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出手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出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黎诺对台下那些武者的叫嚷置若罔闻,侧身示意了一下,当即有婢女将那拍卖品呈了上来。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这次倒是没再故弄玄虚用红布遮盖,众人定眼一瞧,发现那东西赫然像是一块矿石。

约莫有婴儿头颅大小,通体圆润光华,散发着淡青的色泽。

从那婢女托着它的姿态来看,这件拍卖品并不沉重,所以托起来也不算吃力。

扰攘之声逐渐平息,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纷纷好奇地打量着,各大包房内,也探出无数道神念,在那拍卖品上不断扫视。

可没有一个人瞧出端倪。

就连杨开也是眉头紧皱,一脸狐疑的神色。

要知道以他如今神识,这世上可是鲜少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无法窥探了,可这东西他却看不出来,由此可见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即便不是什么价值连城之物,也绝对差不到哪去。

这让杨开稍微来了点兴趣。

高台上,黎诺轻启朱唇,娇声道:“这东西也是我通天拍卖行无意中得到的,自得到之后便在研究它的用处,可惜我通天拍卖行人才凋零,未能研究透彻,只得出它是一块上好的炼器材料的结论,今日此地,高人满座,或许有那位大人能够慧识珠,知道它的用途也说不定,妾身希望若是哪位大人拍得此物,还请一定要不吝赐教,也好一解妾身心中疑惑。”

“废话别说了,这东西怎么拍啊。”底下当即有人不耐地叫嚷起来。

黎诺微微一笑:“最后一件拍卖品。未知的炼器材料,底价……三千万!”

大厅内,众多武者在经历短暂的沉默之后,皆都哄堂大笑起来,显然是觉得黎诺定的底价有些太过离谱。

黎诺倒是毫不在意,依然面含微笑地站在高台上。

正如她所说,这东西通天拍卖行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用,即便是春姨也无法判断它到底有什么作用,可就算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妨碍它的贵重性。

黎诺曾拿它与一些虚王级的炼器材料对比过。发现无论是哪一种虚王级材料。都不如它。

换句话说,这最起码是一件虚王级的炼器材料无疑。

东西能卖掉固然好,卖不掉也无所谓,拍卖品流拍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半晌。也没人出价。最后一件拍卖品眼看着真的是要流拍了。黎诺美眸扫视四方,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黎姑娘,能把那东西拿来让本座看看吗?”忽然。一间包房里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

黎诺顺着声音望去,发现说话之人赫然便是甲子五号房里的强者,微微一笑后颔首道:“自无不可,大人且稍等片刻。”

这般说着,她便冲那婢女示意了一番,婢女连忙朝杨开所在的房间走去。

甲子五号房中,杨开眉头紧皱,眼中稍有一丝凝重。

花幽梦诧异道:“大人,你认得这是什么东西?”

杨开缓缓摇头:“不敢确定,得仔细看看才行。”

花幽梦恍然颔首。

另一边,甲子一号房中,姜长风脸色微变,面露阴狠道:“大长老,说话之人就是那个家伙。”

公孙良眉头一扬,眯眼道:“我紫星第三位尊者?”

“不错!”姜长风正色点头,“不日前,姜某奉您之命前去邀请这人,却被他无礼拒绝,姜某特意说明了是大长老有请,他却根本不卖帐,此人太过目中无人了。”

公孙良摸了摸胡须,冷笑道:“有本事的人才可以目中无人,老夫本想改日抽时间去见见这人,没想到今日竟在此地偶遇,既如此……那便先好好交流一番吧,老夫倒要看看这位尊者是真有本事还是狐假虎威!”

姜长风闻言一震,眼中露出一丝幸灾乐祸之意,心中知道公孙良表面上不在乎,其实心里还是很膈应杨开不给他面子的。

甲子五号房中,杨开接过那拍卖品,神色凝重地打量着,自身神念凝聚一束,朝其内部窥探过去。

花幽梦和那婢女皆不敢打扰。

初始,毫无异常,不过在某一瞬间,杨开脸色不禁一变,眼珠子霍地瞪圆,宛若被谁给偷袭了一下似得,澎湃的神识之力轰然而出,在身前化为一道屏障。

啪……

一声细微的轻响传来,神识防御竟被瞬间突破,正当杨开神色骇然准备再抵挡的时候,忽然一切又平息了下去。

整个拍卖行内鸦雀无声,九成九的武者都脸色发白,身躯轻颤。

刚才杨开神念爆发的那一瞬间,就如蛰伏的巨龙从龙窟里探出了头颅一般,让每个人都如坠冰窖。

好在这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否则非有人发疯不可。

包房内,杨开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一闪而逝,他旋即一脸淡然地将那拍卖品交换给那个婢女,淡淡道:“可以了,你下去吧。”

“是!”那婢女接过拍卖品,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急忙离开。

“老夫也想观摩一番,不知黎诺姑娘可否行个方便?”甲子一号房中,传来公孙良的声音。

他委实感到好奇,不知道刚才杨开为什么忽然爆发出那么强大的神念波动来,不管是对杨开本身,还是对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公孙良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大长老要看,自然可以。”黎诺抿嘴微笑着。

那婢女打了个转,将最后一件拍卖品带到了公孙良那边。

公孙良观摩的时间比杨开要长很多,不过和杨开稍有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弄出杨开那样的乌龙事。让大厅内提心吊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