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灵牌碎裂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灵牌碎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就在杨开血洗紫星宝库的同一时间,紫星宫祠堂内也上演着一出明争暗斗的好戏。

紫无极既然决定今日跟公孙良摊牌,自然不会再如之前那般隐忍退让,今日的他,显得咄咄逼人,意气风发。

公孙良无疑发现了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冷眼旁观。

诸多紫星高层也隐隐觉得今日氛围稍有不同,暗暗提心吊胆,好在一切都平稳如常,祭天祭地的仪式安然进行。

半日之后,众人涌入祠堂之中,准备进行最后一项祭祖仪式。

祭品早已准备妥当,紫星一众高层分地位高低,实力强弱,分四列在下方肃立,由公孙良洋洋洒洒述说一段,追溯紫星诸位先辈的伟大功绩,祠堂内气氛凝重而肃穆,每个人心中都升起自豪感和认同感,为自己身在紫星而骄傲。

良久,公孙良才神色一肃,朗喝道:“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无为弟子公孙良,仅代紫星上下祭祀先祖,愿先祖在先之灵佑我紫星武运隆昌,万世不竭,上香!”

当即便有人将准备好的三支龙涎香呈上。

公孙良正准备接过,就在这时,一声低喝传来:“大长老且慢!”

公孙良皱眉,扭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半眯着眼道:“二公子若有事说,且等老夫上完这三炷香,祭祖仪式任何人不得干扰。”

紫无极微微一笑:“大长老说的是,不过无极认为这三炷香交由大长老怕是不妥。”

“老夫乃紫星大长老。给列祖列宗上三炷香而已,有何不妥?”公孙良淡淡道,半眯着的双眸中透出犹如实质般的威压,逼视紫无极。

后者却是怡然不惧,依然面不改色道:“往年这仪式都是由父亲大人和大哥主持,如今父亲大人和大哥皆不在紫星,这事理当由无极代劳。”

“二公子想要上这三炷香?”

“正是!”

“呵呵,二公子说笑了,主上和少主皆不在紫星,老夫尊为紫星大长老。自当为主上和少主分忧。此事自然无需二公子来操心,你且退下吧。”

“大长老,无极体内流淌着紫家的血脉,紫星又乃我紫家基业。此事无极义不容辞。”

“你坚持如此?”公孙良淡漠地凝视着紫无极。

“望大长老成全。”紫无极不卑不亢地回望过去。

公孙良呵呵微笑着。体内圣元暗暗运转。欲要给紫无极试压,上香不过是祭祖的一道程序罢了,但却代表着非凡的意义。若是今日妥协了,那就意味着认同了紫无极的地位,这种事公孙良自然不会让它发生。

可让公孙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他这边圣元才刚一运转,四周便忽然传来一阵咔嚓嚓的声响。

下一刻,无数声惊呼传来。

公孙良脸色一沉,扫过紫无极那得意的笑容,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这灵牌碎了!”

“什么?”

“我的天,各位列祖列宗的灵牌竟然碎了。”

四周骤然传来紫星诸多高层的大呼小叫之声,公孙良扭头望去,整个老脸刹那间铁青无比。

供奉在台上的那些牌位,此刻竟大多都碎裂开来,即便有少数没有碎裂,也裂出了无数道裂缝,似乎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

这些牌位,代表的可是紫星历代祖先,历代对紫星做出莫大贡献的大人物,每一个牌位的主人生前都是鼎鼎有名的强者,都是让紫星上下亿万武者敬服的存在。

他们死后,后人将牌位供奉在此,受万世敬仰。

他们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没人敢对他们不敬!即便是当代紫星主人紫龙,进了这里也得毕恭毕敬。

可是如今,这些象征,这些信仰,竟全都要化为尘埃。

公孙良心头狂震,转过脸,怒视紫无极。

毕竟那里面,也有他公孙家的祖先牌位。

还不等他说话,紫无极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副悲怆凄凉,痛不欲生的表情,手指着公孙良,哆嗦道:“大长老……你好狠毒的手段,即便不满无极以下犯上,小惩大诫也就罢了,竟连列祖列宗的牌位都要震碎,你眼中可还有我紫星!”

公孙良一怔,旋即怒喝道:“紫无极,你少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紫无极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笑道:“祠堂内诸多大人皆看的清清楚楚,又怎会让无极胡说八道?不错,无极刚才确实冒犯您了,但是您……您也不至于这般做吧?”

“大长老,你太过分了!这里每一位先祖的牌位,都有一道魂念寄存,你毁了牌位,等于是灭杀了所有先祖的魂念寄身之物,真正的让他们灰飞烟灭,你如何对得起他们!”当即便有人跟着紫无极叫嚣起来。

“欺师灭祖,大长老,你这是要做什么?”

“大长老,还请跟我等一个交代!”

紫无极身后,一群武者纷纷站了出来,向公孙良指责起来,紫无极面色悲愤,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但那眼角处却飞舞着得意的神光。

公孙良面沉如水,到了这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着了人家的道?他刚才确实催动圣元了,不过也只是想稍稍教训一下紫无极,好让他别那么放肆而已,可谁知道就是那圣元的波动,让这些牌位都碎裂了。

那种程度的圣元波动,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唯一的解释,便是这些牌位早就被动了手脚,而他的圣元不过是个引子罢了。

“紫无极!老夫小瞧你了,你竟有如此胆量!”公孙良没去辩解什么,而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