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奇耻大辱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奇耻大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简陋的木屋前,杨开右臂处鲜血淋淋,嘴角边溢出的鲜血让他的神色愈显狰狞可怖,右手探进了周义的胸膛,握住了那正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去眼快

而周义则歪倒在地上,身上缠绕着金血丝汇成的金网,眼眸颤抖地凝视着面前杨开。

疯子!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周义心中不住地呐喊。

两人就保持着这样僵持的姿势,一动不动。

空气之中,肃杀的氛围沉重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不远处,刘纤云小手捂着嘴巴,美眸剧烈地颤抖,储飞和另外两个虚王境也只剩下了艰辛地吞咽口水的声音。

“嘿嘿,这位师兄,你完了!”杨开忽然咧嘴狞笑起来。

周义的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虽然满腹的不甘心,但眼前的局势却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被人拿捏着命门,生死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杨开只要再稍微用点力,便可以取走他的性命。

“杀了我,你也别想活!”周义冷眼望着杨开,并没有求饶的意思,反而表现的极为硬气。

“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我杀了你之后,能不能离开这鬼地方!师弟我没什么长处,就是逃命的本事一流!”杨开嘿嘿低笑着,那笑容显得很是邪恶,让周义一时间不敢再接话了,生怕对方真的一把捏碎自己的心脏。

若真如此的话,不管杨开是不是能活。反正自己绝对死定了。命只有一条,他如何敢不珍惜。

“你敢动一下,我就让他死!”杨开忽然扭头,冷冰冰地望着不远处,正蹑手蹑脚准备逃离此地的储飞。

直到这时,刘纤云才猛地回过神,娇躯一晃,来到了储飞身边,警惕地盯着他,以防他趁机逃跑。

储飞哭丧着脸。果真不敢动了。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看起来,你是个聪明人,你也不想弄到最后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吧?划个道出来,师兄接下就是了。”周义神色闪烁着。望着面前的杨开说道。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我自然不想鱼死网破。但今日之事闹到这程度。还真有些不好收场啊。这位师兄,你说我是杀了你然后逃跑呢……还是杀了你等着宗门制裁呢?别跟我说什么只要放过你以后就不会再来找我麻烦的蠢话,这种幼稚的言辞我是不会相信的。”

周义脸色阴沉。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算了。”杨开忽然又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先出口气再说好了。”

话落,他扭头望向储飞,眼神逐渐冰寒起来:“说起来,这事都是你们几个惹出来的,还害的我关了三个月的禁闭,既然如此,那便由你们开始吧,全部给我跪在地上打自己耳光,一边打一边骂自己是猪!”

此言一出,储飞等三人脸色大变。

“你,你欺人太甚!”储飞嘶吼着,虽然此地比较偏僻,一般没什么人会来往,但自己若真的做出这种事,日后还如何在宗门立足?只怕立刻就要传出去成为全宗弟子的笑柄。

“士可杀不可辱!”那虚王两层境的武者也叫嚷了起来,一脸愤怒的表情。

“是嘛?”杨开微微一笑,没再理会储飞等人,而是扭头望向周义,手上一边缓缓用力一边森冷道:“师兄,储师兄他们有些不太配合,你看这该如何是好?师弟我现在分身无瑕,也无法强迫他们啊,这让我有些心烦意乱,万一控制不好力气……”

周义额头上立刻渗出豆大的汗珠,只感觉心脏处受压迫的力道越来越强,隐隐连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慌的他连忙扭头冲储飞等人怒喝道:“冤有头债有主,事情是你们几个惹出来的,你们若想看着我死的话就什么都别做,但我周义若能逃过这一劫,尔等会承受什么样的怒火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周义一发话,储飞等人脸色都不禁有些发白,一个个怨毒而祈求地望着杨开,似乎在期盼他大发善心,绕过自己等人这一次。

杨开置若罔闻,手上的力气依然在不停地加大。

“还不跪下!”周义忽然爆喝一声。

储飞等人哪还敢迟疑,噗通噗通全都跪倒在地上,表情难看的就如同死了爹娘一样。

奇耻大辱啊!

想他们几个也都是虚王境的武者,受伤流血是常事,可什么时候被人逼得下跪过?一个个在心中将杨开骂了个狗血淋头,暗暗发誓日后定要找机会一雪前耻,将今日之辱百倍报还,否则怎能消掉心头之恨。

“我怎么没听到自扇耳光的声音啊!”杨开侧着耳朵,一脸疑惑的表情。

周义凶厉的眼神立刻朝储飞等人飘去。

啪啪啪……

储飞等人挥动着自己的双手,一下又一下,机械般地扇着自己的脸颊。

“还有呢?”杨开继续冷笑着。

储飞一口气血在心口翻腾不定,险些吐了出来,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跟杨开同归于尽,可迫于周义往日的淫威,哪敢有什么反抗的心思?

把心一横,哭丧着脸开始叫嚷。

“我是猪,呜呜……”

有储飞带头,剩下两人自然不敢再不出声了,于是一幕奇景上演,三个碧羽宗弟子跪倒在地上,一边自扇耳光,一边自骂着,这样的屈辱,比起任何宗门酷刑都要让人难忍百倍。

“我不该去招惹杨师弟,我是猪啊!”

“我是猪,杨师弟你大人大量,就绕了我们这一次吧。”

……

“这不是很好嘛。”杨开满意地笑了起来,“人果然都是逼出来的啊。”

“够了吧?”周义冷冷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