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怎么会这样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怎么会这样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又逗比了啊……突然现第一千八百零二章的标题错了,不是“再临通玄大6”,而应该是“再临悬空大6”,这个,这个,咦,那边有飞碟……

…………

捡回一条命的吕归尘只感觉浑身都软了,遍体生汗,风一吹,冰冰凉。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你若是敢匡我,我叫你想死都死不了。”杨开冷冷地望着吕归尘,“说吧,关于这大6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吕归尘脸色煞白,咕咚吞了口口水,祈求地望着杨开道:“能不能让这两只妖兽先退回去……”

两双血色的眸子盯着他,他一颗心脏都噗通噗通乱跳,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委实不好受。

杨开冷哼一声,心中下达一个指令,尾冠蛇和星皇龟立刻重新化为金血丝,朝杨开飞回。

吕归尘不禁抹了一把冷汗,瞧了一眼杨开,现他正不耐地望着自己,连忙道:“我告诉你这个秘密,你能保证不杀我?”

“你的命没你想的那么值钱,杀你饶你不过在我一念之间,就看你说的秘密价值大不大了!”

“大!”吕归尘身躯一震,“本座……咳咳,我敢以性命担保,你对这个秘密绝对会感兴趣。”

“废话少说,再啰嗦你就死定了。”

“是是是……”吕归尘身子一抖,不迭地说道:“我若是告诉你,这块大6诞生了自己的本源之力,你信不信?”

“本源?”杨开眼睛一亮,眸子中爆射出骇人精光,沉声道:“你如何知晓的?”

“我在这里待了几十年啊。”吕归尘苦笑一声,“几年前的某一日,我正在闭关,突然感觉这块大6的灵气涌动有些不太寻常,地底更传来了一个模糊的讯念,我本以为是什么异宝出世。便放出神念查探,哪里晓得神念才一放出,便被那股力量牵扯了进去。当时我看到了一团耀眼的光芒,那光芒给我感觉就像是是新生的婴儿,正好奇地跟我接触,可当我想一窥究竟的时候,又被它给排斥了出来。我当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那应该就是这块大6的本源,至于是不是……我也不敢太肯定。”

他语极快地将这事说完,然后忐忑不安地望着杨开。

“本源!哈哈,看样子那真的是本源了。”杨开大笑起来。

当年他在悬空大6上,神念穿梭虚空的时候。无意间深入过悬空大6的地底深处,在那里,他确实见到了一团光的能量,那能量庞大骇人,杨开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时候他的实力不高,对那团能量无能为力,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在那团能量之中附上了自己的一道念丝。

正是依靠这一道属于自己的念丝,杨开才能准确地定位悬空大6的位置,返回此地。

此刻听吕归尘这么一说,杨开立刻确定,那绝对就是本源无疑了!

如果说悬空大6是一颗小巧的星辰,那么吕归尘和自己当年看到的,正是星辰本源。

只不过,当年自己看到的星辰本源还在成长之中。并没有完全诞生,而吕归尘看到的,则是才刚刚诞生的星辰本源。

这块悬空大6,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在未来还真有机会兑变为一颗真正的修炼之星。

“少侠,我……”吕归尘察言观色,也不知道杨开打算如何处置他。紧张兮兮地开口问道。

“待在那里别动,敢擅自行动,你就死定了。”杨开说完之后,便感应了一下自己几十年前留下的念丝所在的位置。身形一晃,便要离开,不过很快,他又回过头来,扔给吕归尘一个戒指,道:“把你这些年的收藏全部装起来。”

话落,他已消失不见。

吕归尘拿着久违的空间戒,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杨开消失的位置,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脸的心有余悸。

他刚才根本不知道杨开到底是如何离开的,如此看来,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简直无法计量,可笑自己刚才还以为若是拼死搏斗的话,最起码也能给他造成一些创伤。

真要是这么做了,自己只怕早已死无全尸。

愣了许久,吕归尘才垂头丧气地朝某个方向飞去,准备将自己这些年采集到的好东西装进戒指中。

天才地宝虽好,可也要有命享用才行,如今杨开的拳头比他大,他哪还敢有些反抗?

地底深处,杨开费了很大的力气,这才闯了下来。

这里应该距离地表最起码上万里左右了,而这此地,却有一块空旷的空间。

空间正中心位置处,有一团光的能量,散着柔和的光芒。

正是杨开几十年前看到的那一团能量。

不过此刻的它,似乎比当年更加小了一些,凝练了一些,而且当杨开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一团能量中竟生出一股强烈的排斥之力,欲要将他推出这片空间。

杨开站在原地,坦然若素,任凭那股排斥的力量如何强大,他也不动一下身子。

紧紧地盯着那团光的能量,杨开神色大喜:“果真是本源。”

他是幽暗星的星主,炼化过幽暗星的星辰本源,在这方面自然是有一定的权威的。

悬空大6的这一团本源与幽暗星的本源比较起来虽然有很大的差别,可绝对是本源之力无疑,那其中蕴藏的力量骇人恐怖,非人力能够抵挡。

“哈哈,竟然将我留下的念丝也融合了进去,这岂不是说就是我的东西了?”杨开又观察了一会儿,不由地兴奋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当年留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