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居然没死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居然没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体内温养祭炼的三大秘宝,无论哪一样都不是能轻易示人的,那三样东西即便放在星界,也都是能引起一片腥风血雨的存在。

帝宝二珠自不必说,那是阳炎和另外一位帝尊传承下来的东西,档次极高,威力巨大,足以让帝尊境以下的武者拼上性命去抢夺,即便是帝尊境,恐怕也会垂涎不已。

而龙骨剑滴翠虽然档次不高,但那是因为杨开并没有将之彻底炼化成真正的秘宝,龙骨剑现在基本上还算是一种半成品而已。

而它的主材料,却是真龙脊骨和龙珠。

这是上古真龙的身体秘宝,与杨开体内融合的那一片龙鳞,是同一个档次的存在,论价值之高,即便不如顶尖的帝宝,也相差不远了。

所以那掠宝蛇一入体内,杨开就感觉不妙了。

这三样秘宝,无论哪一样被夺走都不是他能够承受的,可是如今他一身力量被禁锢,只能默默承受掠宝蛇在自己体内肆掠带来的痛楚,根本无力反抗。

更何况,即便他恢复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这个阎休然的对手。

阎休然在一旁嘿嘿冷笑着,眸中一片冷厉期待,显然不是头一次干这种事了,狞笑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若不想承受痛苦,乖乖合作便可,你要知道,秘宝虽然贵重,还没了命,即便有再多的秘宝也无法使用啊。”

杨开冷眼望着他,一声不吭,那眼神之怨毒,仿佛是要将眼前这人的模样刻进骨头深处。

阎休然撇撇嘴道:“冥顽不灵,既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话间,他伸手掐了个法决。

本就在杨开体内肆掠的掠宝蛇肆掠的更加凶猛了。

杨开的惨叫声,骤然传出。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掠宝蛇在自己体内穿梭的轨迹,这妖兽也不知道具备怎样的天赋能力,对寻找祭炼在武者体内的秘宝有着难以想象的嗅觉和追查能力,似乎任何隐藏起来的秘宝都无法逃避它的探查。

它竟很快地找到了龙骨剑所在的位置,直直地朝那边钻了过去。

杨开强忍着痛苦,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有心控制龙骨剑躲避移动,却根本无法做到。

掠宝蛇很快就来到了龙骨剑附近,看都没看,嘴巴一张,似乎就要将龙骨剑吞入腹中,强行掠夺。

若被它得逞,杨开的损失就大了。

可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掠宝蛇这个吞噬的动作才刚刚完成一半,忽然间,它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竟仓皇后退。

直线避开了龙骨剑所在的位置。

在那一瞬间,杨开分明感觉到龙骨剑内跌宕出一丝淡淡的龙威,而镶嵌在龙骨剑剑身处的龙珠里,那一条龙魂悠悠地睁开了眼帘,淡淡地瞥了掠宝蛇一眼。

而正是这一丝龙威和龙魂的一撇,将掠宝蛇惊退。

杨开心中一喜,只是略一思索便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并非龙骨剑档次太高,而是龙骨剑本身自带的龙威和拥有的残存龙魂,对掠宝蛇有天然的克制和威慑能力。

想想也不奇怪,真龙乃是上古圣灵,传闻中,蛟、蟒、蛇都是真龙血脉经过无数代的稀释转变而成,真龙的存在,自然对这三种生灵有天然的克制之力。

掠宝蛇也是蛇类的一种,哪敢在老祖宗的余威面前放肆,所以它立刻避的远远的。

“恩?”一直在观察的阎休然不禁轻咦一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自己的掠宝蛇出了什么意外,竟没能第一时间将对方的秘宝从体内掠夺过来。

以前自己的掠宝蛇只要一出动,前后不过十息功夫,就能将别人的秘宝抢夺,可是今天,似乎有些意外啊……

他不禁大有深意地瞥了杨开一眼,倒也没太在意,而是继续等待着。

那掠宝蛇不敢吞噬龙骨剑,只能寻找其他的秘宝。

而它的下一个目标,赫然便是寂灭雷珠!

寂灭雷珠自然没有能够威慑它的龙威,但这东西内存有的寂灭神雷却根本不是掠宝蛇敢去招惹的,所以它仅仅只是在寂灭雷珠附近转了一圈,便灰溜溜地走开了。

以掠宝蛇的本事,根本不敢去染指寂灭雷珠这样的帝宝,强行掠夺的唯一下场,便是被寂灭神雷轰成飞灰!

它倒也有些灵性,懂的趋利避祸。

很快,它又来到了玄界珠面前,似乎是因为龙骨剑和寂灭雷珠之前给它的经验,所以这一次掠宝蛇倒是没急着去吞噬玄界珠,而是在附近游荡,仔细观察。

确定玄界珠没有丝毫危险的感觉之后,它才张开蛇口,一口将玄界珠吞入腹内,然后便要从杨开体内退出。

可是已经迟了。

玄界珠入腹的瞬间,竟有一股澎湃的世界伟力,在它的腹部炸开,只是一瞬间,掠宝蛇的腹部便被炸出一个大洞,嘶嘶铮鸣着,仓皇朝外逃窜。

玄界珠内,自成一方世界,杨开也是因为炼化过它,才能将之收入体内,掠宝蛇这么一口吞下,就等于吞下一片世界,以它的能耐,如何能够承受?没被当场撑爆已是好运。

它算是发现了,杨开体内的所有东西,都不是那么好掠夺的,它多少也有点灵性,受此重创,哪里还敢逗留?

而与此同时,阎休然也不禁脸色一变,低喝道:“怎么回事?”

他与掠宝蛇有一些联系,所以掠宝蛇受创的一瞬间,他就有所察觉,惊慌之下,连忙双手掐诀,想要催动掠宝蛇,让它出来。

杨开强忍着那难以忍受的痛苦,忽然往后退出几步。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