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你的对手是我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你的对手是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沙扈与杨开是在幽魂岛上认识的,彼此间有些交情,而裂空则是因为与凌霄宗达成了贸易的关系,所以也认识杨开,上次杨开离开海底的时候,海族小公主还送了他一枚海神珠,那里面可是蕴藏了一海之源,用来修炼不灭五行剑最好不过。去眼快

此刻见到杨开之后,沙扈和裂空两人都不禁欣喜非常,却又焦虑万分。

沙扈急急道:“杨开,速速离开此地,此人绝非你能够抵挡!”

“沙老放心。”杨开冲他微笑了一下,“我既然来了,自然不会毫无准备,而且,他本就是冲我来的,倒是连累了你们。沙老和裂空宫主且退下吧。”

说话间,伸手一挥。

一股无形的力量包裹着沙扈,下一刻,他便发现自己与海殿的诸多强者被传送到了万里之外,而那包裹着裂空的气泡也在一挥之下骤然爆碎。

等裂空回过神的时候,他已安然返回到了海神宫。

“宫主!”诸多海族高手大喜过望,连忙冲上来,有几位海族宿老连忙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疗伤圣药,给裂空服下。

“星主?你还炼化了这颗修炼之星的星辰本源?”那中年男子眼前一亮,有些诧异地望着杨开。

若非身为星主,以杨开虚王一层境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做到刚才那样神乎其技的事情,在杨开挥手的那一瞬间,他分明察觉到了法则力量的波动。

“什么?杨宗主竟是幽暗星的星主?”海殿和海神宫的人虽远远观望。但也将中年男子的话听的清清楚楚,此刻皆都面色骇然,旋即涌出振奋的表情。

尤其是裂空和沙扈,在得知杨开竟是幽暗星星主之后,原本绝望的眼神中重新燃起了光明。

若是星主的话,在这片天地下,倒真有可能与这莫名其妙的敌人一战!

“小子,本尊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那中年男子见杨开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不禁脸色一沉。咬牙低喝。

想他何等尊贵的身份。何等强大的实力?主动与一个虚王一层境的小子说话对方居然没有理会的意思,这不禁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直到这时,杨开才扭头朝他那边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掏了掏耳朵:“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海上风大。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沙扈和裂空等人一脸黑线……

他们远在万里之外都听的清清楚楚,杨开近在咫尺,怎么可能没听到?这分明是在藐视对方啊。

心中暗爽。觉得杨开给幽暗星武者长脸的同时又暗暗提心吊胆这般挑衅对方,真的好嘛?

“猖獗的小子!”中年男子嘿嘿笑了起来,“本尊要恭喜你一下,你已成功地激怒了本尊,待会你不会那么容易死了。”

“我死不死,跟你没关系,倒是你马上就要死了。”杨开嘿嘿一笑,面对这个他根本窥探不出深浅的敌人,怡然不惧。

“你这份胆量让本尊感到钦佩,但只有胆量没有实力是不行的。”中年男子竖起一根手指,在面前轻轻摇了摇,“小子,乖乖地把温神莲和星图交出来,本尊心情好了,或许还会留你一个全尸,否则的话,本尊不介意让你尝遍人间酷刑。”

“想要?你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杨开依然面不改色。

“冥顽不灵!”中年男子似乎没多大耐心,见杨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口中轻哼一声,一股精纯庞大的神念自识海之中激射出来,朝杨开那边灌去。

无论是温神莲还是星图,都在杨开的识海之中,中年男子想要抢夺的话,也唯有从识海下手。

杨开终于变了脸色,只感觉自己的识海仿佛被什么力量狠狠地撞击了一下,整个人陡然间头晕目眩,一阵恶心心悸的感觉弥漫全身,脸色都不禁有些发白了。

轰……

无形的碰撞,杨开识海中骤然浮现出一圈封印法阵,伴随着一道道威能莫名的禁制之力,直接将中年男子的神念阻挡在外。

“什么?”中年男子也是大吃一惊。

本以为以自己的实力,能轻松侵入到对方识海,夺取温神莲和星图,哪里晓得这小子的识海中竟有一股让他都感到战栗的禁制之力,将他的窥探阻挡在外。

“小子,你的秘密不少啊!”中年男子阴晴不定地望着杨开,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之色,“也罢,待本尊将你拿下,再好好研究研究!”

这般说着,他忽然伸手朝杨开抓了过去。

杨开身边方圆几丈的范围,空间似乎都被锁死了,一股力量将他紧紧禁锢,要将他拖到中年男子身边。

杨开察觉不妙,拼命地催动空间秘术,同时调动星辰本源之力,以本源之力震散四周的封锁,脚步一错,从原地闪开。

“慢来慢来,你的对手不是我。”杨开再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在百丈开外的位置,好整以暇地望着中年男子,脸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笑话,这里还有比你更强大的武者吗,连你都不敢与本尊斗,还有谁能挡我?”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不为所动。

“你的对手是我!”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那声音飘渺不定,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样。

中年男子大惊失色,头一次露出震骇的神色,厉喝道:“何人鬼鬼祟祟?”

天空中泛起一层涟漪,宛若平静的湖面被丢下石子,从那涟漪的正中心位置处,一个身穿黑袍的女子漫步走了出来,紧随在这女子身旁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