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强者如云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强者如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交易?”杨开眉头一皱,“什么交易?”

“你不会真的忘了吧?”雪月看着他,冷笑连连:“原来如此,看样子当时你只顾着跟帝辰的那个妖女打情骂俏,根本不记得我说了什么。”

杨开撇撇嘴:“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啊……”

“你少胡搅蛮缠了!”雪月愤然地娇喝一声。

“不过,你怎么知道她是帝辰的?你后来还打探过她的信息?”杨开歪头看着她。

“是又怎样?”雪月微扬着下巴,冷哼道:“那种不知廉耻的妖女,除了来自帝辰,还能来自哪里?”

“还真打探过啊……”杨开自言自语了一声,“算了,不提这个,你说的交易,我也记起来了。”

“记得就好。那东西呢?”

“你说那石碑里的东西?”

“不错!”

杨开微微皱眉,他自然记得当时的情景,也记得自己与雪月之间的交易。雪月当时说了,只要将石碑里的那块石牌交给她,她与杨开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从此再也不会找他的麻烦了。

当时杨开也都答应了,不过还不等他将石牌交给雪月,帝苑就毫无征兆地关闭了,导致那一次的交易没能完成。

后来杨开才知道,那石牌里隐藏的是一部惊天秘术——炼星决!

那是炼化星辰本源,让武者成为星主的无上秘术。小师姐夏凝裳能够以圣王境炼化通玄大6的本源,除了通玄大6日薄西山这个本身原因之外。还有炼星决的莫大功劳。

否则的话,以夏凝裳当时的修为境界。不一定就能顺利炼化得了本源之力,成为通玄大6的星主。

这无疑是一部足以惊动整个星域,让星域强者掀起血海腥风的秘术,价值之大,不可估量。

不知道炼星决的存在也就算了,可现在杨开已经知道了,自然不可能轻易将它交出,即便对方是雪月。

两人之间的关系到现在还有些理不清楚。这种秘术杨开怎会随便交给她?

“你知道那石牌里面记载的是什么?”杨开反问道。

“我不知道!”雪月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还要它?”

“虽然我不知道那里面具体记载了什么,但是我知道那是能让我父亲晋升虚王三层境的关键!所以我必须得到它!”

“艾欧会长?”杨开眉头一挑。

雪月的父亲,自然就是恒罗商会的会长艾欧了,对这个名满星域的大人物,杨开也是多有耳闻,只不过未曾见过罢了,他知道艾欧是虚王两层境的强者。只不过一直没能突破三层境的屏障,绕是如此,有恒罗商会作为后盾的艾欧,也不是可以轻视的存在。

“是,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那石牌给我,让我交给我父亲!”雪月诚恳地望着杨开。

“你怎么确定那里面记载的东西。就一定能让你父亲晋升三层境?你连那东西到底有什么用都不清楚。”

雪月微笑道:“我恒罗商会传承这么多年,总有一些旁人不知晓的情报,这一点就无需告诉你了。”

杨开点点头,心中沉思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雪月说的没错。炼星决或许真的是艾欧晋升三层境的关键。毕竟以艾欧老牌虚王境的身份和底蕴,配合上炼星决的话。未必就不能炼化一颗修炼之星的星辰本源,一旦成功,有星辰本源的反馈和滋补,他势必就能顺利突破晋升。

当然,其中也必定会有一些无法规避的风险,搞不好就是神魂俱灭的下场。

想明白这一点,杨开也暗暗为恒罗商会所掌握的情报而惊讶。炼星决可是被封印在帝苑深处的一块石碑中,在打碎石碑之前,杨开都没察觉里面有东西,可是恒罗商会却能提前知晓。

“我希望你能把那个东西给我!”雪月一脸诚挚地望着杨开,“就算是拓印一份,也没关系。那石牌里面记载的应该是某种秘术对吧?我不要石牌本体,只需要你拓印一份下来就行。”

“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杨开想了想,答道。

“没问题。”雪月爽快答应,“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得跟我一起行动。”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有倪广在,我想脱离你们也不可能吧。”

“谁知道呢,你这人滑溜的很,一不小心就会让你跑了。”雪月轻哼了一声,“所以我才会让倪叔邀请你。”

这才是雪月让倪广带上杨开的最主要目的!在见到杨开到达这里的一瞬间,雪月就知道,自己当年没完成的任务有着落了。

“既然说好了,那就先回去吧,入口可能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启了,等进了里面,你可不要乱跑。”雪月不放心地叮嘱道。

“知道了。”

不多时,两人便再次返回了入口附近,倪广依然在闭目养神,罗岚也站在一旁静静等候着,见两人重新出现,罗岚只是轻轻颔,并没有多问。

“雪月。”杨开忽然凑到雪月身边,轻轻喊了一声。

“做什么?”雪月莫名地有些紧张,皱了皱眉,“你能别靠这么近?”

杨开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才道:“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你认识吗?”

雪月道:“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

“那这个人……你认识不?”杨开一边说着,一边朝一个方向打了个眼色。

雪月悄悄地朝那边瞄了一眼,现那边的虚王境强者通体都裹在一团黑气之中,根本看不清面貌,那黑气犹如活物一般扭动着,透着一股让人及其不舒服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没见过,也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