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虽然有的药材药效流逝,但胜在数目巨大,倒也不是小的收获。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你没私藏吧?”杨开斜眼看着吕归尘。

“不敢不敢。”吕归尘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如今人在屋檐下,他哪里敢让杨开找茬?连忙赌咒誓,若自己私藏便天打雷劈云云。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且退下吧。”杨开不耐地摆了摆手。

吕归尘却站在原地没动,一脸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

“少侠……那个,那个,那个本源……”

“这你也是你能问的?”杨开脸色一沉,眸中寒意陡增,一股无形的神识力量冲击出去。

吕归尘顷刻间如遭重创,识海防御被瞬间撕裂,头疼欲裂,踉跄往后退去,脸色都白了。

吃了这一下,吕归尘大惊失色,立刻知道自己之前猜测的不假,杨开若真想杀他的话,不过如杀鸡屠狗……

抬头望去,面前哪里还有杨开的踪迹,他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原地。

苦笑一声,吕归尘连忙盘膝坐下,运转功法,催动圣元疗伤。

悬空大6某一处,山清水秀,杨开现身此地。

“风景不错,就这里了。”他自语了一声,然后放出几只血兽,让它们散在四周警戒。

虽然悬空大6上如今只有吕归尘一个外人,杨开也敢肯定他不敢贸然来打扰自己。但凡事都有个万一,放出几只血兽守护的话。杨开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旋即,他祭出了自己炼丹所用的紫虚鼎,又在空间戒中寻找着药材。

“炼什么丹好呢。”杨开神念在空间戒中扫视着。

他这一次炼丹主要是为了引动突破的气机,所以炼制什么丹都无所谓,他需要的只是利用炼丹带动自身融入这天地之中罢了。

“紫阳草,百叶莲……咦,连空心果都有,齐了。就炼悟道丹好了,正好突破之后,可以服用一下巩固境界。”很快,杨开便做出了决定。

主要是炼制悟道丹的材料,他如今全部都有,最是方便。

将各种药材一一取出,摆在自己身边。杨开这才伸手掐着法决,伸手朝紫虚鼎一指。

神识之火顷刻间灌入其中,紫虚鼎温度骤然上升。

一株株药材被杨开有条不紊地投放进丹炉之中,神识之火的大小也时刻变化着,杨开的炼丹之道,前期传自炼丹真诀。也得到过通玄大6天藏老人的一番指点,后期是传承自丹道真解,所学无一不是最顶尖的炼丹之术。

再加上他是不是地与夏凝裳在炼丹之道上的探讨,所以在炼丹术上,他有不菲的造诣。

各种法印不断地被打进紫虚鼎中。一个又一个灵阵在鼎内幻灭幻生,杨开的神态专注无比。逐渐地抛弃了所有的杂念,一心扑在炼丹之上。

他的气息也开始与这天地相溶,似乎整个人都化为了天地的一份子。

炼制一枚灵丹,工序繁冗,并非只是简单的凝练出药液,让药液在丹炉内相互作用就可以了。

在什么时候用多大的火候,在什么时候刻画什么样的灵阵,该用什么样的炼丹法决,每一步都有严密的讲究,做错一步,时机把握的稍差一步,就有可能炼制失败,即便成丹,丹药的品质也不会太高。

炼丹术是及其考究心神和毅力的大道。

杨开有神识之火,在炼丹方面有极好的优越条件,所以他炼制丹药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比一般炼丹师都要短少很多。

尤其是配合上七彩温神莲的恢复功效和他的强大神魂力量,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动用神识之火。

时间缓缓流逝,紫虚鼎内传出咕噜噜的声音,那是各种珍贵的药液在其中相互作用,生神奇的转变过程。

一缕淡淡的异香从鼎内飘出,嗅之让人神清气爽,这是丹药开始凝结的征兆。

杨开的脸色却变得更加凝重,他一招手,一只在远处警戒的血兽便化为金血丝,飞射回他的手上。

金血丝如一缕金红两色的轻烟,在杨开指尖舞动着。

随着舞动,金血丝逐渐重新化为金色的光芒,而那红色则被剔除,凝聚成一团红雾。

那雾气之中,隐有兽吼之声咆哮而出,时而还幻化出一只妖兽的模样。

“别闹,用你炼丹是你最好的归宿,老实一点。”杨开伸手抓住那一团红雾,轻笑着说道。

那颇有灵性的红雾似乎察觉到不妙,不但没有安稳,反而更加折腾了。

杨开冷哼一声,直接将红雾投进了丹炉之中。

丹道真解中,最后一句话可是说过,丹药有灵,才能称为灵丹!

杨开参悟很久,才总算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丹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通灵,除非放置时间太久,而且放置在灵气极为浓郁的环境之中,天时地利,经历无数年才会生出丹灵这种东西。

既然丹药无法无缘无故地通灵,那自己给它灌入灵性便可以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用妖兽的内丹作为丹引!

妖兽内丹中,包涵了妖兽的精气神,是最好的丹引了。

杨开手上虽然没有什么高等级内丹,但是他有血兽。

一样可以用来当做丹引!

这一次是炼制虚王级灵丹,丹引必不可少,杨开只能借助血兽一用了,虽然如此一来,血兽会减少一只,但与悟道丹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血雾被投入紫虚鼎之中,顷刻间。鼎内就仿佛生了什么不得了的连锁反应一般,出惊天动地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