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悲惨的许巍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悲惨的许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紫兄,何必呢!”许巍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许某从始至终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若真想杀我的话,许某也没什么反抗的能力。但是紫兄别忘了,那小子可是说他会一直隐匿在裂缝之中,令公子不过是返虚三层境修为,若是被那小子偷袭得手的话,后果会是什么,紫兄应该清楚。”

“这一点本座当然知晓。”紫龙神色依旧淡漠,“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犬子安危,本座自会注意的。”

“话不能这么说。”许巍摇了摇头,“有老夫在的话,多少也能分散一下那小子的注意力不是吗?”

紫龙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沉思的模样,好一会,才抬起眼帘道:“许长老说的不错。”

许巍顿时轻呼一口气。

“不过……许长老你自己的情况如今也不容乐观啊,即便能牵制,又有多大成果?本座倒是很乐意趁此机会将你杀了,为我紫星早年逝去的那些弟子报仇雪恨。”紫龙微眯着眼睛,眸中隐有杀机闪烁。

许巍刚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暗暗叫苦的同时也在心中将杨开骂了个狗血淋头,若非杨开刚才的那一下偷袭,他何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叫天天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紫龙冷哼一声:“许长老,莫说本座不给你机会,本座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杀了你,一了百了!”

许巍咬了咬,沉声问道:“第二呢?”

“交出你的神魂烙印,从今以后,听从本座号令!”紫龙背负着双手,老神在在地望着许巍,“你自己选择吧,你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想必会做出明智的决定!”

“交出神魂烙印!”许巍脸色一冷,几欲要跟紫龙当场翻脸。不过一想起可能会有的后果,还是强硬地将怒火压制了下去。

交出自己的神魂烙印,那就意味着自己以后必须得听从紫龙的吩咐了,如若不然,他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生不如死!

可若是不交,自己必死无疑!

许巍赫然现,紫龙比杨开更让他厌恶!

杨开不过是耍些心机手段。嘴上不绕人,可是紫龙,身为紫星的主人,星域中鼎鼎大名的人物,竟然也做这种落井下石的龌龊事,实在是为人不耻!

“时间不多。本座的耐心也有限,许长老,你快些考虑。”紫龙话语虽轻,但落入许巍的耳中,不啻却是催命符一般让他煎熬万分。

他面露为难之色,好一会,才一咬牙道:“好。老夫认栽了,你想要老夫的神魂烙印,老夫给你就是!不过,还请紫兄日后不要太过为难老夫!”

紫龙满意地点点头,道:“本座自然不会为难你,因为……收取你神魂烙印的并非本座,而是犬子!”

“什么?是紫东来?”许巍大叫一声,望向紫东来。面上一片愤怒的神色。

紫东来也怔了一下,不过下一刻,便神色狂喜,感激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即便他是紫星的少主,也有一些权利能够调动紫星的虚王境强者为他做事,但是这种调动也很受局限的,那些虚王境强者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

想让他们替自己做事。每一次都是付出点代价才行的。

可是如今却有一个机会能让自己彻底掌控一个虚王境强者,这种好事不啻于天上掉馅饼,紫东来一下子幸福的晕乎乎的,对自己的父亲感激涕零。

念头转过。紫东来脸色一沉,望着许巍道:“怎么,许长老莫不是认为以本少主的身份,没资格掌控你的神魂烙印?若是如此的话,本少主不要也罢,本少主从不做那强人所难之事。”

他这一番说辞倒是说的像模像样,不失紫星少主的身份,但许巍却是在心中破口大骂起来。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还有他反抗的余地?更何况,他此前已经做过出退让,尽管现在知道事情跟自己猜想的不太一样,也没多大抗拒心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退让一步之后,就会退让第二步,第三步……

想了想,许巍挤出一丝笑容道:“少主严重了,少主人中之龙,未来成就必定高于老朽,老朽哪敢这么想?能为少主效力,是老朽的荣幸。”

“你很不错!”紫东来微笑起来,这一刻,被杨开搞出来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紫东来心情愉悦到了极点,心中暗暗狠,若是再见到杨开,必定要让许巍将他击杀,出一口心头恶气。

许巍虽然因为七曜宝光的缘故缺了一臂,但是这种损伤对他虚王境的实力其实并没有多大影响,只要休养好,他依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强者。

“许长老,请吧!”为免夜长梦多,紫龙催促起来。

许巍即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凝练出自己的神魂烙印,一步步地朝紫东来走去,来到他面前,将自己的神魂烙印刻在他的体内。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紫龙一直警惕地望着他,让他根本没有耍什么手段的机会。

做完这一切,许巍怅然若失。

从这一刻起,他便不再是遗弃巢穴的长老了,而是跟随在紫东来身边的一个仆人,一个打手……再也没有了自己的自由。

心中这么想着,许巍忽然脸色一变,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识海骤然翻腾起来,脑袋中传来让他几乎无法忍受的痛楚。

绕是他身为虚王境强者,也抵挡不住这种折磨和煎熬。

他不禁惨叫起来,身形僵硬地倒在地上,手抱着头颅,不断地翻滚着。

他很快意识到到底生了什么,强撑着精神,咬牙道:“少主,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