疲劳非常。或许连平时的一半战力都无法发挥出来。

杨开觉得自己现在若是出手的话,基本上有九成的机会能够得手,这便是典型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不过,杨开唯一有些忌惮的是,韩冷千万别隐藏了什么杀手锏,又或者学那些刘益之一样来个自爆秘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在杨开心思变幻间,从那前方的楼船里,韩冷已经现出了身形,他似乎已经翻查过宁远城的尸体里,手上抓着一个空间戒,不大一会儿,手心上光芒一闪,便出现了一个圆钵样的东西。

他轻轻地掂了一下,露出满意的笑容,将圆钵重新放回那个空间戒之中。

杨开见此,立刻明白他此行的目的果然是跟自己一样的,都是为了流炎而来,而流炎,正是被封印在那个圆钵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韩冷竟也没有第一时间离去,而是忽然抬起眼帘,目光锐利地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冷声道:“小子,看了这么久,看的过瘾么?”

杨开眉头一皱,并没有立刻显露身形。

韩冷见此,冷笑一声,继续道:“怎么?需要韩某亲自请你出来不成?”

说话间,手上的那柄长剑已经闪烁起微微的光芒了。

杨开面上终于露出一丝讶然之色,知道对方并非是故弄玄虚,而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存在。

他索性也不再隐藏了,而是大大方方地散去了虚无秘术,露出身影。

韩冷眉头一挑,脱口赞道:“好高明的隐匿之法,有点意思。”

杨开望着他,咧嘴一笑道:“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