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以一敌二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以一敌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刚才他虽然跟杨开交手过,但只是缠斗而已,并没有出全力,可是现在为了得到虚念晶,冲击那至高的虚王三层境,公孙良可是丝毫没有留手。

这一击绝对是他十成十的力量,却被对方轻易挡下。

不但如此,从对方那边还传来一股让他几乎无法抵挡的力量,在这股力量下,他仿佛变成了风雨中独自在大海中飘摇的小船,狂风暴雨中,海浪一波波袭来,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

公孙良心头大骇,一边苦苦抵挡来自杨开那边的能量冲击,一边低吼道:“李兄,还不出手!”

他不得不像李茂名求助。

李茂名愁眉苦脸道:“何必呢……何苦呢……”

口中抱怨着,他却不得不施展出自身的域场,朝杨开逼迫过去。

毕竟他还欠着公孙良的人情,而且如今杨开也已经归还了尊者令,不算是紫星尊者,他对杨开出手倒也无需有什么道义上的顾虑。

可他打心眼里不想与一个跟自己同境界的武者交手,所以这一下只是释放出域场给杨开试压而已,并没有动真格的。

一左一右,两大虚王两层境的域场袭来,仿佛两座大山朝中间挤压,世间万物都要被挤成齑粉。

而那挤压的中心点,便是杨开所处之地。

这让杨开压力大增,原本占据上风的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来抵挡李茂名的域场,公孙良见状。立刻抢回了主动权,压制的杨开身子一矮。

他一边给杨开施压,一边咬牙冲杨开厚道:“年轻人,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交出那东西,老夫不再为难你,甚至可以将你奉为紫星的座上之宾,如何?”

“你这话怎么给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杨开虽然一脸艰辛的表情,但神态却是悠然至极,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公孙良。

公孙良大笑:“因为老夫本就胜券在握!”

“是……嘛!”杨开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獠牙。第二个字出口的瞬间,自身域场轰然朝外扩散开来。

嗡……

一阵来自心灵上的悸动,四周空间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稳定,如要崩碎。

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被丢下一块大石。杨开域场之威形成肉眼可见的涟漪。朝外扩散。

咔嚓嚓……

有细密的声响传出。

公孙良和李茂名同时脸色大变。前者更是惊呼一声:“怎么可能?”

他骇然地发现,在自己与李茂名两人域场的联合施压下,杨开不但没被压制。反而奋而爆发,将他们的域场片片瓦解。

公孙良心头狂震!

他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晋升了虚王境,三百年前突破到虚王两层境,在虚王境这个层次上浸淫了上千年之久,也就是说,他的域场淬炼了足有千年,对域场有自己独特的感悟和理解,整个星域中能超过他的人也没几个。

李茂名也差不多。

可是如今,两人的域场加起来竟然还不及人家一个,联手之下反被破解,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人家的域场威能比两人都要强大!

这个发现让公孙良一颗心凉了一截,眼中溢满了惊恐之色,眸子颤抖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杨开一直没有出过全力。他已尽可能地高估杨开的实力,但到头来还是发现低估了对方。

“不好!”李茂名大叫一声,连忙收回自身域场,脸色铁青。

域场被碎,损坏的可是自身的根基,若碎裂到无法修复的程度,极有可能导致境界跌落,修为下滑,这是任何一个虚王境都无法承受的后果。

好在他见机的快,否则真有这种危险。

他的域场一撤,单靠公孙良一人根本无法抵挡杨开的威势,半空中传来密密麻麻的爆裂之声,伴随着那些声音的响起,公孙良的身子一阵阵的轻颤,眼鼻耳口中皆渗出了血丝。

那是自身凝练千年的域场被瓦解的征兆。

经此一战,公孙良即便不死,想要修复域场,最起码也要闭关百年时间了。

这还没完,杨开望着近在咫尺的公孙良,手上龙骨剑狠狠往下一压,伴随着一股似乎能媲美开天辟地的力量,公孙良如破布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

吼……

响彻天地,悠远清越的龙吟声传出,龙骨剑化为碧绿巨龙,摇曳着庞大的身子,瞪着两只比房子还大的眼睛,直追公孙良,张开血盆大口,看那架势,似乎是要将他一口吞噬。

“龙骨秘宝!”公孙良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虽然刚才杨开取出龙骨剑的时候,他就感觉对方这柄秘宝有些不同凡响,但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这竟是一件由龙骨打造出来的秘宝。

那可是上古圣灵的骸骨!打造的出来的秘宝最起码也是虚王级档次的。

那浓如实质般的龙威冲击着公孙良的神魂和身躯,让他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恐惧和惊骇。

那是源自本能的恐惧,没人在面对上古圣灵不生出这种情绪,这是源自于血液的本能!

他一咬舌尖,强迫自己驱散心中的不适,手上掐动法决,圣元狂涌。

下一刻,他那短剑秘宝爆发出光芒,伴随着一阵扭曲幻化,骤然变为一条巨大的带鱼模样的存在。

那带鱼模样的存在身上色彩斑斓,五颜六色,晃的人眼花缭乱,口中獠牙如锯齿一般密集,迎着碧绿巨龙就冲了过去。

两件虚王级秘宝化形,在半空中相遇,剧烈的能量波动传出,整个紫星城一阵地动山摇,下方房屋如流逝万年岁月腐朽了一般,纷纷爆碎,地面被犁出一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