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繁月周天大阵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繁月周天大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观望了一阵,杨开将目光转向飞圣宫的那楼船秘宝上。

此刻,宁远城就站在甲板之上,一脸优哉游哉的表情,仿佛根本不担心刘益之会落败一样,手上折扇轻摇着,时不时地与旁边几人冲前方指指点点。

那几个飞圣宫的弟子自然是不迭地点头附和。

而在楼船四周,还有一层流淌着绿色荧光的光幕,将整艘楼船包裹在其中。

这显然是楼船的防护禁制了。

杨开眉头微皱。

如今两大道源两层境强者正在远方拼斗,自然是他趁机下手的好时候,可那楼船的禁制一看就坚固至极,杨开甚至都没把握一击将它破开,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杨开估计自己只要稍一接近楼船,势必就会暴露行踪。

他考虑良久,最终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继续等待时机。

这么想着,他重新将目光投向两大道源境的战场中。

过了这么长时间,那飞圣宫的刘益之和韩姓男子依然打的平分秋色,谁也不逊于谁。可杨开却隐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若说韩姓男子对自己没点自信就这么贸然出手攻击飞圣宫的人,那也太莽撞了,不但最后一事无成还可能平白得罪飞圣宫这个大敌,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韩姓男子既然选择在这里出手了,那么肯定有自己的依仗。

想到这里,杨开心中一惊,顿时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鲁莽行动了。

“阁下到底是谁,何不报上名来,如此鬼鬼祟祟丢人现眼,有意思么?”高空之中。刘益之手持着一件道源级的长刀秘宝,刀身上光华流转,与那韩姓男子硬拼一击之后。退身喝问。

对面不远处,韩姓男子也在巨力的作用下飘出老远。手上一柄长剑悠然一转,遥指着刘益之,冷笑道:“认不出我是谁,是你见识浅薄,居然还怨起别人来了,真是可笑至极。”

刘益之眉头一皱,沉喝道:“我知道阁下姓韩,但天底下韩姓之人何其多?我也不管阁下到底是何来历。你若就此退去,刘某自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可你若是还要继续纠缠,那就是我飞圣宫的敌人,刘某手上不会再留情!”

“飞圣宫!”韩姓男子闻言一笑,讥讽道:“好吓人啊,怎么,你以为区区一个飞圣宫就能让韩某忌惮么?莫说是飞圣宫,便是星神宫又如何?星神宫想要老子的命又不是一年两年了,老子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啊?”刘益之大惊。一脸震愕地望着韩姓男子,为他这番言论吓了一跳。

在整个南域之中,星神宫是名副其实的霸主。南域之内,星神宫号令天下,无敢不从。可从韩姓男子这番言论上来看,这家伙似乎与星神宫有什么过节,而且还一直逍遥自在地活着,过的还挺滋润的。

“你……你是……”刘益之心底深处猛地浮现出一段自己十几年前听到的一个传闻,面色一惊,指着韩姓男子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原来你就是那个被星神宫逐出门墙的韩冷!”

十几年前。星神宫一位帝尊境长老级别的强者座下,有一名弟子犯了大错。原本按照星神宫的宫规是要被处死的,只是不知道他从何处提前得到了消息。竟杀了看押他的几个师兄弟,逃出了星神宫,从此飘渺无踪。

当年这事闹的沸沸扬扬,许多星神宫的弟子都外出寻觅这名叛徒的消息和踪迹,欲要将其擒回星神宫以正其法,可惜无一人得手,反而被这叛徒找机会干掉了不少人。

这事一直是星神宫的污点,其他宗门的人根本不敢正面谈及,只在私下里聊过此事。

这十几年来,星神宫也一直没有放松过对这叛徒的捉拿追踪,可惜竟一直没能得手。

后来还有传言,说那叛徒是那名帝尊境长老强者的私生子,当年也是那长老亲自把他给放出去的,当然,这种消息是真是假就没人知道了。

刘益之身为飞圣宫的高层,对这等秘辛自然有所接触,也知道那叛徒名叫韩冷。

原本刘益之没想到韩姓男子的真实身份,可是在对方说出那样一番话之后,立刻有所洞悉。

“你果然是那个星神宫的叛徒韩冷!”

“是又如何?”对面,韩冷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脸上挂着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嘿嘿道:“现在认出来,已经迟了!”

刘益之闻言,心中一突,下意识地低呼道:“不好。”

话落,他便一个转身,便要朝楼船飞去,面色也变得仓皇起来,仿佛即将要遭遇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可就在这时,那韩冷竟神色一肃,掐起了灵决,伴随着法决的变幻,天空中那一轮明月竟光芒大放,耀人眼帘,让人几乎看不清前方的一切。

一道洁白的光柱,蓦然从皎月之上激射而下,直接灌入韩冷的身躯内。

下一刻,以韩冷的身躯为中心,道道月光朝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前后不过三息的功夫,方圆几十里地,竟瞬间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笼罩了起来,也仿佛被这种力量从整个世界隔绝开来,置身在这方圆几十里内,抬头望去,只见到漫天的银月,那些月亮形态不一,有圆月,有残月,也有弯月,独不见一颗星辰。

此刻仿佛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繁月周天大阵!”刘益之脸色陡然间变得苍白无比,一口道破了这变化的原因。

“嘿嘿嘿。”韩冷的身躯早已消失不见,此刻唯有他的声音在四面八方辐射,叫人辨别不清来源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