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一十九章 带信

第两千零一十九章 带信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太祖母不要听他胡言乱语,若不是陆百川请他,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我张家!”

那老妪还没说话,之前被杨开禁锢的胖武者忽然厉喝一声。眼‘快更新太快书太多,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杨开苦笑不迭。

老妪则是狠狠地瞪了那胖武者一眼,厉声道:“老身做事,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胖武者吓了一跳,连称不敢。

老妪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到杨开身上,神念扫视,待察觉到杨开的修为比她高出不少之后,脸色微微一变,道:“阁下修为高深,若真是陆百川请来的,怕是不会与我等多废话的,好,老身相信你,只是不知道阁下到底为何来我张家?”

“我来这里,是受人之托,老夫人请看。”杨开说话间,将一枚空间戒朝老妪扔了过去。

那老妪伸手接住,深深地打量了杨开一眼,这才将神念灌入空间戒之中。

下一刻,老妪脸色一白,身躯猛地一晃,竟是仿佛遭遇重创一般,张口吐出一道血箭,本就苍老的容颜,一下子变得更加苍老了。

“你竟敢偷袭?”胖武者大怒地爆喝。

也难怪他会有这种误会,毕竟老妪是在接住那空间戒之后才忽然有这种变化,任谁都会以为杨开在空间戒上动了什么手脚,偷袭老妪所至。

余下一些女子也都神色凌厉起来,纷纷义愤填膺地朝杨开望去,一个个体内力量跌宕,更有性急的已经祭出了自己的秘宝,立刻就要朝杨开下手。

面对这么一群娘子军,杨开也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脚步一点,飘然后退,与她们拉开了距离。

“住手!”老妪忽然大喝一声。

这些女子倒也很是听话,虽然不忿杨开的为人和作为,但在老妪一声下令之下,竟没一个再出手。

“太祖母,你怎么样了,你不要紧吧?”这个时候。一直搀扶着老妪的那个妙龄少女一脸担忧地问道,伸手在老妪后背处不断地抚摸着。

老妪摇了摇头。抬起眼帘,望向杨开的目光已经没了敌意,而是充满了悲恸,苍凉道:“敢问小兄弟,这空间戒……你是从何人手中得到?”

杨开嘴巴蠕动了一下,传音入老妪耳中。

老妪听的一呆,整个人再次踉跄一步,旋即才苦笑一声:“命啊!虽然老身早有预料,但没想到。事情真的如此。”

“母亲大人,发生什么事了?”一个有个虚王一层境修为的中年美妇开口问道。

“你看看这个吧。”老妪将手上的戒指递给了中年美妇。

那中年美妇接过,仔细打量一番后,俏脸也是骤然发白,待到以神念查探内部空间的时候,眼泪水顿时簌簌地流了下来。

身为张高轩的家人。自然认得空间戒里的那些东西。如今张高轩的空间戒在此,人却不见踪影,下场如何,任谁都能猜测的到。

杨开望着这一幕,不禁心有所触,倒也没有开口催促,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等候张家人将张高轩已经遇难的消息消化完毕。

其他人虽然不清楚具体内幕,但眼见老妪和中年美妇都如此神态,自然心中也有了猜测,当下一个个神色黯然起来。

许久。老妪才深吸一口气,望着杨开道:“贵客临门,老身失礼了,请入内一叙吧。”

“也好,我还有些东西要给你们。”杨开点点头。

当下,在那老妪和中年美妇的带领下,杨开来到了这庄园的一座大殿内。

此刻,其他人都已经在门外等候,只有老妪。中年美妇和那个少女进了里面,少女似乎是专门服侍着老妪的,所以寸步不离,现在正站在老妪身后,拿一双美眸好奇地打量着杨开。

命人奉上茶水之后,老妪才道:“小兄弟,之前有所误会,还望小兄弟念在我张家突遭大变,不要见怪。”

“没事。老夫人也请节哀顺变。”杨开点点头。

“你适才说还有东西要交予我们,不知是什么东西?”老妪问道。

“这个。”杨开又取出一枚玉简。朝老妪递去,开口道:“张家主临终之前,以神念在内部留下了一些信息,老夫人看过便知。”

老妪感谢接过,放出神念查探着,片刻后,又不动声色地将之递给了那个中年美妇。

待到中年美妇查探完之后,咬牙切齿地道:“果然是陆百川那老贼对夫君下的毒手!母亲大人,我要去为夫君报仇!”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这才知道,这个中年美妇赫然是张高轩的妻子,而如此看来,这老妪赫然便是张高轩的母亲了。

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心情该何等悲恸,但这老妪却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调整过来,让杨开不禁有些钦佩。

“仇,当然是要报的。但你有这个本事么?”老妪冷冷地看了中年美妇一眼。

“媳妇确实不是那老贼的对手,但即便是死,也要啃下那老贼一块血肉来!”中年美妇银牙紧咬,美眸之中充满了仇恨。

“说的漂亮。”老妪冷笑不迭,“只怕到时候你想死也不成,还要凭遭侮辱!”

此言一出,中年美妇不禁脸色一白。

“还不给我坐回去!”老妪狠狠地杵了一下拐杖,威严喝道。

中年美妇不敢忤逆,无力地跌回座位上,美眸似乎都失去了一丝神采。

杨开见此,叹息一声道:“老夫人,敢问贵族除了张兄在五色宝塔遭遇不幸外,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老妪闻言,脸色一黯,点头道:“让小兄弟看出来了,家门不幸啊。”

沉默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