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朋友勿怪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朋友勿怪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大殿内,狂风骤起,除了被杨开护住的雪月之外,其他人全都东倒西歪,叫苦连天。

“艾欧会长,这是什么意思?”杨开眯眼望着面前那熊腰虎背的男子,声音淡漠。

艾欧神色却是惊疑不定,一双眼睛瞪圆了,如猛虎,如昊日,让人望之生畏,忽然,他大笑一声:“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小子,你果然了得,倪广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我还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看来,倪广似乎小瞧你了,你比月儿的资质高出不止一筹。”

“前辈谬赞,小子不过得了些机缘而已。”杨开回道,神色不卑不亢。

艾欧忽然伸手:“东西拿来。”

雪月站在一旁,本来脸色苍白,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一上来就冲杨开下手,不过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蓦然有些想明白了。

杨开眉头一皱,微微沉吟了一下,也是恍然大悟,微笑道:“不知前辈想要找我要什么东西?”

“你自己心里清楚!”艾欧显得有些不耐烦。

杨开道:“前辈若是要我那一滴东西,我可以告诉前辈,即便我给你也无用处,谷夫人现在是神魂受损,那东西只能修补肉身之伤,这一点前辈应该心里清楚。”

雪月的小娘名叫谷碧湖,这一点在来的路上她就告诉杨开了,所以杨开称呼一声谷夫人倒也没错。

“我自然知晓。”艾欧沉声道。

“那前辈就是想要那一颗东西咯?”杨开眉头一掀,呵呵笑道:“这一点请恕小子无法答应。”

大殿内,一群虚级炼丹师听的云里雾里,都好奇地张望过来,不知道杨开口中所说的一滴东西和一颗东西到底所指何物。

可无论是杨开,艾欧还是雪月,都清楚地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不死原液,不老树!

艾欧之所以一上来就冲杨开下手,就是想抢夺他的不老树,为谷碧湖疗伤。不死原液固然无法让谷碧湖受损的神魂恢复,可不老树不同,拥有不老树便能不死不灭,修复神魂简直轻而易举。

“你可别告诉我,你已经将之融合!”艾欧双眸**出骇人的光芒,欲要吃人一般,怒视杨开。

杨开笑而不语。

艾欧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毕竟根据倪广的说法,当时进入失落之地的时候,杨开跟雪月一样,都是返虚三层境而已,可如今才几年时间啊?这小子竟然已经晋升到了虚王两层境!

即便一个武者有再多的机缘,也不大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力提升如此之高。

唯一一个解释,那便是机缘巨大!

而融合不老树显然是这种机缘。

艾欧不相信般地运转神念,在杨开身上扫视,骇然地发现杨开体内气血之力旺盛至极,那隐藏起来的澎湃气血波动便连他这种强者都感到胆战心惊。

“你竟真的已经融合!”艾欧失声惊呼,面色灰败,眼中残留的一抹希望忽然断绝。

他并非因为不老树这种至宝与自己无缘而心情低落,而是因为无法用不老树来救治谷碧湖。

杨开没去解释,任由他误会着。

沉默了一阵,艾欧忽然又低喝道:“即便融合了也无妨,你的血液之中必定存有那种宝贝的能量,只需放了你的血,夫人必定有救!”

他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想到一出就是一出。

听他这么说,雪月脸色大变,急忙窜了出来,挡在杨开面前,口中低呼道:“爹,不可……”

“你走开,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艾欧嘶吼一声。

“堂堂恒罗商会会长,星域一方霸主,原来也不过如此,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杨开冷哼道。

“小子你说什么,注意你的言辞!”艾欧眼睛一眯。

杨开冷笑不迭:“若不是看在雪月的面子上,我会站在这里跟你好好说话?就凭你刚才冲我出手,我就可以将你这水天城掀个底朝天。若不是看在你为救治自己的女人心神不稳的份上,今**恒罗商会便要成为过眼云烟!”

雪月脸色骤然苍白,连忙扯了扯杨开的衣服,低声道:“你好好说话!”

杨开笑了笑:“我可以好好说话,不过你父亲最好冷静一些。”

艾欧也是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并非一个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而是一个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实力几乎不分上下的虚王两层境高手!

真要是惹的这种级别的高手动怒,那今日恐怕就真的无法善了了,别的不说,这水天城被毁是铁板钉钉的事。

“小子够猖狂。”虽然冷静了不少,但面子还是不能丢的。

“我刚从紫星过来。”杨开微微一笑,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杨开相信艾欧应该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

艾欧猛地一怔,愕然地望着杨开,果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低声道:“原来是你做的。”

雪月虽然没有得到紫星那边变故的消息,但是艾欧身为恒罗商会会长,眼线遍布整个星域,如此大的事,他又怎会不知晓?

在杨开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立刻明白,紫星大半年前的变故,始作俑者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那可是狂师宗亲自追击,都无功而返的人杰!即便是他亲自上阵,也不敢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艾欧吸了口气,颔首道:“是本座刚才失礼了,朋友勿怪!”

朋友……雪月嘴角一抽,心想老爹怎么跟杨开称兄道弟起来了,这不是乱了辈分么。她连忙幽怨地看了杨开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