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亡命之徒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亡命之徒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来人的态度很是恶劣,让杨开一肚子不爽。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不过考虑到碧羽宗弟子们之间本就不太和睦的关系,以及自己与对方没有半点交情,甚至之前都不算认识,杨开也就释然了。

不过寇武居然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外出执行任务去了,这倒是让杨开极为意外。

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让他走的如此匆忙。

摇了摇头,杨开没去多想,径直地朝前飞去。

冰崖距离碧羽宗不过万里之地,这点距离对杨开来说并不算什么,没多大一会他就来到了碧羽宗总舵。

飞落到自己那简陋的住处前,杨开放出神念查探了一下隔壁的屋子。

那是刘纤云的住处,两人的居所间距不过二十丈。

屋内,刘纤云似乎正在打坐调息,察觉到杨开的神念之后,连忙睁开了眼睛,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脸惊喜地道:“杨兄你回来了?”

这几个月她一直独自一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碧羽宗之中显得很是无助。

虽然她与杨开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但因为相似的命运和出身,还是让她下意识地对杨开有一种亲近感,尤其是杨开本人脾气还很不错,为人也豪爽。

当初得知杨开被关禁闭,她可是好一阵担忧。

万一杨开要是在冰崖那边出了什么意外,那她从今以后可就真的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刚回来。”杨开微微一笑。

“没出什么事吧……咦?杨兄你居然突破了?”刘纤云很快发现了杨开突破的痕迹,伸手掩住了小嘴,美眸里满是惊诧。毕竟她可是听说冰崖那边的环境恶劣非常,很难有人能从那里全身而退,本来她还在担忧杨开的安危,却不想杨开不但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反而还突破了一层境界。

“侥幸而已。”杨开淡淡点头,“这几个月过的如何?”

“还能如何?”刘纤云苦笑摇头,“也就这样吧。”

说话间。她忽然轻咳了一声,娇嫩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不太正常的红润。虽然又极快地掩饰起来,但哪能瞒的过杨开的观察?

“你受伤了?”杨开眉头一皱。

“修炼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刘纤云急忙答道。

杨开凝神望着她的双眸,仿佛是要直视她的内心深处,刘纤云强笑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修炼的时候着急了点,我休养些日子就好了。”

“真的是修炼的时候出的意外?”杨开的声音逐渐冰寒下来。刘纤云是虚王三层境武者,这个层次的武者虽说也有在闭关时出意外导致自身受伤或者走火入魔的情况,但那都是在闭死关的前提下。必定是在参悟什么玄通和秘术。

刘纤云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闭死关?

“我骗你做什么。”刘纤云急急道,“我前些日子想闭关参悟下道源境的奥秘,没想到自身实力不够……”

“说实话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杨开打断了她的解释。

刘纤云张了张嘴,最终叹息一声:“杨兄,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不要再问了,如今卞护法和寇师兄他们都不在宗内,再惹出事的话只怕不好收场。”

“卞护法也不在宗内?”杨开眉头一扬。

“恩,前些日子卞护法带了很多人出去。其中就包括寇师兄,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而且,我也真的没什么事。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你我初来乍到的,还是能忍则忍。”

杨开微微点头,嘴角一扬,露出一抹讥讽的微笑,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但就怕有些人不想就此罢手啊。”

说话间,他扭头朝一旁望去。

刘纤云一怔,忽然也反应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禁脸色难看起来。

那边,一群四五个武者迤逦而来。为首一人面色刚毅,神色冷漠。背负着双手,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他身后跟了其他三人,个个都是杨开曾经见过的武者。

其中一人正是上次被他在坊市之中狠狠教训过一顿的储飞,三个月不见,储飞的伤势似乎还没有完好,毕竟当时杨开下手着实不轻,就算用了灵丹妙药再配合上储飞自身的恢复能力,也不是三个月能够痊愈的,此刻储飞明显有些外强中虚的感觉,脸色也不是那么红润。

而另外两人,也是当时跟着储飞在一起的难兄难弟。

此刻杨开才刚从冰崖返回,这一群人就直接将他堵在了屋子门口,意图为何已经不言而喻了。

储飞望着杨开,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跟走在最前方的那个武者低声说着什么。

那人表情冷漠,没有丝毫回应的意思,但从储飞讨好的神色来看,此人在碧羽宗的身份绝对不低,最起码也是寇武那个级别的,实力估计也跟寇武相差无几。

一行人就这么大刺刺地走了过来,为首的武者双眸如鹰隼般锐利,紧盯着杨开不放,眼中尽是不屑和鄙夷。

待到五丈处站定,储飞一脸狰狞地望着杨开,冷笑道:“杨师弟,别来无恙啊,没想到卞护法把你关在冰崖也没要你的命,看样子你的命还真是大。”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上下打量了储飞一眼,道:“储师兄伤养的如何了?是不是皮又痒了,想找师弟给你松松筋骨,若是这样的话,师弟很乐意效劳。”

储飞闻言,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三个月前的一战,他在杨开手下根本没有丝毫抵挡之力,被摁倒在地上一顿爆捶,丢尽了脸面,此刻回想起来,依然如置身梦魇,心头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