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天妒英才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天妒英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正是如此,此刻的左德才有一丝高人风范,配以他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和对火候时机的把握,对药理的认知,顷刻间便征服了在场所有的炼丹师,让人看的目眩神驰,恨不得此情此景,永远地持续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束的一刻。

众人议论之声虽嘈杂,却丝毫没有传入左德耳中。

他整个人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单从这一点上看,他能成为虚王级炼丹师绝非侥幸,而是本身确实有整个本事。

就连在不远处的杨开看到这一幕,也不免为之惊叹。

武道和丹道一样,只有投入全部的精力,才能有所成就,那种一心二用,好高骛远之徒永远不可能走的太远。

他没耽搁时间,眼见左德已经开始炼丹,他也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境,顷刻间,杨开的神情变得肃穆起来,双眸神光凝练。

仿佛他的眼中,只剩下了眼前的丹炉和诸多药材,再无他物。

杨开也在一瞬间进入了那种忘我的状态之中。

对手是一位老牌的虚王级炼丹师,他当然不可能马虎大意。

一旁,艾欧看的眼前一亮,有些惊喜地低声问宗傲道:“宗大师,我看杨兄地这架势……丝毫不比左德差啊,难道他真会炼丹?”

宗傲微微一笑,同样轻声回道:“杨开会炼丹,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恩,老夫曾经亲眼见他炼制过灵丹,而且不止一次,他还曾经炼制出生有丹云的灵丹!”

“什么?”艾欧大吃一惊,“他居然有如此本事?宗大师没骗我?”

“这种事宗某怎么可能开玩笑。”宗傲的眼中浮现出回忆的神色,“当年那一枚灵丹出世之时,宗某就在旁边观望,收获良多啊。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当时那一枚灵丹的等级并不高,而且能生出丹云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宗傲中肯地道,“今日他要炼制的灵丹可是太初转魂丹,乃是虚王级灵丹,他能不能炼制出来,宗某也不敢下定论。但他的炼丹手法和在丹道上的天赋却是绝对首屈一指的,会长看下去便……呃……”

宗傲说话间,就见杨开不断地将刚才艾欧给他的那些材料丢进了紫虚鼎中。

与左德大师的行云流水娴熟动作不同,杨开丢药材的速度虽然很快,但那几乎就是一股脑地全丢了进去,然后直接合上了紫虚鼎的鼎盖,丝毫没有观赏性。

即便是不懂炼丹术的人,也看出问题来了。

雪月芳心不禁一沉。

艾欧也张大了嘴巴,一脸无语的神色,不过还是抱着万一的期望冲宗傲问道:“宗大师……杨开这么做,有何讲究?”

“我也不知道啊。”宗傲的神色有些慌乱。

哪个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会将所有药材一下全丢进丹炉里的?每一种灵丹的炼制,都需要把握住投入药材的先后顺序,把握住投药的时机,每当一种药材被投放进丹炉的时候,炼丹师都要耗费心神和精力控制丹炉里的火候,配以合适的法决融合药液。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

只有这样,炼丹师才能炼制出好的灵丹。

“他这样做会毁了药材的。”宗傲大急,“每一种药材对温度的反应都不一样,待一会他抽取地火之力的时候,势必要出现很糟糕的情况。”

地火之力的大小虽然可以控制,但绝对没有武者自身圣元控制的那么灵活,没见到左德大师那边不断地在控制阵法,改变地火的大小么。正因为这样,药材才需要一株株地投入,这又不是乱炖食物,怎能一下全丢进去?

“他不会是自知无法胜过左德,自暴自弃了吧?”艾欧想到一个可能性。

杨开提议跟左德比拼炼制太初转魂丹,为的肯定是救治谷碧湖,只要左德答应了这次比试,谷碧湖就有希望醒转,杨开的输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不是这么鲁莽的人,再看看!”雪月轻咬着薄唇,手心处都渗出了汗水,一双美眸紧盯着那边不放。

而在投放完几乎所有的药材之后,杨开竟然也没有去开启阵法引动地火之力,反而闭上了双眸,盘膝坐在那边,一动不动,手上掐了一个玄妙的灵决。

这一幕叫一直在观察杨开动静的詹元看在眼中,霎时间,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以为那家伙有什么本事呢,原来连炼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他居然将所有药材都丢进丹炉里了,哈哈哈!”

旁边的炼丹师们听他这么一说,都朝杨开那边看了一眼,下一刻纷纷摇头不断,有人道:“暴殄天物啊,浪费了那么多好的药材,实在是太可恶了。”

在炼丹师眼中,任何一株好的药材都应该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杨开这样浪费,自然引得一些不满。

本来还对杨开报以同情的炼丹师,此刻望着那边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怨念。

蓦然,一股灼热之力从那边跌宕出来,这股灼热之力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些变化无常,温和与狂暴并存,难以窥测。

那种感觉就像是各种温度的火力集聚在一起,却彼此不冲突不融合,诡异无比。

“哪里来的灼热之力?”

“奇怪,他没有抽取地火啊,也没有运转圣元的迹象啊,怎么那边会有这种力量传出?”

不少炼丹师都狐疑地望着杨开,有些不明所以。

“神识之火!”詹元一开始也是疑惑不已,不过猛地,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不禁低喝一声,眼中浮现出狂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