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你拭目以待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你拭目以待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他们哪里去了?”星空中,倪广,鬼祖和雪月左右眺望。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在一刻钟之前,他们就丢失了紫龙父子二人和许巍的身影,当时只遥遥地见到紫龙等人所在的方向出现一件秘宝闪烁的光华,很快,紫龙等人就远遁而去。

“他们到底用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度忽然变得这么快!”雪月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如今她只能追着紫龙来确定杨开所在的方向,一下丢失了紫龙的踪迹,让她到哪里去找杨开?

杨开带着不老树,势必会招惹无尽祸端,她可不放心让杨开独自一人行动,自己等人赶过去的话,最起码也能帮他一把。

“破空梭!”倪广眸露精光,“原来紫星真有破空梭这种东西,我一直以为传言是假的。”

“破空梭?很厉害嘛?”鬼祖问道。

“那是大帝亲传之物,你说厉害不厉害?”倪广悠悠地看了他一眼。

“大帝亲传?”鬼祖脸色一变,低呼起来。

“这么说倒也不算正确。”倪广沉吟了一下,道:“是大帝传下来的炼制方法,由紫星的炼器师炼制出来的。”

“吓我一跳。”鬼祖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若真是大帝亲传下来的宝贝,那这个星域只怕无人能挡,不过只是由大帝传下炼制之法的话,倒是没那么骇人了。

“就算如此,破空梭也是整个星域度最快的秘宝了,如今我们已经丢失了他们的踪迹,要如何去追?”倪广眉头紧皱,星域这么大,天知道杨开和紫龙等人朝那个方向去了?

他们只要在方向上偏差一丝一毫,就会谬之千里。

“嘿嘿,幸亏老夫留了一手。”鬼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声笑了起来。

“哦?你有办法?”倪广诧异地看向鬼祖,原本失望的眼睛中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恩。且等片刻。”鬼祖说着,忽然一甩手,将万魂幡祭出,紧接着,双手快地掐动起来,一个又一个玄妙的印决出现,片刻后。他神色凝重地在万魂幡上一点,口中厉喝道:“去!”

那万魂幡微微一晃,骤然化为一道黑气,朝某个方向飞出。

“随老夫来!”鬼祖一招手,追着万魂幡的方向离去。

倪广带着雪月跟上。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原本空无一物的星域处。一道模糊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现,这人整个人都呈现出半透明的形态,身上的气息和生机波动被压制到了极限程度,若不近距离查探的话,只怕根本无法察觉到分毫。

这人赫然便是星河之脊的长老孔法!

他来到鬼祖等人之前停留的位置,往着鬼祖等人离去的方向,内心深处天人交战。

跟。还是不跟?

跟上去,以他虚王一层境的修为,只怕危机丛生。

可是不跟上去的话,明知不老树就在前方,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

只考虑了片刻,孔法便一咬牙,悄悄地尾随在鬼祖等人身后,跟了过去。

面对不老树的诱惑。孔法根本无法抵挡!他希望自己的运气能够足够好,那些强者们拼的两败俱伤的时候,他能浑水摸鱼。

武道无涯,星域无边。

这一场在无边星域中进行的数波人马的追逐,整整持续了五个月时间。

杨开一直一马当先,一脸云淡风轻地逗弄着追击自己的紫龙三人,他的状态早已全部恢复。想要摆脱紫龙等人,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他没有这么做。

他准备给紫龙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所以一直不紧不慢地在前方奔驰,察觉到后方的破空梭度变慢之后。便主动停一会,等待他们追上来。

在他后方,破空梭内,紫龙父子二人气的七窍生烟。

整整五个月,他们居然一直无法追到杨开,紫龙简直不敢相信一个返虚镜能有如此持续的迅疾度,如此恐怖的毅力和用之不竭的力量。

他早就察觉不对了,杨开的做法让他有一种在钓鱼的感觉——杨开是钓鱼之人,而自己等人便是愚蠢的鱼儿。

可就算察觉不对,紫龙也无法轻言放弃。

事情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放弃等于失败,紫龙如何能接受?

所以他咬着牙,追击在杨开身后。

服用过一次大皇血丹的许巍,再一次变成了皮包骨的模样,而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情况更为严重,他的双眸都变得浑浊无比,眸内有点点白芒,端坐在阵法内的枯瘦身躯更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奔赴黄泉的样子。

紫东来时不时地喝骂他一声,许巍也没有力气回应。

他这种情况,换做一般的武者早就死的硬邦邦了,多亏了许巍是虚王境的强者,才能勉强维持自己最后一口生气。

不过这一次事情之后,他也肯定是废人一个了,只怕活不了多久。

而再后方,则是施展了秘术的鬼祖,带着倪广和雪月,一边查探杨开所在的方向,一边全力奔赴。

孔法吊在最后,似乎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时间太久了,老鬼,你确定杨开还活着?没被紫龙抓到?”倪广一边追在鬼祖身后,一边高声问道。

“恩,杨小子安然无忧,你放心就是,老夫当日在失落之地在他体内留下了一道万魂幡的副魂,他若死了,那副魂也必定魂飞魄散,如今老夫就是依靠万魂幡与副魂之间的微妙联系才能确定位置,这一点老夫自然可以肯定。”

“如此便好。”倪广说话间,瞅了雪月一眼,见她也是大松一口气的样子,不由地暗叹一声。

这一趟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