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升龙坛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升龙坛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古老苍凉的祭坛之上,摆放了足足十几件未知之物,那些未知之物全都被一层乌蒙蒙的光幕笼罩,就好像上面扣了一只碗一样,而透过那乌蒙蒙的光幕,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可依然能够瞧出一些雏形。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小说的网站,yan快看书

那光幕内笼罩之物,赫然种类繁多,包罗万象。

有锤子,剑型,匕首模样的秘宝,也有颜色泛黄的功法秘典,还有一些一看就上了年头的玉瓶。每一样瞧起来都极为不俗,尤其是那些秘宝,竟散发着及其强大的能量波动,最低也是道源级的秘宝。

这让杨开看的一脸火热。

不但是他,其他赶赴到这里的武者同样满是贪婪和觊觎地朝那祭坛之上望去,每一个都贪念大起。

“这些东西,难道就是那几大势力投放在此地之物?或许道源果就是此地!”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武者的说话声。

“并非如此!”有人开口接道,“我来的比较早,听说这祭坛是忽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并非原本就有之物,似乎是有哪位朋友触动了此地的禁制才让祭坛呈现,而那上面之物,无不散发古老的气息,绝非那几大势力投放。”

“这么说起来,这祭坛上的东西岂不是早就在此地了?是上古之时遗留下来的宝物?”

“或许是这样!”

“那还等什么,赶紧抢啊。”

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宝物,竟然还保存的如此完好,其价值之大简直难以估算,比那几大势力投放进来的宝物要贵重无数倍,消息一传开。众多武者顿时热血沸腾了。

许多还想观察一阵的武者再也按捺不住,纷纷鼓起勇气朝前方冲去,他们这一动,立刻牵动了其他人的神经,越来越多的武者开始行动起来。

就连杨开也开始迈动脚步,不过他并没有冲在第一排,而是落后在中间位置上,这样一来。他也有充足的时间去观察前方武者的动静,免得不小心落入了什么陷阱之中。

“诸位且慢!”就在这时。一声中气十足的朗喝忽然传来,旋即,一个身穿白衣,风度翩翩的青年忽然飞纵上高空。

这青年生的唇红齿白,一表人才,双目有神,气度不凡,一看便知出身不俗。

“诸位请稍安勿躁,听我一言。”那青年又喊了一声。

许多武者眉头一皱。不耐地抬头望去,毕竟宝物就在眼前,这个时候却有人忽然阻止他们前进,实在让人不爽,阻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啊,此等仇怨不共戴天……

不过当众人看清此人的面容之后。不少人倒是很听话地顿在了原地,另外一些人也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姜楚河公子!”人群中,有认出青年的武者一抱拳,开口道:“不知姜公子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依仗姜家威势,要独霸这祭坛上的宝物?若是如此的话,还请姜公子不要多说了。”

“正是,宝物有缘者居之,姜家在枫林城中虽然也算不俗,但此地可是五色宝塔,姜公子若想独霸的话。还请掂量一下啊。”有人立刻附和道。

听他们这么一说,杨开也立刻明白这青年的身份了。

枫林城姜家的人!

枫林城中,城主府之下,也有一些家族势力,其中姜家实力不错,有一个道源一层境的老祖。杨开虽然没有与姜家打过什么交道,但当初在玉清山中,就曾经见到过几个被小鸾凤击杀的姜家武者尸体。

这一次进入五色宝塔的,基本上可以说全部都是枫林城的武者。自然有不少人认得姜楚河,就算不认识,也听过他的名字。

不过……正如那人所言,若是在枫林城,众人或许还会顾忌一下姜家那位老祖的实力,卖姜楚河一个面子,可是在这五色宝塔之中,姜家之人哪有什么威慑力。

更何况宝物就在眼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至理。现在别说姜楚河了,就算是姜家那位老祖亲至。这数百虚王境只怕也是怡然不惧。

姜楚河却是不恼,闻言一笑道:“这位朋友严重了,此地汇聚几百同道,姜某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犯众怒啊,独霸宝物什么的,姜某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那姜公子想要做什么?”

姜楚河继续笑道:“姜某只是想告诉诸位,有利益的地方必定有风险,更何况,这里还是五色宝塔!诸位难道认为,那祭坛上的东西真的就唾手可得么?若真的如此,那些东西只怕早就不在了,又怎会等待你我这些人前去收取?”

“这一点我们自然知道,不过……若是有风险便不迟疑不前,那还修炼做什么?我等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前说话的人冷哼一声。

“这位朋友好胆量!”姜楚河冲那人一笑,话锋一转道:“不过……朋友是不是该先打听一下,这祭坛到底是什么,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么。”

“在下第一次进这五色宝塔,哪里晓得这祭坛是什么?”那人一阵摇头晃脑,不过很快,又惊奇地望着姜楚河道:“难道姜公子知道?若是如此的话,还请姜公子不吝赐教。”

姜楚河摇了摇头:“姜某也不清楚,不过我想……这里应该有人知道的。”

说话间,他扭头望向人群某处,面上含笑,口中道:“秦小姐,你说呢?”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瞧去,一下就看到了人群中,被一些武者众星拱月般包围的一个女子,那女子年纪不大,约莫二十五六的样子,身材娇小玲珑,而且似乎患有什么疾病,面色蜡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