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三十四章 争抢

第两千零三十四章 争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韩姓男子有着道源两层境的修为境界,有着与城主段元山比肩的本事,所以即便刚才被醉酒翁警告过一番,也依然没有太在意,这一次自然是想故技重施,给旁边包房出价之人一点压力,让那出价之人知难而退。路

属于道源两层境的神识之力轰然荡出,直接就破开了厢房的禁制,往内冲去。

但让韩姓男子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还不等他发力,那厢房内竟立刻涌出一股丝毫不逊于他的神识力量,反向轰了过来。

韩姓男子眼帘一缩,根本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神念,只能一咬牙与对方顶上。

无形的碰撞跌宕在大殿之中,神识力量骤然溃散,韩姓男子闷哼一声,猝不及防下似乎吃了点小亏,而他旁边包房内也同样传来一声冷哼。

这一番神识力量的碰撞,赫然是平分秋色的结局。

“也有道源两层境!”韩姓男子脸色一沉,这才明白刚才那出价之人为何语气嚣张,原来是有强者庇护的缘故,这么看来,对方来历恐怕有些不简单。

一时间,韩姓男子的脸色阴冷下来。

“哈哈,本公子已经出价四百五十万了,还有没有更高的,没有更高的这器灵就归本公子所有了。”之前出价的那人浑然没有在意两大道源境强者之间的较量,而是依旧嚣张大叫着。

那包房内,一个中年男子眉头微皱,轻声道:“少宫主,四百五十万买一只火系器灵,不太划算啊。你修炼的并非是火系功法,手上也无火系秘宝,买它回去作甚?这事若是让宫主知道了只怕……”

“你懂个屁!”中年男子对面处,一个相貌俊俏,生的唇红齿白,手持描金摇扇,作公子哥打扮的青年闻言一撇嘴,道:“本公子确实没修炼火系功法。也没有火系秘宝,但……你不觉得这器灵长的很漂亮嘛?另外。本公子更好奇一点,不知道她摸起来是不是跟真人一般无二,若是如此的话,嘿嘿,花再多源晶本公子也愿意。”

中年男子闻言,眉头一皱,却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苦笑摇头。他知道自家这位公子喜好女色,尤其是喜好冷艳的熟妇。那器灵的形象自然非常符合公子的胃口。

“五百万!”乙九号包房内,杨开面无表情地喊出新的价格。

“混蛋!”

杨开的喊价刚出口,那公子哥打扮的青年便霍地站了起来,浑然不顾场合,厉喝道:“本公子看上的东西你也敢抢?是要跟我飞圣宫作对不成?本公子出五百一十万!”

他这么一说,在场不少武者立刻洞悉了他的身份。

这出价之人赫然便是飞圣宫的少宫主宁远城!

杨开也一脸恍然之色。怪不得刚才他听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原来是宁远城这家伙。杨开与他打交道也不止一次了,头一次是帮莫小七解围,第二次是在五色宝塔内,只是刚才一心记挂流炎,杨开也没太注意分辨,竟没能认出他的声音。

这么看来,宁远城包房内,与那韩姓男子神识对撞的,应该就是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道源境强者刘益之了。

“飞圣宫又如何?若你老子宁博阳在这里。韩某说不定还会卖他个面子,这器灵也就让了,至于你么……哼,还不够资格,五百二十万!”旁边的包房内,那韩姓男子冷笑一声地说道。

“阁下到底是谁?”宁远城脸色阴鸷,厉喝一声。

韩姓男子大笑道:“回去问问你爹,他会告诉你我是谁的。”

“可恶啊,竟敢瞧不起本公子。”宁远城气的脸色铁青。

“少宫主。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这个姓韩的不好惹,要不……就算了吧。”刘益之劝道。

“算?怎么算?本公子咽不下这口气,竟敢小瞧本公子,好,那就看看谁带的源晶多,竟敢跟本公子比财力,简直自寻死路!”宁远城一副要发狂的样子,张口厉喝道:“五百五十万!”

“五百六十万!”韩姓男子不紧不慢地加价。

“六百万!”

“六百一十万!”

……

这一场拍卖。杨开除了之前出价几次之外,后面压根就没有他插嘴的份了。当价钱飙升到六百万之后。杨开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希望了。

康斯然那边只有五百万源晶,而自己身上也只有几十万源晶而已,凑到一起还不到六百万,除非真的拿一团重土出去抵押才行。

不过重土太过珍贵,他也不敢轻易示人,免得惹上什么麻烦,所以在自觉没有希望竞争之后,杨开便没再出声。

康斯然瞧了他一眼,不禁叹了口气,安慰道:“杨兄,顺其自然就好。”

杨开轻轻颔首,也没多说。

竞拍到此时,任谁都看出来,这一次的竞拍有些赌气的成分在其中了,若说韩姓男子竞拍流炎是为了墨玉鼎,那么宁远城竞拍,就真的是不愿落了面子。

而韩姓男子虽然财力惊人,但刚才才花费几百万源晶拍卖了一个墨玉鼎,此刻身上恐怕也没多少源晶了。

当价格提升到七百万之后,韩姓男子的叫价之声已经阴沉下去。

最终,当宁远城喊出七百五十万的高价之后,韩姓男子总算沉寂。

“哈,跟本公子抢东西,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本公子瞧上的东西,还从没失手过!”宁远城大声地讥讽起来。

“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刘益之在一旁低声劝道。

“怕甚,这家伙不把本公子放在眼中,难道还要本公子去跪舔他?做他的春秋大梦吧!”宁远城摇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