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三十章 自己的打算

第一百三十章 自己的打算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四人果然已经恢复完毕,就在这里等待着杨开,聂咏等的相当不耐烦,嘴里一直不停地嘀嘀咕咕。

待杨开到来之后,蓝初蝶才深吸一口气,饱满的胸脯一阵夸张的膨胀,那紧缚在身上的上衣仿佛要崩裂开,美眸环视四周:“准备好了么?”

“早就准备好了!”聂咏振奋不已。

“那就再来一次。”说罢,扭头看着杨开:“要不要换别人来牵制那些石雕?这毕竟是个危险的活。”

“不用,我试过一次,已经有了经验!”杨开摇了摇头。

他还真不愿意去跟石雕作战,这种全身没血没肉的家伙,打起来自己手脚都疼。

“那行!这一次也看你的了。”蓝初蝶微微一笑。

每当她在这种时候冲自己笑,杨开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就好像是在执行危险任务之前,她恩赐给自己一个笑容似的。

换做聂咏的话,恐怕会大受鼓励,但放在杨开身上,却总感觉没什么味道。

闷声不吭,杨开迅速朝石雕聚集的位置冲去。

这一次果然又是引的石雕齐齐追出,不过蓝初蝶他们的运气却是不太好,最后拦截的时候,不小心多拦住一个石雕,让他们应付的手忙脚乱,险些造成伤亡。

杨开最后也引回来两个石雕,一番蹂躏,皆都变成了碎石。

这一次倒是人品爆棚,竟一下获得了两个小石人。

如此一来,小石人的数量就已经有四个之多。这个小队伍也就只有五人而已,只要再凑够一个,就可以每人分一个。

杨开满是期待,他最缺的就是武技,当然想先分一个小石人到手,然后增加自身的战斗力。

接下来的几天,五人一直停留在这乱石岗中,不停地将石雕引出来截杀,每一次战斗后,众人都是休息半日,然后再周而复始。

也不知运气问题还是怎么了,自从那一天获得了四个小石人之后,小队已经打碎了足足三十个石雕,竟是再无所获。

这与预期的结果大相径庭,让每个人都有些失望。

而且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引蛇出洞,杨开发现这些石雕越来越难对付了。倒不是说它们的实力变强,而是很难再将它们分开。

有一次蓝初蝶他们在后面拦截的时候,竟一下吸引了十几个石雕过去追杀,导致他们也只能望风而逃。

那一次,众人在乱石岗中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才将石雕全部摆脱。

行动越来越危险,可第五个小石人却是怎么也不出现了。

又是一次艰辛的战斗,依然没有收获,五人休息半日后集合在一起商讨着。

“要不就这样算了吧,我感觉再进行下去恐怕要出事啊。”聂咏有些担忧。

左安闷声道:“现在只有四套武技,我们却有五个人,怎么分?”

一阵沉默,没人会主动让出自己能得到的那一份利益,这几天大家都是出了大力的,就指望能得到一套地级的武技呢。

聂咏又把主意打到了杨开头上,轻笑道:“之前蓝师姐也说了,得到的东西按各自出力多少来分配的。杨师弟实力最低,出力最少′这武技便不要了吧?”

杨开嘿嘿冷笑地望着他。

聂咏又道:“当然,杨师弟也算是出了力,什么都得不到也说不过去,我们每人补偿他一些银两如何?”

左安眉头一皱,露出了沉思的表情。这个提议显然让他动心了。

杜忆霜坚决道:“不行,一套地级武技岂是些许银两可以弥补的?”

杨开依旧冷笑,虽然在看着聂咏,可他眼角的余光却在瞄着蓝初蝶。他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女人会怎么说。

她的态度,将决定杨开接下来的动作。

蓝初蝶竟是一直默不作声!

杨开冷笑更甚!

尴尬的沉默持续了许久,蓝初蝶才不得不开口:“这样吧,我们再来一次。看是否能得到最后一个小石人。若实在不行,那我们中间必定有一人没法获得地级武技。但我蓝初蝶在此保证,那得不到小石人的某一位,也绝对不会吃亏,待回到宗门之后,定会想方设法给予补偿!”

她的话看起来是对四个人说的,其实杨开知道她主要是告诉自己。

在场众人中,杨开的实力最低,能给予小队的助力最小,蓝初蝶要得罪人,也只会选择得罪杨开。

“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诸位一定要用心才行!”蓝初蝶说着站起了身,扭头看向杨开,温柔地笑着:“杨师弟,又要劳烦你了。”

杨开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沉默点头,然后起身朝石雕那边走了过去。

察觉到他态度的冷淡,蓝初蝶美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歉意,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引动石雕这种事杨开这几天做了好多次,自然是驾轻就熟。只不过这一次,他有了另外的打算。

照旧来到那些石雕前方,一步步地逼近着,待到它们全动了之后,杨开才有条不紊地朝后跑去,一边跑一边观察最后方的几具石雕的动态。

待到后方那几具石雕拥挤到一起之后,杨开才满意地撒腿飞奔。

一如既往地冲过其他四人埋伏的地方,几十具石雕轰隆隆随之而来。

蓝初蝶等人看准时机出手拦截,可这一次,最后面的几具石雕却是一起被拦了下来,足足有四个之多。

蓝初蝶面色一变,连忙喊道:“聂咏,招呼两个带走!”

“为什么是我!”聂咏面露惊慌之色。

杜忆霜冷声嘲笑:“你不是一直说牵制石雕是最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