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就凭你们两个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就凭你们两个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h2武炼巅峰/h2

h1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就凭你们两个?/h1

divalign=center

通玄大陆,一处人杰地灵,钟敏毓秀之地。去眼快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此地有九座主峰,环绕而成,本是闻名天下的九天圣地,武力之尊,强者之多,冠绝整个大陆。

不过在好些年前,那九天圣地中的人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有传言说,他们被九天圣地之主带往了广袤的星域,也有传言说,他们招惹了极为强大的存在,被人灭门,种种说辞,不一而足,却无能知晓内幕。

不过不管怎么说,九天圣地已经是了无主之地。

许多宗门家族盯上了这块宝地,在九天圣地的弟子消失殆尽之后,为争夺这块宝地,发生过无数次摩擦争斗,死伤不计。

最后,这块宝地沦落到了两位名叫林宇豪和易正凯的武者手中。

两人都是闲云野鹤般的人物,名声不显,从不过问世事,只论风花雪月,美酒佳人,一直以游历整个大陆,见识各地风情为人生目标。

当日偶然路过九天圣地,见此地灵气十足,山清水秀,便毫不客气地将之霸占。

他们都是入圣三层境的强者,那些阿猫阿狗般的宗门家族哪敢有什么反抗?虽不甘心,却也只能罢兵退去。

这一住,便是好几年的时间,两人也逐渐习惯了此地,竟留了下来,一直没有离去。

此刻,在九峰中的某一座主峰上,两人对坐在凉亭之中,煮茶论道,逍遥自在。

凉亭内,十几位身段婀娜的妙龄少女服侍在旁,纷纷美眸冒着异样光芒。流转在两人身上,这些少女,皆都是两人在游历大陆之时救回来的女子,或是家破人亡。无家可归之人。或是被恶徒欺辱,无力反抗之辈。

两人心性洒脱。不与人争,不与世争,风姿不凡,英俊倜傥。虽有入圣三层境的顶尖修为,却和蔼可亲,自然是及得这些女子的爱慕敬仰。

此刻,两人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黑白两子纵横交错,两人之棋道与他们的心性也极为吻合,棋盘上不见丝毫肃杀之气。诸多围而不杀之局让人看的叹为观止。

“易兄,前日听到消息,金钱宗也被那伙来历不明之人给灭门了,门中上下三千人。死了死,逃的逃,剩下的人似乎也全都被奴役了,那些外来之人当真可恶的紧。”林宇豪优雅落下一子,眉宇间隐约有些忧虑之色。

易正凯捻子不落,抬头看了林宇豪一眼,淡淡道:“林兄是想出山了?”

林宇豪轻笑一声,打开手上折扇,随意地扇了扇,口上道:“当日你我二人结为兄弟,曾发誓言,此生只求自在,不造杀孽,若有违背,天打雷劈,外间之风云变幻,惨绝人寰,家破人亡,又与我何干?”

“林兄果真如此想?”易正凯似笑非笑地望着林宇豪,一针见血道:“怕不是这样吧?林兄这几日心烦意乱,连棋道都有所变化呢。”

后者低头抽了抽面前的棋盘,讪讪大笑:“哈哈,果真是呢,刚才那一子似乎是落错了。”

“林兄没有落错,只不过……林兄心中有杀念了!”易正凯这般说着,神色凝肃地落下一子,刹那间,整个棋盘上的氛围陡然一变,由原先的风平浪静转变为杀机凛然,那森冷的杀气似乎是要透出棋盘,直冲九霄。

林宇豪脸色微变,淡淡道:“易兄又何尝不是?”

易正凯哈哈大笑:“你我果然是兄弟,连心中所想也一样。”

林宇豪微微叹息一声:“这些年来,你我二人只顾自己逍遥自在,却从未理会过这大陆上他人生死,就连这些丫头……”

他瞧了一眼环侍在四周的少女们,面上浮现出一丝愧疚:“也是实在看不下眼了,才把她们带回来的。逍遥了大半辈子了,我有时候在想,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吗?”

“当年骨族复苏,你我二人没有理会,却是那人妖魔三族强者,在九天圣地之主的带领下,击溃外敌,捍卫了这片大地。若没有当年的九天圣地之主和那三族强者,你我二人又如何能继续逍遥下去?只怕早已被骨族吞的骨头都不剩了,又哪来的今日煮茶论道?”

“不错。”易正凯颔首道:“林兄所想,正是易某心中所念,当年……应该与人妖魔三族强者共进退啊,便是身死道消,也落个问心无愧。”

“每每想起当年之事,林某就心中难安,这片大地之晴朗是他们用命换回来的,我二人却肆意享受挥霍,可是我二人……又哪有这个资格。”林宇豪愧笑不已。

易正凯眯起了双眼:“现在机会来了,林兄要不要与易某一道,效仿那九天圣地之主,弥补当年心中之憾事?”

“自当如此!”林宇豪霍地起身,豪气干云,“这片大陆生我养我,又怎能看着那些外来之人肆意妄为?当世之中,也就你我二人修为最强,你我若不出山,谁又能举得起这铮铮大旗?”

“说的好!”易正凯拍案而起,“既然林兄已有决定,那易某便拼上性命,鼎力相助!”

“就凭你们两个?”一个不屑的声音忽然响起。

正意气风发,热血奔腾的林宇豪和易正凯两人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般,整个人陡然间神色大变,扭头望向四周,口中喝道:“何人鬼鬼祟祟?”

话落,一个青年忽然从不远处诡异现身,面上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一步步地凌空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