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知天高地厚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知天高地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鬼祖一番话说的得体至极,可让他愕然尴尬的是,他说完之后竟没有人响应他,整个广场上近万弟子仿佛全都傻了一般,目视前方,宛若被谁给施了定身术法,动也不动。看书神器爬书网

他悄悄地扭头朝杨开望去,赫然现这小子竟跟苏颜与夏凝裳凑到了一起,也不知在低声说些什么,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

混蛋啊!太靠不住了!鬼祖心中大骂。

可就在下一刻,震天般的呐喊声忽然响起。

“谨遵太上长老教诲,我等必不会让太上长老和宗主失望!”

“愿与太上长老共进退,与宗门同生死!”

“太上长老和宗主放心,我等必定会努力修炼,让宗门早日赶星域三大势力,凌驾整个星域之上。”

“太上长老威武,愿听太上长老号令!”

鬼祖的加入,仿佛为整个凌霄宗注入了一剂活血,让所有人都变得亢奋起来。

鬼祖这才不着痕迹地呼出一口气,莫名其妙地,他竟生出一种丑媳妇来见公婆,总算得到了认同的微妙心情……

这事闹的,自己不是虚王两层境吗?自己来这里不是接受膜拜和享福的吗?怎么搞成这样了?

鬼祖心中一万个想不明白。

他努力摆出一副高人风范,微微笑道:“今日,是老夫第一次与诸君见面,恩,老夫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样吧。老夫便在此地述道三日,讲一讲老夫本人对武道境界的理解,诸位若是有什么修炼上的难题也可以尽数提出,老夫可帮尔等解答。”

此言一出,近万弟子更加兴奋了,情绪虽然激动,但每个人都努力克制好自己的心情,很有默契地盘膝坐了下来,抬头仰望鬼祖所在的方向。

听一个虚王两层境强者述道的机会可不多,每一个武者。在修炼的过程中都会或多或少地遇到一些难题。这些难题可能出现在功法上,也可能出现在武技上,又或者是炼化秘宝甚至是本身对武道境界的感悟上,若是无人指导无人交流。只靠自己一人捉摸的话。势必会浪费大量时间。

如今有个虚王两层境强者在此传道解惑。这可是几辈子都求不来的事情,弟子们哪能不激动?

众弟子如此给面子,鬼祖也是老怀大慰。清了清嗓子之后,淼淼道音开始回荡在广场上,不消片刻,弟子们便皆都流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完全沉浸到他对武道天道的讲解当中。

“两位师姐,多日不见,小弟对你们甚是挂念啊,来来来,让咱们找个僻静之处,好好说说话。”杨开见鬼祖游刃有余,便没有再多留的心思了,一手拉着苏颜,一手拉着夏凝裳,恬不知耻地便往外走。

“师弟!”苏颜俏脸通红,嗔了他一眼道:“来日方长,今日太上长老述道解惑,机会难得,我想留下来……”

“我也想留下来……”夏凝裳眼巴巴地望着杨开。

“机会多着呢,你们要是想的话,改天我让他单独给你们讲。”杨开嘿嘿一笑。

正在台上意气风的鬼祖听到这话,险些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心想老夫何等人物,竟被这小子拿来取悦女子,当真是耻辱啊耻辱。

“这不好吧,太上长老毕竟是太上长老……”夏凝裳有些担忧。

“没什么不好的。”杨开无视了鬼祖的眼神,嘿嘿轻笑道:“他还要找你炼丹呢,等你给他炼丹的时候,让他给你们传道就是了。”

“太上长老要找我炼丹吗?”夏凝裳朝鬼祖那边瞅了一眼。

鬼祖心头一震,心想这女子难道就是杨开口中所说的那位虚王级炼丹师?是了,当时他说自己的师姐是一位虚王级炼丹师,而这女子身上确实带着一股浓郁的丹香味,明显常年跟丹药打交道。

果然就是此女!

一念至此,鬼祖连忙挤出一丝笑容,冲夏凝裳微笑颔,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同时口中依然不停,继续述道。

“瞧,太上长老已经答应了。”杨开打蛇顺棍上,拉着苏颜和夏凝裳飞奔而去,也不给两女迟疑的机会,两女脸色羞的通红,纷纷低着头,不再吭声了。

半道上,夏凝裳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道:“对了师弟,阳炎姑娘她……”

“我知道!”杨开打断了她的话。

刚才返回凌霄宗的时候,杨开就已经察觉到了阳炎的神念扫过自己的身体,一闪而逝,所以他几乎可以肯定,阳炎已经苏醒!

那被誉为传说般的星空大帝,已经回归!

不过他现在没时间去处理阳炎的事,还是跟苏颜和夏凝裳先说会话要紧。

……

五日后,百花居。

杨开施施然走了进来,悠一进入,一个妙龄少女便忽然从空中翻滚过来,身在半空之中,纤细苗条的小腿便扫了过来,那小腿上不带丝毫能量波动,似乎只有肉身之力。

杨开的脸色却是凝重至极,口中低喝一声,身子往下一沉,右臂横挡了过去。

轰……

宛若两座大山以极快的度撞击到一块,空气中出猛烈的爆破之声,杨开脚下的地面,骤然化为齑粉,那对杨开忽然起攻击的妙龄少女却是惊呼一声,倒飞了回去。

人在半空中,灵巧地翻了几滚,优雅地落了下来,一边弯腰揉了下自己的腿,一边气鼓鼓地瞪着杨开:“宗主叔叔你的身体是钢铁铸就的嘛?疼死我了!”

说话间,险些要挤出几滴眼泪下来。

“小妮子。”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她,“每次见到你,都要跟我较量一番,怎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