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药师殿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药师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既这么坚持,定然有所依仗,许是他有另外一份材料也说不定,你直管将准备好的那一份交给左德大师便是。”龙天伤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

闻言,艾欧一怔,扭头望向杨开,一脸询问的神色。

只见杨开微微一笑,手腕一翻,手心上赫然出现一枚散发七彩光芒的内丹,那七彩的霞光,竟比之前艾欧拿出来的那一颗内丹还要旺盛一些。

“果然拥有!”众人惊呼,不少炼丹师都贪婪地注视着杨开手上那一枚内丹。

两颗内丹若是放在一起的话,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过……

“怎么我感觉这内丹跟艾欧会长拿出来的有些不太一样啊!”有人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确实有些不太一样,看似相同,其实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别,这真是七彩麋鹿的内丹?”

“这是七彩麋鹿变种的内丹,并非真正的上古异兽拥有,不过那妖兽生前也有一丝七彩麋鹿的血统。”杨开微笑地解释道。

这东西已经存放在他的空间戒里好多年了,正是当年前往帝苑的时候,在帝苑外围的平原上猎杀了一只七彩麋鹿的变种所得,一直以来都没派上什么用场,却不想今日有了用武之地。

“原来如此,这倒是可惜了。”宗傲叹息一声。

“此话怎讲?”艾欧已经将杨开看成自己人了,听宗傲这么说,不由有些紧张地问道。

“炼制太初转魂丹的主材料之一便是七彩麋鹿的内丹,杨开手上这一没虽然勉强附和要求,可并不纯正,炼制起来要困难的多,而会长您之前搜集的那一枚虽然能量流逝不少,却是真正的七彩麋鹿的内丹,用那个炼制的话无疑要占据一些优势的。”宗傲解释道。

他是一位虚级上品炼丹师,虽然没有能连炼制太初转魂丹,但这丹方是他提议出来的,对此自然颇有研究,所说之话也具有权威性。

听他这么说,艾欧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哈哈,想用一颗残次品内丹来跟老夫比?”左德大笑一声,“小子,老夫劝你还是早点认输的好,免得等会丢人。”

“残次品不够的话,加上这个怎样?”杨开微微一笑,说话间,手心又多了一样东西,那东西悠一出现,空气中便飘荡出一股离奇的香气,众人嗅之,顿时觉得清心凝神,心中诸多的负面情绪都被驱散一空。

“与内丹匹配的香囊!”宗傲眼前一亮,顿时一拍大腿,笑道:“这下好了,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艾欧也是精神一震,知道有与内丹匹配的香囊辅助的话,杨开的劣势将会被瞬间抹平。

左德脸色不禁一沉,开口道:“你竟还能猎杀到一只七彩麋鹿的变种?不过就算这样又如此,你真以为自己的炼丹术能胜过老夫?老夫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输吧,你是没有机会的。”

“杨某也给大师最后一次机会,否则今日之比拼会成为大师你终生的污点,让你名誉受损的。”杨开反唇相讥。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你也有材料,那便开始吧,老夫就让你心服口服!”

杨开转向艾欧,抱拳道:“还请艾欧会长找个合适的地方。”

“药师殿距离此地不远,便在药师殿吧,那里有纯正地火可用,也有虚王级炼丹炉。”艾欧说话间,当先领路去了。

其他众人急忙跟上,那些虚级炼丹师此刻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面色潮红,激动的无法自已,纷纷围聚在左德大师身边,趁此机会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虚王级炼丹师可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恰逢今日良机,他们哪还不趁机把握住机会。

不管左德的人品如何,他的炼丹技艺是毋容置疑的,他当年几句指点能让詹元一路晋升到虚级中品炼丹师的程度,在场这么多炼丹师,有不少人自诩资质要比詹元出色的多,若得左德指点几句,定是终生受益。

兴许是想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左德对这些炼丹师提出的疑问和难题竟是来者不拒,细心解答。

让不少人都收获巨大,口中感激不已。

唯有宗傲,一路跟在杨开身边,对那边的热闹不管不问。

那小人得志的詹元更是时不时地撇杨开一眼,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讥讽微笑。

“恩师,学生日前遇到一个难题,不知该如何解决,还请恩师解答。”詹元忽然高声问道。

诸多炼丹师都侧耳倾听起来,想知道詹元到底要问什么。

“哦?什么难题说来听听。”左德淡淡地问道。

“有一不知天高地厚的初入炼丹之道的小子,想要跟学生比拼炼丹术,并发下宏愿要赢得胜利,学生不知该不该跟那人比,毕竟学生答应了就有些以大欺小,不答应吧又会让人误会学生技艺不精,实在让人难办。”

“这有何难办?炼丹师的荣誉不容亵渎,给那人一个狠狠的教训,叫他知道,炼丹之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涉猎的便是。”

詹元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抱拳道:“原来如此,多谢老师教诲,学生受教。”

跟在杨开身边的雪月一听,肺都快气炸了,一口银牙咬的嘎嘣响。

杨开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与伦比,怕是连艾欧都比不上了,此刻左德竟然说杨开是阿猫阿狗,要不是顾忌左德的身份,雪月只怕立刻便要拔剑斩之。

一些虚级炼丹师眉头一皱,心中不喜左德的言论,毕竟这与左德的身份有些不符,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当没听到。

倒是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