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历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除此之外,还不断地有一些杨开根本没见过的面容从脑海中闪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杨开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对这些人无比熟悉,甚至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地魔、凌太虚、楚凌霄、绯雨、力丸、飞箭、苍炎、丽蓉、寒菲、雪月、妩衣、叶惜筠、黛鸢、钱通……

这些人盘踞在杨开的脑海中,每一个都嘴巴开阖,不断地想要告诉他些什么,可杨开无论如何也听不到。

日子无惊无险地度过,杨开入而立,进不惑,至半百,到花甲……

古稀之年,他已儿孙满堂,父母早已故去,诸事变化甚大,唯一没有变化,便是在他脑海中长年累月不断闪现的那些面容。

这些面容越来越清晰,隐约已经有微弱的声音能传达进他的视听。

一场大病突如其来,击溃了杨开的生机。

躺在病床之上,屋外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那是满堂儿孙的声音,杨开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

陪伴了他一生的妻子也已经早没了往昔的如花容颜,此刻的她,只不过是寻常的老妪罢了,可是在这最后时刻,她依然坚守在床边,照顾着杨开的起居。

这样的一生……似乎也不错吧?杨开有气无力地想着,用浑浊的目光朝床边的妻子望去,几十年的操劳,让她也是满鬓白。

杨开冲她挤出一丝微笑。

可是让杨开没想到的是,往日对他百依百顺的妻子。此刻竟是一脸冷漠的表情,只是用一双阴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你……”杨开张了张嘴,吐出一个字来。

对方传来清脆悦耳,浑然不是老妪该有的声音,听起来反倒是像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终于解脱了,被你拖累了一生,直到此刻,才算解脱!”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杨开疑惑地望着她,眼中满是痛苦和失望的神色。

“那我该怎么说?”对方冷笑,“该感谢你吗?若不是你杨家势大。几十年前我又如何会嫁进来?你杨开不过是一个碌碌无为之辈。若非出身杨家,恐怕你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即便如此,你也不过蹉跎了自己的一生!”

“这是你心中的想法?”

“是!失望吗?”对方依旧冷笑。笑容残忍。仿佛一柄尖刀。欲要刺入杨开的心脏。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坐在床边的老妪笑的更加阴冷。

杨开却忽然开口道:“无梦无幻,老实说。你这几十年来做的很不错,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幻觉而已。”

“什么?”老妪脸色大变,霍地起身,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跟我撕破脸皮,狠狠地打击一下我对这一段人生的满意程度,让我陷入绝望吗?”杨开再次睁开眼睛,浑浊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神光熠熠的眼神,讥笑道:“就连外面那些准备哭丧的家伙们,不也应该冲进来,好好数落我一番,细数我这些年的不是,好让我死不瞑目,不对吗?”

“你怎么可能……”老妪的脸色铁青至极。

“我为什么无法察觉?早在三十多年前,我就已经察觉了。这都不是真实的,我记得自己应该记得的一切!”

“既然察觉,你为何还如此配合?”老妪的脸色已经狰狞起来。

“呵呵……”杨开笑了笑,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沉吟了一下道:“因为这一段人生,是我不曾经历过的啊,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当然想要体验一番,这也可以磨练我的心境,不是吗?”

那些不断地在杨开脑海中闪烁出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那些不断想要在他耳畔边响起的话,终于让他在这个幻境中的几十年前,记起了一切。

杨开当时就吓了一跳!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也没察觉到任何敌人的存在,他记得自己是在与雪月一同给罗岚和倪广护法,四周也没有任何敌人的踪影。

这个情况太过诡异了。

这说明那未知的敌人,神魂力量强大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自己的识海,篡改自己的记忆,影响自己的思考,让自己忘记了该记得的一切,转而相信这一份被篡改出来的人生。

所以他没有急着动手。

一来,他不知道敌人是谁,贸然动手可能不太妥当,二来,也确实如他所说,这样的一段人生是他未曾经历过的,确实很不错,当然……若是这个陪伴自己一生的“妻子”能够沉稳到最后,将自己送终,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是在最后关头,她却想要毁灭杨开这份难得珍贵的体验,让他感受到绝望。

一个人,永远都只会拥有一段人生。

第二人生只是奢望,轮回之事飘渺不可信,即便真有轮回,又有谁能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杨开相当于经历了一次,虽然只有短短的七十年……

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外面那一群正在哭泣的子孙们,也刹那间停止了毫无意义的哭喊,继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动静,让人毛骨悚然。

老妪冷笑道:“你以为看破幻境,就高枕无忧了?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若是你早点揭破的话,还有可能摆脱此地,但是在你的思维之中,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如今的你是永远不可能摆脱这里了,你的神魂只会永远在此地沉沦!”

“是嘛?”杨开神色不变,嘿嘿笑道:“看样子,你并没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