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一路飙升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一路飙升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诸位都看好了吧?恩,小老儿虽然不是炼丹师,但因为修炼功法是火系,所以也能稍稍催动一下这炼丹炉的威能,这样吧,小老儿就为诸位演示一下,这玩意到底有多么奇特。我要大声告诉全世界,我为你承包了岩块看书”醉酒翁说话间,忽然把手上一直托着的墨玉鼎一抛,旋即飞快地掐起灵决来。

伴随着他一道道精纯的源力打入墨玉鼎之中,那小小的墨玉鼎竟迎风便张,很快就变得有一人高大,重重地落在高台之上,发出碰地一声响动。

丹炉变大了之后,它上面的复杂图案也变得更加清楚了。

不但如此,在众人神念扫过之下,甚至还可以看到丹炉内部,有四个龙头镶嵌,炉鼎内更是光华流转,让人看起来目眩神驰。

“炼制这个炉鼎的大师绝对是个奇人,他在这丹炉内篆刻了无数灵阵,皆可用来炼丹,若有人能揣摩详细的话,日后炼丹根本无需再自己刻画灵阵,只需激发丹炉内拥有便可。而且,丹炉内这四个龙头的设计更让炼丹师可以极好地掌握火候,另外还有一些神奇的功能,诸位看好了。”

醉酒翁说话间,忽然提起自己的葫芦,猛灌一口烈酒,旋即,本就有些红润的脸庞变得更加通红,他一拍胸脯,张口朝那墨玉鼎一吐。

一道火龙从口中喷出,这火龙摇头摆尾,撞在墨玉鼎上便如石沉大海,扎进去消失不见。

醉酒翁又掐动起灵决来,嘴角边挂着一抹神秘的微笑。

蓦然,炉鼎内一个龙头之中,喷出熊熊火焰,那火焰看似温度极高。竟呈现出幽蓝之色,而且随着醉酒翁的控制,火候也可变大变小。

再接着,第二个龙头也喷出火焰,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醉酒翁法决一收,站在旁边不动起来。

可炉鼎内的火焰却没有就此熄灭,反而继续燃烧。看着好像会一直持续很久的样子。

“这丹炉竟能储藏能量?”有识货之人一下子看出了名堂。

“正是。这位朋友眼光犀利啊。”醉酒翁大笑一声,“小老儿刚才也没有动用多少力量。换算下来也只是普通一击的程度而已,可就是这样的力量灌入炉鼎之中,也足以让它燃烧半日之久,而且火候一旦控制好了,就决然不会再生变化。如此一来,大家恐怕知道这对炼丹师有多大的帮助了吧?”

醉酒翁话音落下,大厅内顿时响起一片嘈杂之声。

虽然他没有解释的清楚,但在场武者,基本上都明白了这丹炉的珍贵之处。

一个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需要时刻观察药材变化,需要时刻控制火候,往丹炉内灌入力量,寸步不能离。

可是如果有这个墨玉鼎就不同了,炼丹师只需要设置好一定的温度,往内灌入足够的能量。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丹炉就会一直保持着那样的状态。

炼丹师完全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恢复一下。

炼丹师在炼丹的过程中,有许多时候都是因为体内力量周继不上,从而导致失败的。

可有了这个墨玉鼎,就完全不需要再顾虑这个问题。

它除了拥有一般丹炉的种种能力之外,还有属于自己的特性,更兼有着道源级中品的档次,价值之大,在炼丹师们看来,简直不啻于帝宝!

“时间有限。丹炉的其他特性小老儿就不一一展示了,不过小老儿可以保证,这东西若能让哪位丹师拥有的话,完全可以越一阶炼制丹药!”

此言一出,无数人倒吸凉气。

炼丹师的进阶,比武者的进阶还要困难,尤其是大境界的进阶,许多炼丹师被卡在虚王级上品,一生不得寸进。可若是按照醉酒翁的说法,只要有墨玉鼎,一个虚王级炼丹师就有机会炼制出道源级的丹药,甚至成丹的几率都不会太低。

种种诱惑,种种好处,不但让在场的各大炼丹师们心动难耐,更让那些宗门家族的代表们目光火热起来。

“道源级中品丹炉,墨玉鼎,起价百万源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诸位请吧。”醉酒翁朗喝一声。笑吟吟地走到一旁。

“起价百万……”杨开闻言,嘴角不禁一抽。

刚才他见醉酒翁说的天花乱坠,自然也对墨玉鼎有些动心。

他手上的炼丹炉,还是当年深入帝苑之中,从帝苑里得到的紫虚鼎,档次也不算低,虚王级上品的丹炉。一直陪伴他至今,可紫虚鼎与墨玉鼎比较起来,又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但这起价百万的价格,还是让杨开苦笑不已。

他手上的源晶也就一百多万,大概就只够喊个起拍价……

“这墨玉鼎竟有如此神奇?”一旁,康斯然似乎也有些意外。

他虽然能依仗与城主府不错的关系,提前弄到一些信息,但显然对这个墨玉鼎了解的也不多,此刻听醉酒翁说完之后,神色不禁凝肃了起来。

若是能将这个丹炉拍下,那日后灵丹坊的丹药产量绝对会提升许多,他作为此地的掌管人,业绩也就上去了,说不定有哪一日能得到商会总舵的赏赐和提拔。

可是一想起压轴的道源果……康斯然又纠结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杨开,见杨开也在苦笑,愕然道:“杨丹师,你不准备竞拍么?”

“不了,看个热闹吧。”杨开缓缓摇头。

康斯然心中了然,也就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儿工夫,拍卖已经开始了,可诡异的是,竟无一人出价,而且大厅内也是静悄悄的一片,显然是所有人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