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章 想要道源果么

第两千零八章 想要道源果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地脉这东西是无法移动的,一旦移动就会破坏其根源,从而无法持久存在。所以想要好的地脉,就只有通过抢夺地盘来获取。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有一些地脉在地下长年累月地存在,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而能量凝聚,最终汇聚成了一种特殊的存在,那便是地脉珠!

一枚地脉珠,便等同于一条地脉,它包含了一条地脉该有的所有能量。

地脉珠也是非常罕见的东西。

杨开在故乡星域纵横那么多年,也只在紫星宝库里见到过一枚,最终被他投放在小玄界的药园下方,维持药园的灵气充裕,培植灵草妙药。

可是此刻,飞天遁地蝠竟从地下采集了足足四颗之多。

杨开大喜之下连忙拿了过来,在手上仔细端详着。

很快,他就发现这四枚地脉珠比起自己当年从紫星宝库里拿来的档次都要高,无论是内部储藏的能量总数,还是纯净程度,都远非紫星那一枚可以比拟。

如果说从紫星宝库里取得的地脉珠是下品的话,那么手上这四枚最起码也是中品,甚至最大的那一枚应该是个上品!

其散发出来的灵气之浓郁,让杨开都叹为观止。

峡谷下方居然生出了如此之多的地脉珠,让杨开又惊又喜。

不过仔细一考虑,杨开却觉得这又是理所当然的。

若非有这些地脉珠,此地的天地灵气怎会如此浓郁?重土虽然珍贵,但它是无法形成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的,唯有地脉珠才可以。

不过,重土的存在。恐怕也是地脉珠形成的根源。

那天然的重力场及其恐怖,游荡到附近的天地灵气自然而然地就沉入谷底,在地下汇聚,凝缩,压制,经年累月,便产生了地脉珠。

五色宝塔存在的时间已经极为久远了,这一片上古战场存在的时光也根本无法考证。千千万万年来,因为重力场而吸引的天地灵气。形成了这几枚地脉珠,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杨开脑海中只是微微一思索,便差不多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这几枚地脉珠的价值虽然不如重土,但也绝对不菲了,即便放入一个大宗门,也足以让其内部的天地灵气浓郁程度提升一个档次。

杨开手腕一番,就将它们送进了小玄界的药园底下。

辅以之前就有的那一枚,五枚地脉珠,再加上那么多重土。小玄界里的药园可以说是星界之中最好的药园了。

杨开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培植一些灵草妙药看看效果。

半日后,杨开叹息一声,放弃了继续搜索的打算。

地下的好处似乎已经全被收走了,没了重土和地脉珠,峡谷下方也恢复了跟别的地方一样的环境,天地灵气稀薄至极。并不适合久留。

他这才冲小兽一招手,力量一催,腾空朝上飞去。

没有天然重力场的牵扯,他飞上峡谷毫不吃力。

飞天遁地蝠继续在前方带路,寻找莫小七的踪迹,杨开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

三日后,杨开途径一座小山头,忽然若有所感地朝下方瞧了一眼,冷冷一笑,顿住了步伐。开口道:“朋友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要我出手逼你出来?”

下方毫无动静,唯有风拂树叶的沙沙之声。

“冥顽不灵!”杨开冷哼一声,手掌一抬,一道金血丝便激射而出,直朝下方某个位置打去。

就在这时,下方一道蓝光闪出,迎上金血丝。

砰地一声,金血丝被弹飞回来。而那下方,原本空无一人处,赫然有一个中年男子盘膝坐在那里,脸色苍白,一脸怨毒地凝视着杨开,双眸之中满是森然杀机。

杨开为之一怔。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一下就看出对方身负重伤,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伤势,似乎已经伤到了根本。

这情况……与他之前猜测的完全不同。

他本以为这人隐藏在这里。是想偷袭自己来着,哪里晓得竟是躲藏在此地疗伤的。却被自己出手打出了行踪。

一时间,杨开也不禁有些脸色讪讪。

不过他倒也光棍,察觉到不妥之后,连忙抱拳道:“不好意思,似乎是有些误会,朋友勿怪。你继续疗伤好了,在下先告辞了。”

“朋友难道不是要来取我性命的么?要动手就赶快好了,何必猫哭耗子假慈悲?”

更让杨开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听了杨开的解释之后,那中年男子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一脸愤怒地叫嚷起来,好似杨开真的与他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杨开皱了皱眉,道:“朋友误会我了,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取你性命。”

这事终究是他一时失误惹出来的,所以对方态度恶劣,杨开也没在意,说话间,还取出了一个玉瓶,朝那人抛去,道:“这是一瓶疗伤丹,应该能缓解下你的情况。”

说完之后,他立刻离去。

中年男子愕然了一下,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也察觉到杨开并非有意,否则的话杨开大可趁他虚弱之时将其斩杀,他伸手一招,将玉瓶接过,打开玉瓶轻嗅了一番,确定这真是疗伤药无疑,脸上的神色顿时挣扎起来。

眼看着杨开马上就要走远,这人终于下定了决心,凝声道:“且慢!”

杨开顿住步伐,回望了他一眼,叹道:“朋友还要如何?虽说是我出手毁了你隐藏之地,但你换个地方便是,我也赔你了一瓶疗伤丹,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中年男子闻言,没有丝毫动怒,反而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