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龙天伤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龙天伤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手下若有一位虚王两层境强者可供驱使,再配合左德虚王级炼丹师的身份,那便意味着在整个星域之中,唯我独尊!

左德不可避免地心动了,尽管他觉得这是杨开下的一个套,可出于对自身炼丹术的自信,还是忍不住想要一口答应下来。

“杨开!”雪月一声惊呼,似乎是想要劝说,却被杨开举手阻拦了下来。

他凝视着左德,淡淡道:“杨某不才,如今有虚王两层境的修为,而且正是身强体壮之时,活个几千年应该没什么问题,给大师你当一千年保镖,时间上绰绰有余,就是不知道大师敢不敢接这个赌注了。”

艾欧动容,诸多炼丹师动容,都为杨开的惊人举动而震撼。

左德的脸色好一阵变幻,颔首道:“你说的不错,这个提议让老夫着实心动!但只做保镖却是不够,老夫要你言听计从!”

此言一出,艾欧脸色一沉,显得很是不快。

虚王境强者,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就算在面对左德的时候收敛气焰,那也是出于对他的尊敬,杨开说要给左德当一千年保镖,在艾欧看来就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极难忍受之事,换做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答应的。

可左德非但不知足,竟还要杨开对他言听计从。

这已经不单单是保镖了,而是奴仆!

保镖只需要负责保护左德的人身安全,但是奴仆就不一样了。奴仆需要完成左德下达的各种命令,完全放弃自己的尊严。

这是对虚王境强者的侮辱!是蔑视!

艾欧也是虚王境强者,而且还跟杨开一样,都是虚王两层境,对他此刻的处境感同身受,不可避免地生出怒火。

左德似乎也没想到杨开答应的如此爽快,他本以为对方会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他这么提议,也只是想尽可能地多捞点好处,甚至心里也迅速地想出了好几个备用的方案。比如说要让杨开无条件地听从他的命令多少次之类……

却不想毫无用武之地。一时间有些愣了,不过很快,他又开口道:“一千年不够,两千年!”

“好!”杨开又一次想都没想地答应了下来。

“左德大师!”艾欧忽然沉喝了一声。“这个提议是不是有些过了?”

他终于无法忍耐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左德迟迟赶到水天城就算了。拿雪月的婚事要挟自己更算了,此刻竟然还如此狮子大开口,直接将一千年的期限加到了两千年。

两千年的束缚。谁能忍受?

艾欧不能忍。

不管怎么说,杨开会提议跟左德比拼炼丹术都是在为谷碧湖考虑,艾欧虽然不知道杨开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此事不管能不能成,他都要承杨开的一份人情,一份天大的人情。

天底下又有哪个虚王两层境,甘愿用一两千年的自由来做这种事。

唯有一人尔!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一改之前的态度,指责起左德。

若他连这点魄力和决断都没有的话,那他也不配当恒罗商会的会长。

左德冷笑一声:“他自己都答应了,艾欧会长你着什么急?”

杨开望着艾欧,淡然一笑:“艾欧会长稍安勿躁,我虽答应两千年,但……大师能不能活这么久,也是未知之数啊。”

这话隐约有些在诅咒左德早死早超生了。左德是个返虚三层境的武者,而且也已经活了不少年了,否则也不至于成为一位虚王级炼丹师,未来的两千年对他来说,确实有些路漫漫长。

左德脸色不禁一沉,冷哼道:“放心,为了今日的赌注,老夫会努力活过两千年期限。”

“但愿吧。”杨开微微一笑。

艾欧叹息一声,竟是抬起手,拍了拍杨开的肩膀:“杨兄弟,从今以后,你我便是兄弟,今日之事,艾某记下了。”

“呵呵……”杨开嘴角抽动起来,内心深处五味杂陈,就跟打翻了调料铺一样,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了。

他连忙岔开话题,道:“杨某的彩头已经定下了,大师你的呢?”

左德面色冷然,开口道:“你觉得老夫定下什么彩头合适?”

杨开微微一笑:“杨某是以自身的人身自由为彩头,既如此,为公平起见,大师是不是也应该这样?”

左德眉头一皱,没有立刻答话。

“怎么?大师不敢接了?难道大师对自己的炼丹术没有自信,觉得会输给杨某?”杨开在一旁煽风点火。

“笑话!”左德怒火冲天,“炼丹一道,老夫不会输给任何人,激将法对老夫没用!”

“啧啧……”杨开阴阳怪气地啧啧一阵,“大师有些输不起啊。罢了罢了,你这般怨气冲天,我也不要你拿多少年的人身自由当赌注了,这样吧……在大师有生之年,每年给我炼制百枚虚王级灵丹好了。”

“每年百枚?”左德神色一怒,“你不觉得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杨开还没说话,一直站在一旁的宗傲冷声道:“大师此言差矣。杨开可是以两千年的人身自由为赌注的,他是一位虚王两层境强者,大师不觉得应该拿出对等的彩头么?每年百枚虚王级灵丹,对大师来说不算什么,但两千年的自由对杨开来说,却是很沉重的。大师您也算德高望重之人,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难不成只能倚老卖老?”

宗傲站在一旁看了半天戏,早就忍无可忍了。

本来同为炼丹师,他虽然对左德的人品有些鄙夷,但还是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