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战利品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战利品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针对这样的弱点,再有了刚才的一次经验,战斗方法很快就被确定了下来。

由一人引出那些石雕,然后剩下的人找机会留下一具到两具石雕,全力攻击,尽最快的速度将石雕打碎。

新的问题随之而来。

谁负责去引蛇出洞?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负责引出石雕的那个人无疑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百多具石雕一起追过来,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把命丢在此地。

大家都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互相看着,谁也不说话。

片刻后,聂咏阴森森地看了杨开一眼,开口道:“攻击石雕的话,必须得留下实力比较高的人,那么引开石雕的人,实力低一点也无所谓了,只要跑的路线选择好,就算速度慢些也能绕着石柱避开甩掉身后的石雕,我刚才见杨师弟速度不错,不如你来负责牵制怎样?”

杨开咧嘴朝他一笑:“行啊!”

“杨开……”杜忆霜轻轻了拉了拉杨开的衣服,刚才她被两具石雕追的心惊胆战,那场景还历历在目,现在见杨开竟自愿揽下了这个活,不禁有些为他不值。

“没事。”杨开淡淡地笑了一声。

蓝初蝶诧异地看了杨开一眼,严肃地问道:“你确定自己能在那些石雕的追捕下安然无恙?如果不敢肯定的话就不要冒险了,我们可以轮流来牵制。危险的事情总不能让一个人去做。”

“没有十成把握,有八成吧。”杨开答的比较含蓄。

刚才的场景虽然凶险。但那并不是杨开的极限速度。那一夜九阴山谷的大战,让杨开摸索到了体内真阳元气的一些用法,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武技,却也可以大幅度地提升自己的速度。

相比较和石雕作战,他还是比较倾向于牵制它们。因为刚才的一番战斗也让他察觉了出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很难对石雕造成有效的伤害,动用不屈之敖自然能实力大增。但这是底牌,轻易不能暴露。

“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就试一次。实在不行的话再换人。”蓝初蝶拍板定论。

商议完毕,五人顺着刚才的路又摸了回去。

在半途中,蓝初蝶找了一处比较好的战场。让诸人留意此地。

“杨开,刚才谢谢你!”杜忆霜突然轻声对杨开道谢,她指得自然是杨开在危机关头拉了自己一把。

“小事,别记挂在心。”杨开轻笑一声。

“但还是得谢谢你。”

走到刚才石雕聚集的地方,众人抬头去看,发现那些石雕果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杨开悄悄打量了一下先前有血迹的地方,赫然发现那里有两具尸体躺着。

不知是哪个势力的弟子,误入其中却没能走出来,倒让人觉得可惜了。

“准备好了么?”蓝初蝶紧张地问了一声。

“恩。”杨开点了点头。

蓝初蝶又道:“等会你若是被它们追,就往这里跑。然后我和聂咏会将最后一具石雕留下来,杜小妹你与左安看时机动手,若有机会的话,就留下第二具石雕,若没机会便不强求。一切以保证我们本身的安全为主。留下石雕之后,立马赶赴刚才我说的位置,就在那里战斗。另外,杨开你绝对不能靠近那片战场,只有将它们全部摆脱了,你才能回去!”

蓝初蝶三言两句布置下各自的任务。思路清晰明了,任务明确简单。众人连连点头。

“那就行动!杨开,自己小心!”蓝初蝶鼓励地看了杨开一眼。

杨开将自己装着阳炎石的包裹丢到了地上,这才大步朝那群石雕走了过去。

一群人紧张地注视着他,在武技的诱惑下,聂咏现在也担心起杨开来了,若是杨开失败死亡的话,那按他刚才的说法,下一个负责牵制的人就是他自己。因为在剩下的四人中,他的实力最低。

“可别那么不中用!”聂咏轻声嘀咕。

如刚才一样,杨开来到了那群石雕的前方,此刻这些石雕还是矗立在原地,但是杨开知道自己是没踏入它们的警戒范围。

小心翼翼地再往前走了几步,几乎已经伸手便可以触碰到石雕。

杨开的脚步猛地一顿,他发现这个距离已经够了,这些石雕缓缓有了动静,伴随着一阵咔嚓嚓的声响,它们的动作由慢变快,眨眼的功夫便迅疾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杨开转身就跑,途径刚才其他人埋伏的位置上,冲他们打了个手势,随即一闪而逝。

轰隆隆……乱石岗内地动山摇,百多具石雕追着杨开一阵疯跑。

就在这一群石雕即将飞奔而过的时候,埋伏的四人瞬间冲了出来,蓝初蝶和聂咏一组,左安和杜忆霜一组,联手拦下了最后的两具石雕,且战且退,将它们牵引到预定的战场中。

计划走到这一步,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了。

这里的任何两人联手,都足以吃下一具石雕。

唯一还不确定的便是负责牵制的杨开是否能全身而退。

他们却不知,杨开那边是最轻松的,他只需绕着石柱跑来跑去,很容易就将这些石雕给甩开。虽然一次甩掉的不多,但多来几次之后,身后跟着的石雕便越来越少了。

一炷香后,杨开身后只剩下了三具石雕。

眼珠子一转,杨开没有再甩开它们,反而放缓了步伐,引着它们朝那预定的战场中跑去。

这么长时间,那边的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

杨开预料的不错,蓝初蝶等人这边的战斗确实已经结束,四个人都在打坐休息。等待他的归来。

正等待间,大地突然又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