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把他抓出来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把他抓出来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白大人……”夏经武额头上冷汗岑岑而下,强挤出一丝笑容,走上前去拱手道:“白大人,小人夏经武,三年前曾与白大人有过一面之缘,不知大人是否还记得小人?”

白正初冷眼瞧着他:“你是哪根葱?”

“呵呵……”夏经武讪笑着,“大人贵人多忘事,自然是不记得小人的,不过小人跟大人座下的康盛康大人颇有交情,今日之事事出有因,大人能否且进内堂稍作片刻,待小人详细向您禀告?”

一边说着,夏经武一边退下了自己手上的空间戒,不着痕迹地朝白正初递了过去。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空间戒里有他的全部家当,几乎所有的财产都装在那一枚戒指中,但是他依然毫不犹豫地交出,因为他知道,若是商会无法度过此劫的话,就算有再多的东西也没命享用了。

“你还认识康盛?”白正初讶然地瞅了夏经武一眼。

夏经武不迭地点头哈腰:“此乃小人之幸。”

白正初冷笑道:“看样子康盛这个守卫队长也不用干了,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家伙都结交?”

此言一出,夏经武脸色大变。

他这一句话就把那叫康盛的守卫队长拖下水,惹上无妄之灾,此事过后,就算白正初不为难他和五方商会,只怕康盛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与康盛之间的交情,完全是建立在圣晶的基础上,这种交情简直脆弱不堪。

“胆子不小。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贿赂本副统领!”白正初冷哼着,伸手将夏经武的空间戒拿了过来,看都没看上一眼,直接丢给旁边的一个随他而来的武者,“五方商会打人在先,藐视紫星城律法,贿赂本副统领在后,罪加三等,全部给我拿下。”

“是!”一群武者喝了一声,便朝五方商会诸人包围过去。

商会之中。除了花幽梦是返虚三层境强者之外。就只有那叫高红的女子是个返虚一层境了,其他人全都是圣王境的修为,若是花幽梦完好无损的话,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但是她中了夏经武的花雨奇霖。浑身软弱无力。虽意识清醒却无法动用圣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被擒。

很快,五方商会众人齐齐被拿下。夏经武和姚庆两人更是被打的鼻青脸肿。

“人又不是我们打的,你拿我们做什么?我不服!”姚庆梗着脖子大喊大叫。

“哦?不是你们打的?城门外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打人者正是你们五方商会,难不成还有假?”

“说不是我们打的,就不是我们打的。”姚庆咬牙怒吼着。

“白大人……”高红神色挣扎了一会儿,扬声喊道:“回大人的话,打人者确实不是我们商会的人,那人能一招击败闵执事,我小小一个五方商会有何德何能请的动如此高手?大人英明神武,不会连这点都想不到吧?”

白正初眼睛一眯,朝高红望去,冷哼道:“你是在指责本副统领是非不分,办事不利咯?”

“不敢!”高红在他的威压之下娇躯颤,却依然咬牙道:“只是大人若是只拿了我们这些无辜之人,却叫真凶逍遥法外,此事若是叫路统领知晓,不知道路统领会不会觉得大人你是非不分,办事不利。”

“放肆!”白正初厉喝一声,神情凶厉。

高红强撑着精神与他对视。

好一会,白正初才嘿嘿一笑:“想不到,这小小的一个商会里,竟还有这么多胆大包天的家伙,我喜欢!好吧,既然你说打人者不是你们五方商会的,那么……他在哪里?”

“他还在此地!”高红不禁松了口气,连忙答道。

“高红!”花幽梦俏脸微变,一脸责怪地望着高红。

高红凄凉一笑:“会长,那人自己惹了事,总不能让我们商会来承担责任。不管你是不是会责怪我,我都必须把他说出来。”

说话间,伸手在花幽梦背后一处穴位一摁,顿时让花幽梦说不出来话了,只能眼睁睁地瞅着她。

“打人者还在你们商会,你竟敢说他不是你们的人?”白正初冷笑地望着高红,“你当本副统领是白痴不成?”

高红沉声道:“正因为不是我们商会的人,所以小女子才想办法将其稳住,等待诸位大人驾临,好让诸位大人擒拿真凶。”

“伶牙俐齿!”白正初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满意这个回答,“好吧,既然如此,你且前头带路,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敢在我紫星城放肆!”

“大人这边请!”高红伸手示意,当即前头带路去了。

即便是带路,她也没有将浑身酥软的花幽梦放下,而是将其打横,抱在自己怀里。

她眯眼朝杨开所在的厢房处望去,神色不断地变幻着,片刻后,美眸变得坚定起来,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只手悄悄垂下,手指轻动,有规律地摆动了几下。

跟在后方的夏经武一瞧,脸色不禁凛然起来。

不大一会功夫,在高红的带领下,一群人便熙熙攘攘地拥簇到杨开所在的厢房外。

“大人,那人就在里面,大人若是不信的话,直管叫他出来当面对峙,便知我等之前所言是真是假。”高红站到一旁,伸手指着厢房道。

白正初没有理会她,而是眯眼望着厢房,神念朝内扫视过去。

他确实察觉到里面有一个人的气息,不过当他想窥探对方的修为境界的时候,却现自己的神念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竟从对方的身上穿透了过去,如石沉大海一般。

这个现让白正初面色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