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还知道害羞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还知道害羞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忌恨许巍利用自己来脱身,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所以趁着许巍嚣张大笑,神情放松的那一瞬间,直接就是一招生莲秘术轰了过去。

这还没完,他手腕一抖,龙骨剑滴翠已经激射而出,伴随着高昂的龙吟之声,一条碧绿巨龙摇头摆尾地朝许巍扑去,张开的血盆大口中喷出腥臭的气息,具有极强的毒性和腐蚀性。

许巍的笑容顷刻间僵硬在脸上,眼珠子不禁微微颤抖。

他根本没想到杨开一个虚王境出手竟如此不凡。

下一刻,他便察觉到一股精纯的神魂力量轰击在自己的识海屏障上,将自己虚王境级别的识海屏障轰的摇摇欲坠,裂出一道缝隙,那精纯的神识力量顺着缝隙侵入自己的识海之中,化为一朵莲花,汲取识海力量,徐徐绽放。

头疼欲裂!许巍忍不住惨叫一声,匆忙稳住心神,催动识海之力,对抗那诡异的莲花。

好在他修为不弱,虽然在猝不及防间被杨开阴了一把,倒也不至于一败涂地,识海力量一经催动,那一朵徐徐绽放的莲花便被彻底压制住了。

不过想要驱除,却得花费一些手脚才行。

许巍根本没时间再去理会识海中的异常,因为那一条碧绿巨龙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扑到了他面前,在这巨龙面前,他就如蝼蚁一般渺小。

眼看着巨龙就要将他一口吞噬,许巍一咬牙关,身上的殷红光芒更胜几分,速度暴增,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巨龙一击。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人已在十里之外,不过脸色却微微有些苍白,呼吸急促。

他先是跟孔法逃窜了许久,后又跟无数幻空蝶大战。再施展了两次消耗巨大的秘术,更被杨开用生莲秘术偷袭……

即便他是虚王境强者,一时半会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怨毒地回过头,望着被前仆后继包裹住的杨开和雪月。嘶声厉吼道:“小子,你最好祈祷自己死在这里,否则本座定叫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身为虚王境,大意之下竟被一个返虚镜的小辈给偷袭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好在刚才那一幕也没别人看到,至少让他保留了点颜面,叫嚣完之后,他也不做停留,立刻遁走。

许巍并不认为杨开和雪月能在那么多幻空蝶的攻击下活命!

就算是他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一定有把握逃出生天,否则他也不会千方百计想要利用两个小辈了。

“哼!”杨开冷哼一声,驻足原地没再前进了。

被许巍这么一耽搁,他与雪月已经无路可逃。

现在包围他们的幻空蝶。比刚才的还要多出一倍,毕竟许巍已经不见了踪影,之前攻击他的幻空蝶都纷纷转移了目标。

二十多只血兽再一次被杨开释放出来,环护在四周,吸引幻空蝶的注意力,龙骨剑所化的碧绿巨龙也加入阵营之中,大放异彩。

而站在杨开身边的雪月则神色凝重。鼻尖上满是汗水,那手钏秘宝被她不断地祭出,圣元消耗巨大,可她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一边击杀着敌人,一边往口中塞着灵丹。恢复自身的圣元。

甚至连她的伴生妖灵——獬豸,也都被雪月给释放了出来。

这伴生妖灵极为强大,单论战力,丝毫不逊于雪月本身,多年前在帝苑之中。雪月曾经用这伴生妖灵与扇轻罗的天月魔蛛大战过一场,不分上下,可见其凶残程度。

即便这样,也依然无法挽回局势,血兽们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散的样子,防御圈也一度被缩小。

“你怎么一副毫不担心的样子?”雪月忽然扭头望着杨开,表情奇怪地问道,手上动作并没有闲着,一招招威力巨大的秘术打出去,总能击杀一片片的幻空蝶,缓解血兽们的压力。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杨开竟然一脸的云淡风轻,丝毫没有陷入穷途末路该有的紧张神态。

“担心什么?”杨开呵呵一笑,一边反问,一边操控着金血丝,精准地收割着幻空蝶的性命。

“你不怕死吗?”似乎被他的神态感染,雪月的表情也镇定许多。

“废话!”杨开撇了撇嘴,“谁不怕死?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着来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雪月怔了一下,旋即瞪了杨开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杨开嘿嘿干笑一声,没再接话。

眼前的局势虽然看起来危险至极,但对他来说,其实非常容易化解,他至少有两种办法,可以摆脱这些幻空蝶的纠缠。

最简单的自然是祭出玄界珠,带着雪月躲进玄界珠里,到时候自己两人没了踪影,幻空蝶也不可能再在此地逗留。

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撕裂空间遁走!

这里的空间力量波动虽然混乱,也能干扰到他使用空间力量,但是一次性遁走个一两百里还是不成问题的,就怕不一小心在虚空之中会遭遇什么危险。

两种方法都是很有效的方法,杨开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

但是……这势必要暴露自己的一些底牌,尤其是玄界珠,这种东西内部自成一方天地,其存在太过匪夷所思,杨开不太敢在雪月面前暴露。

毕竟她是恒罗商会的少主,自己与她的关系也没有好到那种可以分享秘密的程度。

所以他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做才能两全其美。

“杨开……”雪月忽然又悠悠地喊了一声。

“什么?”杨开扭头朝她望去,觉得她的语气此刻似乎有点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