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破天月瞳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破天月瞳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闻言,血蛟颔首,正准备下去给杨开一个了结的时候,那下方大坑中,杨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了起来,伸出双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轻轻一跃,跃出地面,轻吁一口气道:“血蛟领主,名不虚传,这天下间单论肉身和力量,只怕没几个胜得过你。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千眼银眸骤然一缩,骇然地朝杨开注视过去,神念不断地在他身上扫视,旋即发现一个让他惊恐战栗的信息杨开虽然看似狼狈不堪,浑身上下沾满尘埃,但却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

这怎么可能?千眼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扣出来放到杨开身上仔细看个清楚。

如血蛟刚才那样狂猛的一套攻击,就算是他吃上了,不死也得丢上半条命,对方同样是个虚王两层境,怎么会毫发无伤?

他的神念根本没有查探到杨开身上穿戴什么宝甲,刚才与血蛟动手的时候,对方也根本没有动用什么防护秘宝……

这个人族,以肉身硬抗了血蛟的全部攻击,竟安然无恙?难道说他的肉身比血蛟施展了化蛟之术还要厉害?

这个念头一起,千眼顿时无法淡定了,一个惊恐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让他银眸乱颤。

另一边,血蛟也不由地张大嘴巴,傻乎乎地看着杨开,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再无刚才的得意嚣张。

“不过如果只是如此的话,还有些不够啊!”杨开抬头。淡淡地仰望天空。

血蛟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发现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在自己最得意的领域上,被一个人族如此蔑视,血蛟的内心动荡不安,唯有鲜血,才能洗刷此刻的耻辱!

“血蛟领主,你应该还没动用全力吧?难得碰到一个肉身力量如此强大的存在,我希望你能……好好陪我玩玩!”

最后几个字悠一出口,杨开的身子便如炮弹一般朝天上激射了过去。

未到血蛟面前。他的身上骤然浮现出一层淡金色的光晕。这一层淡金色并不是他金血的色彩,而是不灭五行剑中金之剑气。

金之剑气萦绕自身,让杨开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柄出鞘的绝世凶剑,划破长空。直朝血蛟刺去。

攻击未到。血蛟便感觉到自己毛孔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遍体生寒,大骇之下,他哪敢掉以轻心?当即怒吼一声。周身气血之力大放,整个人变得红艳艳的,一拳朝杨开砸了过去。

铛……地一声响动传出。

杨开所化金光微微一顿,后退了几步,但是这一次交锋却让血蛟也不由地往后踉跄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再无之前的轻松写意,也无法做到全面将杨开压制了。

滴答,滴答……

几声极有节奏的轻响声传出,正是鲜血从血蛟拳头上滴落的动静。

这一番交锋,血蛟已经被伤!

金之剑气锋锐无匹,无物不斩,杨开虽然没有将不灭五行剑修炼到至高境界,但也有所小成了,金之剑气一出,顷刻间挽回颓势。

“不过尔尔!”血蛟虽然震撼杨开的手段,但也不能在面子上落了下风,一甩手上的血滴,冷笑一声。

“是嘛?”杨开咧嘴一笑,“那就请血蛟领主拭目以待吧。”

话落,他身上陡然又浮现出一层光晕,这一层光晕与刚才的金色光晕不同,而是土黄色的。

土之剑气!

土属厚重,土之剑气可化剑气盾墙,可作为强而有力的防护。而且五行之中,土生金,土之剑气一出,顷刻间便与金之剑气遥相呼应起来,不但没有掩盖金之剑气的锐利之意,反而更加增强了几分。

杨开体外裹着两色光芒,身形一晃便来到血蛟面前,冷漠地注视着他,抬手出掌刀,一刀砍下。

血蛟眼帘一缩,举臂横挡过去。

掌刀划过,鲜血飞溅,血蛟低吼一声,连连后退,他的两只胳膊上,骤然出现了两道一尺长的伤口,鲜血如喷泉一般从伤口处冒出,顷刻间染红衣衫。

那伤口深可见骨,血肉翻卷,看起来骇人至极。

疼痛让血蛟怒发张狂,愤怒吞噬心灵,他怒吼一声:“小子不要太猖狂了!”

妖族都有这个弊端,一旦动怒的话就会慢慢失去神智,遵从本能行事,即便血蛟已经身为领主级别的强大存在,这种隐藏在骨子里的特性也依然没有改变,只不过比起普通的妖族,他能更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罢了。

而此刻,在施展出化蛟之术的前提下竟然还被杨开两次打上,这让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他身形一晃,竟然直接化为一条通体血红,鳞片覆盖,长达十几丈有余的血蛟,瞪大了两只铜铃般的血红双眸,怒视杨开,蛟口一张,一道血色光柱从中喷涌而出,直朝杨开袭去。

“血蛟之身!”云层中,巴鹤眼帘骤缩,万没想到杨开在托大甚至全面落入下风之后,竟然还能将血蛟逼迫到这种程度。

化蛟之术是血蛟提升实力的一种手段,但也仅仅只是激发体内的一些祖脉力量而已,可血蛟之身却是真正地全面激发了,重回血蛟一族几万年前的形态。

逼迫血蛟展露出这种形态,那就是要拼命的节奏。

血色光柱摧枯拉朽,直朝杨开面门袭去,粗壮无比,若是杨开被袭中,只怕会彻底包裹在其中。

而那血色光柱之中,不但传出令人作呕的气息,还有无与伦比的腐蚀之力,即便是虚王两层境被打中也绝不好过。

杨开依然没有躲闪,只是口中轻喝了一声:“水来!”

话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