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源凝丹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源凝丹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进了里面,杨开立刻便感觉到一股灼热的力量迎面扑来。我读书少,你表骗我,盐块看书果真是更新最迅猛的网站?

“杨丹师就在此地好好参悟那些丹方的玄妙,炼丹之事先不着急,等你准备好了再说。”康斯然生怕杨开准备的不周全,又开口叮嘱了一句。

杨开点点头,回头道:“对了康掌柜,贵坊现在急缺的是哪种灵丹?”

“自然是源凝丹了,枫林城的虚王境武者数不胜数,对这种灵丹的需求量巨大无比,我们的源凝丹往往一炼制出来便销售一空了。”康斯然一脸傲然地答道。

“我明白了。”杨开微微颔首,心中也有了计较。

……

天下间灵丹妙药无数,丹方的数量也无法统计,但若是问武者们需求量最大的灵丹的话,那答案除了疗伤用的和恢复用的灵丹之外,那便是源凝丹了!

源凝丹的使用,是伴随着虚王境武者许多年的时间,任何一个虚王境武者都对这种灵丹有极大的需求,因为它可以促进体内源力的转化。

枫林城不大,道源境强者不多,却成了许多虚王境武者的聚集之地,对源凝丹的需求之恐怖可想而知。

在枫林城里开药店,没有源凝丹是不可能有人光顾的。

而灵丹坊的源凝丹丹方,赫然是出自帝级炼丹师之手加以改良,比起普通的源凝丹效果要强出一成左右,早就积累了无数赞誉和追捧。

无数武者想要从灵丹坊购买到源凝丹,每一次新的源凝丹炼制出来,都会被人哄抢一空。

这还是康斯然限制了每个人购买数量的结果。

若是不限制购买数量的话,只怕会抢的更凶!

而如今,灵丹坊的源凝丹悠一断货。自然是引起了许多老客户的不满。

炼丹室外,康斯然来回度步,心情焦躁不安,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也不算低了,又身为一坊之掌柜,心性沉稳,可现在,依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侧耳聆听的话。他甚至还能听到地面上,灵丹坊门口处。那些虚王境武者不耐的催促之声。

蹬蹬蹬……一连串的脚步声从上面传来。

康斯然不用去看,就知道是店里的伙计赶了过来。

他顿住步伐,不等伙计开口便没好气地道:“不是让你们去安抚一下那些客人么,怎么又下来了?”

“不行啊掌柜的,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本来我们丹坊是应该昨天就出炉新的源凝丹的,许多老客户都是从昨天就开始排队等候购买,却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到货,他们早就不满了。”

“不满又能怎样?难道还要老夫凭空给他们变出来不成?让他们再等等!”康斯然不耐地答道。

“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可他们不听啊。”伙计哭丧着脸道,“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康斯然脸色一沉。

“而且也不知道是谁散播的谣言,说我们灵丹坊日后都不会供应灵丹了,有一些客人等的不耐烦已经走了。”伙计小声地答道。

“卓凝丝!你这个贱婢!”康斯然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

虽然没有亲眼去看,但以他的精明。哪里还不晓得这其中有卓凝丝指使人在其中挑唆的功劳?这恶毒的女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她巴不得灵丹坊早日倒闭的好。

虽然唾弃,但是……这下是真的麻烦了。

若短时间内拿不出源凝丹的话,那些不明真相的客户极有可能就会相信这个谣言,到时候势必会丧失大量的客源,对灵丹坊的未来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是如今这局面,康斯然又能有什么办法。

他转过头,殷切地望着大门紧闭的炼丹室,心中只能祈祷杨开别太让他失望了才行。

“掌柜的,这位杨丹师真的可以嘛?”那伙计似乎对杨开也没多大的信心。炼丹师们他见过不少,但没有哪一个如杨开这么高修为的,而且炼丹师们往往都是一副邋遢至极的形象,常年与草药打交道,身上也带有药香气,从之前与杨开的接触来看,杨开根本不像是一个正统的炼丹师。

“我哪里知道?”康斯然有气无力地回道。

自杨开进这炼丹室已经足足十日功夫了,前两日他在参悟那些丹方,待到第三日的时候。却找自己要了大量的炼制源凝丹的药材,旋即就关闭了炼丹室的大门,直到现在也没出来。

康斯然真的很想冲进去一窥究竟,看看杨开到底炼制出多少源凝丹来,又浪费了多少药材!

每一位炼丹师在炼丹的过程中都有药材的损耗,这是无法避免的,就算资历再老的炼丹师也无法保证每一炉的灵丹都炼制成功。

只不过视炼丹师各自的本事,药材的损耗率也各有不同。

之前灵丹坊的三位炼丹师中,最好的一位能将药材损耗率控制在三成左右。也就是说炼制十炉丹,会成功七炉。剩下的三炉材料尽废。

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那范宏的材料损耗率更是达到了五成左右。

绕是如此,康斯然也得将他奉为座上宾,谁让他是个虚王级炼丹师呢。

杨开的药材损耗率又是多少?六成?七成?

就算是八成!康斯然觉得自己也能够接受,只要炼制出一些源凝丹来撑撑场面就足够了。

可让他着急的是,杨开直到现在一枚源凝丹都没拿出来!要不是炼丹师在炼制灵丹的时候不能打扰,康斯然早就冲进去一探了。

外面的吵闹声似乎愈发激烈,让康斯然听的烦躁至极。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