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离别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离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在没晋升道源境之前,这银月紫霜刀对他来说还是有点用途的。完美世界+眼快看书=最新章节

他手上的秘宝,最珍贵的莫过于四大帝宝,但每一样都不是能轻易能在人前显露的,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龙骨剑了。

不过杨开早已打定注意抽时间将龙骨剑融合入体,所以这件秘宝注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消失不见。银月紫霜刀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缺,这件秘宝档次不算太高,拿出来用不会太引人注意,而难得的是,它还有能引动一丝丝法则之力。

这么想着,杨开就将银月紫霜刀收了起来,倒也没有去用心炼化,免得浪费时间,这样一来,等有更好的就可以随时替换了。

再然后,他才郑重至极地将那一块空灵玉璧从空间戒中取出。

漆黑的圆玉悠一出现,杨开就感觉到了它与白天不同的地方,此刻,这块空灵玉璧竟然微微轻颤着,散发出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波动,表面处更有一层层漆黑的涟漪荡漾而过。

漆黑的玉璧仿佛变得更加黑暗了,宛如黑洞,欲要吞噬万物!

“果然有反应!”杨开见此,哪里还不知道空灵玉璧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完全是因为张若惜就在附近的缘故,白天杨开看到它的时候,这东西可是古井不波的。

此刻,他分明感觉到,空灵玉璧中跌宕出明显的空间力量波动,若有人长时间地沉浸在这种力量波动之下,未必就没办法窥探到空间力量的修炼之法。

当初张若惜在陆家居住了一个月,陆百川就在那一个月内,有了属于自己的机缘,得以在空间力量上入门。

现在这么想来。陆百川之所以要让自己的后嗣迎娶张若惜,完全是因为空灵玉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他处心积虑地对付张家,也可能与此有关。

不过杨开还无法借助这样的波动查探到什么,若是让张若惜接触这样的玉璧,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只是这东西如今虽然在他手上,但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张家。杨开将之据为己有,不归还给人家也就算了。毕竟这是他的战利品,张家人也没立场去说什么。若再去找张家的人打探这东西的秘密,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张家的人,未必就知道这东西的真正价值!否则的话,在两百年前,就不会把它当成嫁妆送给陆家。

看来,一切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杨开暗暗打定注意。

接下来的两日,杨开一直住在张家,也每曾离开客房。一直在查探空灵玉璧中隐藏的秘辛,可惜他一无所获。

当他意识到这样查探不是办法之后,他就知道继续留在张家已经没有意义了,当即动身,向张家主母提出告辞。

老妪和中年美妇一再挽留,见杨开去意已绝。便没再勉强,而是亲自将他送出庄园外。

“恩公日后多多保重,若得闲暇之时,还请纡尊降贵,多多来我张家盘桓,我张家上下必倒屐相迎!”老妪经过两日的休养,神色好了不少,不过她毕竟年事已高,上次大战折损了不少元气,是根本没法恢复过来的了。

见她这么热情。杨开微微笑道:“有机会的,到时候还请老夫人不要嫌弃的好。”

“恩公,今次你解张家之危,我张家上下实在无以为报。妾身在见恩公孤身一人,日常起居上难免有些不便,想让若惜随恩公一起,日后照顾恩公生活起居,还请恩公切勿推辞!”那中年美妇一边说着,一边将躲在她身后的张若惜拉了出来。

“啊?”杨开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在临走之前中年美妇会有这样的提议,顿时下意识地朝那少女望去。

却见少女低着脑袋,双手玩着自己的衣角,脸上羞红一片,却乖巧不出声。

杨开心中顿时涌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不过很快明白这中年美妇的意图了。

她显然是觉得张家如今元气大伤,唯恐哪日强敌来袭,想要与自己搞好关系,让自己成为张家的庇护。到时候张若惜便可成为自己与张家牵线搭桥的桥梁。

自己若真的答应下来,看到张若惜的面子上。真到那时候也不会袖手旁观。

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眉头皱了皱,本能地有些排斥,但又无法一口回绝。

因为按他原本的想法,是想先处理好与康斯然之间的事情,待回到枫林城之后,多多来张家做客的,借此好好研究一下那空灵玉璧,否则刚才他也不会跟老妪说以后有机会。

哪里晓得人家张家竟然已经有意将张若惜送给自己了。

这让他在排斥这种做法的同时,又有些高兴,不禁生出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见杨开沉吟不语,张若惜似乎更加局促了,那中年美妇微微一笑道:“若惜这孩子虽然修为不高,无法在战斗上给恩公帮上什么忙,但天资不错,而且生性恬静,心灵手巧,恩公若是带着她,日后必定不需为一些琐事而烦心,可一心修炼,早日登临道源境。”

中年美妇一边大力在杨开面前推销着张若惜,一边察言观色道:“只怕……恩公嫌弃,若是如此的话,就当若惜没这个福分了。”

此言一出,张若惜不禁娇躯一颤,两只小手都攥成了拳头。

“若惜姑娘秀外慧中,我怎会嫌弃,只是……”杨开皱了皱眉,说话间瞅了那老妪一眼,见老妪也有些期望地望着自己,心知这事恐怕是老妪和中年美妇一起商议好的。

或许,那一晚席间,自己多看了张若惜几眼,也让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