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乌蒙川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乌蒙川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本莫夜观天象,见北方破军、贪狼、七杀三星蠢蠢欲动,大耀其辉,今夜恐怕又是个血流成河、众生哀嚎之夜,本莫决定晚上待在家里,闭门不出,念那超度往生咒,普度众生,我佛慈悲,善哉善哉。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友情提示:平安夜晚上出门吃麻辣烫别忘记带身份证哦……

待确定杨开真的在冲击禁制之后,周义不禁脸色大变,爆喝一声:“小子,你竟敢如此行事,就不怕宗规处置!”

储飞也大叫起来:“杨开你死定了,这下你死定了,哈哈,竟敢强行冲击禁制,你这是没把苗护法放在眼中啊,谁也救不了你了,你就等着承受苗护法的滔天之怒吧。”

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真的看到了杨开的死期一样,高兴的手舞足蹈。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杨开体内的力量波动竟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了。

他体表处,更是有一道道如绳索般的符文锁链浮现出来,不过那符文锁链仿佛正在被什么力量冲击,隐隐有一种快要崩碎的征兆。

禁制即将被冲破!

“怎么可能?”储飞惊骇满面。

杨开不过是个虚王三层境的武者,在被禁制一身力量的前提下,竟能冲破庞师兄下达的禁制,这让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不好!”周义却是考虑的更多,如今他与杨开算是结下了死仇,若真的叫杨开恢复力量,从骨牢里逃出的话,那他要对付的第一个人恐怕就是自己!

而自己现在……本就受伤在身。又被禁锢了力量,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啊!那是必死的结局。

一念至此,周义脸色陡然仓皇失措起来。高声呼喊道:“阎师弟……”

他话才刚出手,对面就忽然传出一阵爆裂的声响。勒紧在杨开身上的那符文锁链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不见,属于虚王三层境强者的气势沛然而出。

杨开长身而起,在周义还没喊出第二声之前,直接肉身成盾,撞向前方牢壁。

哗啦一声,骨屑纷飞,杨开如脱困的猛兽般,从骨牢里窜出。闪电般来到周义面前,探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脖子。

周义霎时间僵硬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双眼珠子中溢满了惊恐之色,颤抖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杨开,喉咙里除了嗬嗬的声音之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储飞等人却被如此惊变吓得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杨开神色冷漠地凝视着周义,嘴角慢慢上扬,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杨师弟……”周义吞咽着口水。并没有去挣扎什么,而是祈求地望着杨开,艰涩道:“你不会真想杀我的。师兄之前确实有做错的地方,但你我毕竟是同门……饶过我,我给你道歉!今日之事我不会外泄,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你觉得可能么?傻逼!”杨开鄙夷地望着他,手上微微一用力。

咔嚓一声,周义的脖子立刻被拧断,歪曲地扭到一旁,杨开直接丢掉了他的尸体,顺手将他的空间戒取了下来。

也没去细看他的空间戒里到底都有多少财富。杨开转手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牢房内,储飞等人早已瑟瑟发抖。瘫软在地,眼看着周义死在自己面前。储飞等三人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满是惊慌地望着杨开,内心深处涌处无尽的后悔。

他们也没想到,得罪了杨开,最终的结局居然会是这样。

“杨师弟,饶命啊,师兄错了,求求你绕我一条狗命吧。”储飞哭天抢地,大声地求饶起来。

杨开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眼中满是鄙夷地厌恶之色,伸手一点,一道金血丝飞射了出去,正中储飞的额头。

有一点殷红从储飞的额头处显露,他却保持着僵硬地姿势瘫在原地,动也不动,生机和光彩迅速地从他双眸之中消散。

那金血丝在牢房中飞射,接连穿过剩下两人的要害之处,带走他们的生命,旋即又将三人的空间戒全部卷起。

做完这一切,杨开才回过头道:“纤云你待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你去哪里?”刘纤云一脸错愕,毕竟从她感受到杨开体内涌起力量波动到禁制解除,再到杨开击杀周义等四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她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杨开就已经大功告成。

刘纤很快意识到,杨开这是要反出碧羽宗了,否则行事不会如此果决狠辣,她并没有什么排斥之意,对碧羽宗,她跟杨开的态度是一样的。

若非逼不得已,谁会莫名其妙地加入这个宗门?

如今要反出碧羽宗的话,她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唯一有些担心的便是凭借两人的实力恐怕无法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只会功亏一篑。

此刻听杨开这么说,她连忙问了一句。

杨开却没时间解释了,只给她递了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身形一晃,便朝骨牢深处行去。

骨牢深处是什么样子他也不知道,只是会关押乌蒙川的地方,显然是铜墙铁壁,防范森严。

杨开一路行去,越往内走,越是阴暗潮湿,四周有明显或隐蔽的能量波动,显然都布置了极强的禁制或者阵法,一旦触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让杨开极为意外的是,那些被关押在骨牢里的武者,竟都一脸漠然地望着他,并没有一个人大声喧哗,反而像是对他的到来早已洞悉。

甚至有人还在给他指引着前进的路线,让他安全地避开那些禁制和阵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