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大闹一番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大闹一番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狂师宗杀伐果决,为人狂狷,自不会将杨开一句毫无营养的威胁之言放在心中,说话间,伸手就朝神荼点去,看那架势是真的要致神荼于死地了。www.pashuw.com、.、

神荼脸色惨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笼罩着自己,整个人如坠冰窖。

就在此时,一股玄妙的力量跌宕,杨开忽然消失在原地。

狂师宗眼帘一缩,伸出去的一手骤然握紧,化为拳头,虚王三层境的强大力量骤然爆发出去,轰向前方的虚空。

在那前方处,杨开鬼魅一般现身,挡在了他和神荼等人的中间,脸色凝重至极,双手合十,猛地朝前方一推。

秘术,放逐!

空间力量汹涌起来,一个虚空黑洞骤然出现在狂师宗面前,那黑洞就如张开的兽口,欲要将他吞噬,黑洞内混沌一片,空无一物,即便如狂师宗这般强者,在感受到那黑洞内传来的气息时也不禁心头战栗。

虚王三层境的强大实力,全面爆发出来。

轰……

一声巨响传来,张开的黑洞就如一面镜子被打碎一般,寸寸崩溃开来,但那混乱的空间之力却是四方溅射,化为无数道攻击,朝狂师宗覆盖过去。

“小辈猖狂!”狂师宗勃然大怒,身躯一震,圣元滚滚而出,在体外形成防护,阻挡下那些混乱的空间力量。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之声传出,一条条巨大的如弯月般的能量攻击。朝狂师宗斩击过去。

秘术,月刃!

狂师宗眼帘一缩,感受到那月刃中蕴藏的巨大杀伤,再不敢怠慢,张嘴一吐,一柄玉如意般的秘宝被他吐出,一阵扭曲幻化,变为一只擎天巨禽。

这巨禽生有三只脑袋,每一个都如房子般大小,翅膀挥动起来。天地间的风系能量聚集。化为无数风刃,朝月刃迎去。

一阵爆碎的声音响起,月刃和风刃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绞杀区域,似乎能将那片天空都绞碎。

一只拳头从那混乱的战圈中探出。朝狂师宗砸去。拳头上五彩霞光绽放。赫然便是杨开的不灭剑气。

狂师宗也是见机的快,同样一拳迎上。

砰地一声,狂师宗身躯一震。晃了三晃,立在原地没动弹,反倒是杨开直接倒飞了回去,身在半空中脸色不禁微微一白,强行运转圣元,化解侵入体内的能量冲击。

两人这一番动手迅如雷霆,许多人都没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就连那些虚王一层境的长老,也看的迷迷糊糊,唯有公孙良和李茂名两人,将整个过程看在眼底。

两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一番,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之色。

之前两人联手与杨开争斗的时候落入下风,就已经知道杨开并非一般的虚王两层境,他们当时猜测杨开应该有能与三层境交手的资格。

可猜测毕竟是猜测,当不得真,毕竟他们也无法窥测虚王三层境到底有多强。

而此刻,这种事就真的发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了。

杨开真的与狂师宗对拼几招,虽然落入了下风,似乎也受了点小伤,但浑然看不到败势!

狂师宗是什么人,那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整个星域也找不出几人来,这些虚王三层境每一个都有毁灭一颗星辰的力量,常人根本无法窥测他们的深浅,他们是武道至高的象征,是不败的传说。

杨开却能在这样的人面前全身而退。

不仅如此……

他还当着狂师宗的面将恒罗商会的那几个人带走了!

这个发现让李茂名和公孙良彻底傻在原地,一遍遍地扪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只怕在狂师宗出第一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受创,被逼退去了。

紫星城上空,狂师宗脸色变幻不已,并非尴尬和恼怒,而是凝重,他怔怔地望着杨开,一言不发。

对面不远处,杨开将神荼等人挡在身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微微仰起脑袋,与狂师宗对视着。

许久,狂师宗才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空间之力?”

“前辈果然目光如炬!”杨开冲他咧嘴一笑。

“你竟懂的如此偏门的力量?而且还精通如斯!”狂师宗心中狂震,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空间力量,狂师宗自然是听说过的,在星域之中,在紫星之中,也有人修炼空间力量,但最多不过入门而已,根本无法利用空间力量来对敌。

可是刚才杨开的那一番动作,显然说明了他在空间力量上有极深的造诣,否则根本做不到那种瞬移一般的身法,凝为实质的月刃攻击和虚空黑洞。

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李茂名和公孙良也呆住了,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杨开刚才动用的竟然是那极为偏门的空间力量。意识到这一点,两人都不禁脸色难看起来。

这岂不是说,之前杨开与他们动手的时候,还没有用全力?

以二打一,不但落入下风,连对方的真是实力都没有逼出来,这种事让公孙良和李茂名两人都感到无地自容,面有愧色。

“老先生既然知道,可还有自信留的下我?”另一边,杨开呵呵笑着,一脸张狂的自信,“我若想走,这天下间还没人拦得住!”

听他这么说,狂师宗竟微微点头道:“话虽狂了点,但你确实有资格这么说。”

“前辈知道就好,不如咱们打个商量,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带着我的几位朋友离开,前辈也别再计较之前的事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