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久仰大名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久仰大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此地的,就如他一直在那里一样,此人身穿一件散强烈波动的宝甲,肩膀上扛着一杆长枪,头束玉冠,看起来威风凛凛,就如在战场上纵横捭阖,睥睨四方的大将军。爬书网

其周身所散出来的气息,让所有人都不由窒息。

他只凭自身气息便将五方商会一群人压了回去,甚至皆受暗伤,不过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投在高红等人身上,而是表情凝重地盯着杨开所在的厢房。

“虚王境!”高红花容失色,惊呼起来。

对方身上的气息没有掩藏,分明就是虚王境才有的气势,这个现让她一颗芳心顿时沉入谷底,意识到这次商会大概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啊!”一声惨叫传出,那白正初如破布麻袋一般从房间里飞射出来,鼻青脸肿,比夏经武和姚庆还要悲惨许多,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看起来滑稽万分。

“你们这些垃圾,竟敢打扰本座清修,真是该死啊!”屋内传来了杨开不满的声音,无比嚣张。

白正初虽然被打的很惨,但好歹没有性命之忧,听到杨开的话之后顿时打了一个哆嗦,匆忙从地上爬起,正要逃离此地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冷哼。白正初身子一僵,抬望去,正好见到那将军模样的武者冷眼瞅着他,一副不满的模样。

他神色大变,不过很快又大喜起来,连滚带爬地朝那人冲去,口上叫道:“统领大人,小人见过统领大人,还请统领大人为我等做主。这房里有个混蛋竟敢在城门处动手伤人,小人闻讯而来想要以正其法,他非但不予配合,竟还再度出手,小人学艺不精不是对手,请大人扬我紫星城威名!”

“知道了。”那将军打扮的武者冷哼一声,挥手道:“尔等退下吧,这人是虚王境,你们当然不是对手。”

“虚……虚王境!”白正初咬着舌头,一脸骇然之色。虽然早已有所猜测,但当听到统领大人亲口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后怕不已。

自己刚才竟跟一个虚王境交手过招。而且还全身而退,并没有身消道陨……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而五方商会一群人也都呆住了,被高红抱在怀里的花幽梦瞪大了美眸,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啊,那个青年竟然是个虚王境?他看起来似乎也没多大吧?怎么会是个虚王境强者?

一想起自己竟然在城门处给他出头。花幽梦就不禁有些脸颊烫。

人家都是虚王境强者了。自己竟有眼无珠地帮他说话,替他出头……

若不是自己当时插上一脚。以他的修为境界,那城门守卫和闵执事未必敢招惹。毕竟虚王境放在哪里都是一方强者,紫星也不会白白地去得罪。

反倒是因为自己不自量力的出头,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想到此处。花幽梦尴尬不已。

反倒是高红,神情振奋又期待地望着厢房处,她知道,这一次商会是否能够逃过此劫,就要看屋子里那人的手段够不够硬了。

她本来的打算是将白正初等人引到杨开处,借杨开之手对付他们。

杨开能一招击伤闵执事,显然实力不低,白正初跟闵执事一样都是返虚三层境,杨开既然能打伤闵执事,对付白正初肯定不在话下。

这两方若是打斗起来,不管谁赢谁输,都是他们几人逃命的机会。

所以她才将杨开供了出来,并且在来的路上,偷偷给夏经武打了个暗号,夏经武也是心领神会。

可惜她的计划虽然不错,却横空杀出来另外一个强者,断绝了他们趁机逃命的希望。

这人……高红悄悄地打量那将军打扮的武者,结合着刚才白正初的称呼,蓦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紫星城护卫统领——路天锋!

“总算是来了个稍微像样的家伙。”屋子里,杨开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仿佛根本没把路天锋放在眼中的样子。

闻言,路天锋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冷哼道:“稍微有点像样?阁下口气不小啊。”

“小不小的,你试试就知道了。”杨开嘿嘿一笑。

“朋友到底何人,为何要在我紫星城如此行事?”路天锋眉头一皱,出乎意料地没有怒,而是谨慎地问了起来。

对方能修炼到虚王境,显然不是什么傻子,既然知道这里是紫星城还敢放肆,并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回事,无疑拥有强大的实力或者强硬的后台。

路天锋身为护卫统领,哪能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他的神态也不禁警惕起来。

“想知道我是谁的话,就滚下来跟我说话,你站那么高的地方,不累吗?”

路天锋脸色一冷:“阁下是在挑衅路某?”

“怎么?路统领没这个胆量?”

“笑话!”路天锋大笑一声,“如此幼稚的伎俩你当本统领看不出?不过……既然你这般有恃无恐,那本统领倒真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若你是哪一路不长眼的牛鬼蛇神,嘿嘿……那就休怪路某对你不客气了。”

这般说着,他手上长枪一横,整个人散出滔天气势,一步步地朝下方走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上一口,瞪大眼睛瞧着可能会到来的狂风暴雨,毕竟这是两位虚王境强者之间的冲突,谁曾见过?

不多时,路天锋便来到了房门前,他倒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推门而入。

吱呀一声……房门再度关上。

屋内一片静谧,屋外针落可闻……

没有打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