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挖墙脚(元旦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挖墙脚(元旦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2015了,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新开始新气象,身体棒棒!

顺带……求月票

……………………

康斯然最近这一个月可不好过,对手七曜商会下辖的丹器阁下手卑鄙无耻,不顾行业道德,挖走了他两大炼丹师支柱,让他有苦说不出。眼‘快更新太快书太多,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若真因为此事而让灵丹坊倒闭了,那他在紫源商会的前程也就算走到头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杨开,才刚刚签下神魂之契,有望让他成为灵丹坊第二位炼丹师来稳住局面,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又出了范丹师要走的消息。

若范丹师真的走了,那么他费尽心思挽回的局面就极有可能再次倾斜,日后前途堪忧啊。

他急的喉咙冒火,领着杨开急匆匆地朝后院赶去,人还没到,便听到范宏的叫嚷声:“谁敢拦住我?范某不干了,都给我滚开!再不滚开就休怪范某不客气了。”

后院里,几个伙计正在好言相劝,却依然有些无法阻止范宏的样子。

康斯然闻言,心知不妙,连忙加快了点速度,眨眼间就来到了后院处,正见到范宏一脸愤怒的模样,浑身力量激荡,似乎马上就要大打出手。

但在见到康斯然之后,范宏却是皱了皱眉,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愧疚之意。

“范丹师,你这是要做什么?”康斯然尽管心头恼火范宏在这个时候添乱,却也不敢把话说的太重,只能哭丧着脸询问。

范宏叹息一声,开口道:“康掌柜,是范宏对不住你了。只是,范宏去意已决,还请康掌柜见谅。”

“范丹师是嫌康某给的酬劳不够?又或者是别处开了更好的价钱?若是如此的话,咱们好商量嘛!”康斯然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弄明白范宏要离开灵丹坊的原因,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康掌柜这么说可是在侮辱范某了。范某自来到枫林城便入驻灵丹坊,为灵丹坊炼制了十年丹,早已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即便别处开出再高的价钱范某也不会眼馋的。”范宏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好似康斯然的话侮辱的他的样子。

康斯然苦笑道:“既不是这个原因,那范丹师为何好好的突然要离去?”

范宏叹息一声。开口道:“康掌柜,最近这一个月,范某没日没夜地炼丹,几乎已经油尽灯枯了,再这么持续下去,范某只怕无力承受啊,康掌柜你行行好,让范某走吧。”

闻言,康斯然顿时为之语塞。

两人说话的时候。杨开也在观察范宏,发现确实如他所说,这人极有可能是消耗过度,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浑身力量波动浮沉不定,头发凌乱。眼眶深凹,一看就是疲劳过度的缘故。

而这个范宏实力也不高,只有返虚三层境的顶峰。

这样的修为,杨开估计他就算是个虚王级炼丹师,顶多也只有虚王级下品的等级。

毕竟有时候炼丹需要体内力量的支持,力量越弱,就越没希望炼制出好的灵丹。可炼丹师们常年越灵草妙药打交道,又哪里来的时间修炼?不修炼又哪来的强大力量?没有强大的力量,又如何支持高强度的炼丹?

这几乎成了炼丹师这一行的恶性循环。

“是康某考虑不周了,还请范丹师见谅!”康斯然也知道这一月范宏确实付出太多。闻言连忙躬身一礼。

范宏大惊道:“康掌柜严重了。”

康斯然摇了摇头:“是康某的错,不过现在好了,康某又找来了一位炼丹师,再也不需要范丹师你如之前那样炼制灵丹了,这样吧,你且回去休息几日,再来丹坊如何?”

“又找了一位炼丹师?”范宏闻言愕然,目光在人群中扫视,最终定格在一脸陌生的杨开身上。

杨开冲他微微一笑。

“范丹师为丹坊的付出。康某自然是看在眼中的,感激的话就不多说了,你暂且回去休息些日子,待到觉得合适了再回来可好?”康斯然一脸诚恳地望着范宏,无论如何也不愿放范宏就此离去。

“这……”范宏一脸犯难,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正当康斯然准备趁热打铁好好规劝一下范宏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范丹师可在,时间已到,妾身亲自来接你了哦。”

这人话音刚落。范宏便脸色大变,原本因为消耗过度而苍白的脸上骤然浮现出紫红之色。如猪肝一般,尴尬到了极点。

而康斯然却是一怔,很快就咬牙切齿道:“卓凝丝!”

他一脸痛恨至极,仿佛与那叫卓凝丝的女子有个莫大的仇恨。

杨开眼珠子转了转,隐约明白了点什么,笑吟吟地朝范宏望去。

范宏整个人都不自在了,眼神飘忽不定,嘴唇蠕动,似乎是在咒骂着。

而当康斯然的目光转移过来的时候,范宏更是脸色涨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老朽明白了!”康斯然冷冷一笑,“范丹师原来果真是找到了更好的去处啊,若是如此的话,不妨早说,老朽也会恭贺一番的,何必找那些有的没的借口?”

范宏咬着牙,有些恼羞成怒道:“康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一个月范某的付出是假的不成?为了替丹坊赶制灵丹,范某可是几度呕血,若非有范某支撑,灵丹坊早就关门大吉了。”

他越说越是激动,好一阵慷慨激昂。

康斯然闻言,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好半晌,才悠悠地叹息一声,整个人似乎都苍老了不少,微微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