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丹方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丹方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厢房内,杨开落座,却没有急着去动面前的茶水。m.手机移动端唯一地址,更省流量,速度更迅猛

灵丹坊的这个掌柜热情的有些过分了,这让他有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感觉,所以他表现出了该有的谨慎。

康斯然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并未在意,微微一笑,道:“听说客人是来买丹方的?”

“正是!”杨开点点头。

康斯然眼前一亮,开口道:“如此说来,客人是一位炼丹师了?”

杨开皱了皱眉,淡淡道:“贵坊卖东西的同时,也会打探客人的底细么?”

这话已经有些责怪的成分在其中了,康斯然却并没有恼怒,而是一脸歉意道:“杨公子勿怪,是老朽的不是,老朽在这里以茶代酒,给你赔罪了!”

说话间,真的一口干掉了自己杯子上的茶水。

他抹了一下下巴上的水泽,开口道:“若客人真是炼丹师的话,而你的炼丹师等级又足够高的话,你需要什么丹方,老朽可以奉送给你。”

“这是什么意思?”杨开被他弄糊涂了。

康斯然闻言苦笑一声,并没有立刻回答,似乎是在斟酌措辞,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开门见山了。”

“康掌柜请讲。”

“其实是这样的。”康斯然沉吟了一下,“我们灵丹坊现在炼丹师有些不足……客人如果是虚王级以上的炼丹师,老朽想聘请客人为丹坊的丹师,待遇方面绝对优厚,老朽有两种提议可以你选择,每个月给你一定数量的月俸。或者你与我们丹坊按收益抽成,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意愿。”

杨开闻言愕然:“你们丹坊的炼丹师不足?”

“实不相瞒。”康斯然似乎为这事烦恼了好一阵了,如今见到一丝希望,所以也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我们丹坊本来是有三位炼丹师的,不过前一阵子离开了两位,而今只剩下一位了,所炼制出来的灵丹实在是有些入不敷出。所以才……不过你放心,我们灵丹坊有什么丹方的话。你都可以查阅,老朽绝对不会私藏。”

这个答案不禁让杨开有些心动,毕竟他现在手上根本就没有多少源晶,真要是拿起购买丹方的话,说不定只能买到一两张寻常的丹方,至于那源凝丹的丹方……肯定贵重无比,以他现在的财力是绝对无法承受的。

他本来只是打算先打探一下丹方的价钱,再去筹集源晶来购买的。

没想到来了这灵丹坊,竟碰到这意外的惊喜。

杨开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两位炼丹师为何忽然离开了?难道是康掌柜给的酬劳不足?”

“哪有这样的事。”康斯然苦笑不迭。“老朽自问在这枫林城中,做生意价格公道,为人诚信,丹坊给几位炼丹师开出的价格也绝对不低,只不过……人往高处走,谁往低处流。亘古不变的至理,在更大的利益面前,他们选择离开丹坊,也是理所当然的。”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倒是有些明白了。

“被人挖了墙角啊!”

康斯然闻言,神色浮现出一丝恼意,颔首道:“正是如此,我们这灵丹坊算起来,其实是紫源商会的产业,而对街的丹器阁是七曜商会的商业。会针对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紫源商会,七曜商会?”杨开皱了皱眉。

“客人没听说过?”这下轮到康斯然讶然了。

杨开讪讪一笑,摇了摇头。

康斯然怔了好一会,似乎没想到杨开一个虚王三层境,竟然没听说过这两大商会的名头,毕竟在南域之中,除了至高霸主星神宫之外,往下一层的势力就是紫源商会和七曜商会等大势力了。

杨开的实力不算低,怎么会连这个也没听说过?

但康斯然到底是做生意的人。最善察言观色,为免杨开尴尬,连忙一笑道:“看样子客人是苦修之人啊,怪不得年纪轻轻却有不逊于老朽的修为,老朽佩服佩服。”

杨开干笑一声,也没接话。

不过从康斯然这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这两大商会之间似乎是敌对的关系,这也不难理解,同行是冤家嘛。都是做生意的,自然有竞争的成分在其中。

七曜商会开出更高的价钱。挖走了灵丹坊的两位炼丹师,导致灵丹坊眼下的尴尬局面。

没有足够的炼丹师,自然就不会有充足的灵丹,久而久之,恐怕就没人再来光顾灵丹坊了,而康斯然作为灵丹坊的掌柜,自然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

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炼丹师,想要拉拢进灵丹坊内,但枫林城在星界之中不算大,就算有炼丹师,也早有归属,那些等级不高的炼丹师就算聘请来了也没多大用处。

所以他才对杨开如此热情,所以当他听说杨开是来买丹方的,便立刻让店小二请了进来。

会买丹方的人,肯定是炼丹师无疑了,一般的武者根本不会理会丹方,他们只需要筹集材料,付出足够的酬劳请炼丹师炼制成丹。

“敢问,客人的炼丹师等级是什么?”康斯然将自己的困境和盘托出,接着便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望着杨开问道。

若是杨开的炼丹师等级不高,那他也没必要跟杨开浪费时间了。

杨开想了想,道:“虚王级灵丹炼制起来没问题。”

他的回答不算完全,也有所隐瞒,但这个答案已经足够让康斯然满意了。

听到杨开亲口承认自己是个虚王级炼丹师,康斯然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两只眼睛地满是恳切之意。

不等他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