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笑你们无知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笑你们无知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

心中腹诽,艾欧表面却不露分毫,实力身份摆在这里,艾欧早就能做到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呵呵,会长大人,恩师的灵丹已然炼好,不知这位朋友……”詹元走了出来,手指着杨开问道。

放在以前,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用朋友二字来称呼杨开,虽然他是一个虚级炼丹师,但杨开却是实打实的虚王两层境强者。

他根本没这个资格。

可是此刻大局已定,詹元自然没必要对一个在未来两千年内要给自己老实当奴仆的人客气。

这一声朋友称呼的理所当然。

“看样子是还没有炼好。”艾欧表情平淡,有一说一。

詹元微微一笑:“会长大人此言差矣,我看他不是没有炼好,是完全无法炼制成功了。都已经过去两日时间,再怎么样,丹炉里也应该有些丹香弥漫出来才是。”

听他这么一说,来到此地的那几百炼丹师也是微微一怔,心想也对啊。

不管杨开的进度是快是慢,都过去两天了,左德大师的太初转魂丹已成,杨开这边就算慢一些,也该有香气弥漫出来才对。

现在一点香气也无,显然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说的有些道理!”一直站在旁观,有所感悟的宗傲微微颔首。

艾欧不禁瞅了宗傲一眼,心想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啊?

“实话实说。”宗傲又说道。

艾欧哭笑不得,心知这些炼丹师都是一根筋,在炼丹之道上的态度严谨无比,并不会因为关系亲疏而亵渎丹道。

“这确实……”艾欧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对炼丹一道他是一窍不通,不敢冒然说些什么。

“虽然没有丹香,但也没有焦糊味,说明杨开丹炉里的药材还好好的。”雪月忽然站了出来,“这并不能说明他炼制失败了吧?”

詹元为之愕然,张了张嘴,竟也有些无言以对。

确实,杨开的丹炉里虽然没有飘荡出应有的丹香,可也没有失败的焦糊味,众人一下子有些闹不明白,眼前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而且大师此前也说了,并没有给杨开限定时限,这才两日而已,诸位不妨多等候一阵。”雪月开口道。

“恩师确实说不限定时限。”詹元皱皱眉,沉声道:“可若是这人一直这样炼制下去,我们岂不是要永远等下去?那这一场比试也无法分出胜负啊……”

说话间,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手道:“是了,我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他定然是将所有的药材投进了丹炉里,然后不管不问,就这么耗着时间,等到我们不耐烦了,便谁也不会去追究了。”

詹元这话虽然是臆测,但众人仔细想来,还真有几分道理。

左德大师之前自恃身份,并没有给杨开限定时间,若是杨开从这方面入手的话,绝对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机。

毕竟谁也不可能在这里等他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的……

他一个虚王两层境强者,定然经常一闭关便是十几年,万一他趁着这个机会参悟什么玄通秘术……

他倒是不会浪费时间,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詹元的话,让众炼丹师似乎一下子洞悉了杨开的意图,望着他的眼神变得不悦和憎恶起来。

敢跟左德大师比拼炼丹术,本身就是一种亵渎,此刻竟还用这种耍赖的手段来拖延功夫,简直令人发指!

当下便有一个虚级上品炼丹师站了出来,沉着脸冲艾欧抱拳道:“会长大人,此事还请您给个说法,若这人真如詹大师所说这般不堪,还请会长大人定要还左德大师一个公道。”

“不错,丹道神圣无瑕,不容亵渎,这种人此刻的做法就是在侮辱我等追求的丹道,侮辱整个星域的炼丹师,不能容忍姑息!”

“请会长大人主持公道。”

“若不出让我等满意的答复,我等即刻便立刻恒罗商会,另谋高就!”

“算上我,这人简直太可恶了。”

几百炼丹师,哗啦啦站出来一大半,一个个都要艾欧给个说法,即便面对的是恒罗商会会长,这些炼丹师也是怡然不惧,一双双眼睛直视艾欧的双眸。

艾欧头都大了。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只不过是因为一场比试,竟引的两三百炼丹师众怒!

他知道,此事若是处理不好的话,那恒罗商会势必要元气大伤。

这些站出来的炼丹师,可都是他花了高价聘请过来的,并不算是商会自身培养的炼丹师。他们完全可以自由离开商会,前往别的势力,相信别的势力会很乐意接纳他们。

焦虑的同时,艾欧也是暗暗恼火,恼火这些家伙竟如此不知轻重,跟着瞎起哄。

另一边,詹元却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他自己也没预料到只是随口说的一番话,竟产生这样的效果。

不过这样的一幕却是他和左德喜闻乐见的,他悄悄地看了一眼左德,发现对方正用赞许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一副赞扬自己未来不可限量的模样。

詹元赶紧将腰杆挺直!

如标枪。

“会长大人,今日之事已经很明显了,还请会长给我等一个说法!”

见艾欧迟迟没有动静,那些炼丹师不禁开口催促了起来。

艾欧皱着眉头,沉吟片刻,沉声道:“诸位认定杨开是在故弄玄虚,拖延时间了?就这么下定结论是不是太过武断了一些?本座觉得应该再观察一阵。”

“还需要观察什么?”有人不满道。

左德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