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冰崖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冰崖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与卞雨晴接触不多,除了这次见面之外,就是上次见过一面而已。

第一次见到卞雨晴的时候,杨开只感觉这女人很强大,毕竟有着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可她心性如何,杨开就无从捉摸了。

但这第二次见面,却让杨开明白,这是个喜怒无常的女人!

极为难惹!

她那随手一击,并没有用太强的力量,却也不是现在的杨开能够抗衡的,撞在墙壁上之后只感觉胸口气血翻滚,胸口骨头隐隐作疼。

等到站起身的时候,正好听到卞雨晴的娇笑声。

杨开手捂着胸口,凝神朝卞雨晴打量过去。

后者一双美眸凝视着杨开,眼中略有些赞许之意,螓首轻颔:“本宫喜欢有骨气的男人,你表现的不错,好歹没有坠了本宫的威名!”

杨开皱了皱眉,并没有接话。

“不过……”卞雨晴话锋一转,“今日之事可大可小,本宫也不想给祝君山找本宫麻烦的借口,毕竟你才入门一个多月,就敢以下犯上了,说起来也是本宫教责不力的缘故。这样吧,你去冰崖待三个月,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

她说的很是随意,杨开却心中感觉不妙,沉声问道:“敢问护法大人,那冰崖……是什么地方?”

他来到碧羽宗一个多月,还真没听说过冰崖这种存在。

“冰崖啊……”卞雨晴浅笑嫣然起来,“恩。是犯错的弟子们被关禁闭的地方,那里的坏境……呵呵,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杨开脸色不禁一沉。

寇武扭头瞧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同情,似乎那冰崖是什么很不好的地方一样。

“带下去吧!”卞雨晴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又重新闭上了美眸。

“弟子告退!”寇武恭恭敬敬地倒退了回去,临走的时候还扯了一把杨开。

杨开一肚子疑问,但见卞雨晴这幅模样,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问出什么来了,只能随着寇武离开。

待出了宫殿。寇武才轻轻地呼了口气。每一次面见卞雨晴的时候,他都有巨大的压力。

“寇师兄……”杨开扭头看向寇武。

“哎,杨师弟!”寇武叹息一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也别问。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师兄只能说……护法大人这次算是格外开恩了,毕竟时间也不长,三个月嘛……随便闭闭关就过去了。到时候师兄亲自去接你。”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感觉更加不美妙了,愈发确定那冰崖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过除非他现在能够从碧羽宗杀出一条血路,否则的话,只能乖乖地跟着寇武前往那冰崖。

在心中默默算计了下自己的实力,杨开只能将一肚子郁闷藏在心底。

寇武再次祭出自己那楼船模样的飞行秘宝,两人上了楼船之后,楼船便以极快的速度朝某个方向飞去。

从上方俯瞰,碧羽宗的建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后方倒退着。

而越往前进,杨开越能察觉到空气中蕴藏的严寒。

某一刻,寇武忽然指着前方道:“杨师弟,那就是冰崖了,宗内但凡犯了过错,要被关禁闭的弟子,都会被丢到那里。恩,你也别想着逃跑,这里虽然距离总舵不近,甚至方圆万里之内都了无人烟,但你若是擅自离开冰崖的话,护法大人自会知晓,到时候……”

寇武没把话说完,杨开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轻轻颔首,抬头朝前方望去。

那前方某处,白云缭绕,让人看不清真实的景色,只能隐约发现那里有一座巍峨的山峰,但那山峰仿佛被人从中劈为两半一样,切口处整整齐齐,中间一道天堑般的存在,另人望而生畏。

到了此地,那空气中的严寒愈发明显,即便有楼船的防护阻止,杨开也能感觉到刺骨的冰寒。

而这冰寒之中,似乎还夹杂了另外一种,让他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

杨开皱起了眉头,苦思了许久,才忽然低呼一声:“帝威之力?”

寇武面露讶然地望向杨开,愕然道:“杨师弟你竟能察觉到这里有帝威之力?你以前遇到过帝尊强者?”

若非遇到过帝尊级别的强者,是不可能知晓帝威是什么样子的,寇武当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只察觉到那里的冰寒让人及其不舒服,仿佛对武者有一种天生的压制之力,却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直到卞雨晴给他解释了一番,他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而杨开来自一个低等星域的虚王两层境,竟一下就判断出前方的严寒之中蕴藏了帝威,这可不是眼力高深就能解释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杨开以前感受过帝威,所以才能知道。

“恩,大荒星域之中有一处禁地,那里残存了帝威之力,我以前感受过!”杨开随口答道。

“原来如此!”寇武也不疑有他,点头道:“低等星域之中多有守护者,每一个守护者都是高级帝尊级别的强者,或许你们那大荒星域的守护者在那禁地留下了痕迹也说不定。”

“不过此地怎会有帝威之力?”杨开狐疑问道。

寇武微微一笑:“这就跟冰崖的来历有关了。传闻这冰崖的诞生,就跟一位能掌控冰之法则的帝尊强者有关,那冰崖正是那位强者一剑劈出来的,冰崖四周萦绕着那位帝尊的冰之意境,万年不散,要不然你以为为何冰崖会成为我碧羽宗弟子们被关禁闭的地方?”

“这里竟然是帝尊一剑造就?”杨开听的眼前一亮。

“宗门里的人都这么说,不过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