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墨海城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墨海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一日后,空间法阵修复完毕。

杨开唤来了墨宇和杨修竹等人,与钱通辞行。

影月殿方面杨开是完全不担心的,钱通如今已是虚王境,可以说是幽暗星几万年来第一强者,如果连他都处理不了影月殿的危机,那整个幽暗星恐怕都要完了。

“杨兄,此去一路珍重。”魏古昌抱拳道别。

杨开回了一礼。

“杨开,这空间法阵连通了哪个位置?”墨宇在一旁问道。

“唔……如果没弄错的话,应该可以连通到魔血城!”

“什么叫没弄错?”墨宇愕然。

魔血城距离流炎沙地很近,距离乾天宗也不远,所以杨开才将空间法阵定位到那个地方,只不过他的说法却让墨宇感到很奇怪。

杨开尴尬一笑:“这是我头一次布置空间法阵,所以不敢保证能直接传送到魔血城。”

墨宇傻眼了,杨修竹等人也一脸无语的表情。

“不过放心。”杨开察言观色,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就算没定位到魔血城,传送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

听他这么说,众人才松了口气。

空间法阵传送,是一件及其严苛的事情,稍有差错,便会被放逐到无尽的虚空之中,永远也走不出来,这些年幽暗星出过不少这样的事情,都是空间法阵出了问题,结果传送之人或失踪不见,或直接被混乱的空间力场切割成碎末。

所以大家一听到杨开刚才的话,都有些紧张。

但既然杨开能保证这一次传送不会有危险,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就算传送位置错了,也没多大关系,大不了用星梭赶路就是。

“时候不早了,那我们即可动身。”杨修竹也迫不及待想要返回凌霄宗,去看看那边情况如何。

众人点头。一起站到了空间法阵上,杨开立于中间位置,催动圣元,贯通整个法阵。顷刻间,那安置在空间法阵上的圣晶便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庞大的能量被一抽而空。

浓郁的空间之力跌宕,一群人消失不见。

“先毁了法阵,不能让人从外面传送进来!”等到杨开一群人消失不见,钱通才挥了挥手。

魏古昌得令,一拳轰向杨开费尽心思重新布置好的法阵,那法阵阵基立刻列为两半,无法使用了。

钱通目光如梭,眺望远方。低沉道:“该回影月殿了!”

费之图和魏古昌等人皆是神色一震,望向影月殿的方向,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惊人的杀机。

……

虚空之中,光芒闪过,杨开等人诡异地现身出来。

一行数人。除了杨开之外,其他人都有些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才逐渐适应过来。远距离的空间传送,大多都伴随着这样的副作用,也只有修炼了空间之力的杨开,才能在最短的时间调整好自身的状态。

好在附近没有危险,否则众人肯定要被打个措手不及。

扭头四望。杨修竹愕然:“这不是魔血城,这是哪?”

众人出现的地方分明是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之上,入目所及,哪里有什么城池的影子?

传送果然出错了。

杨开对此早有心理准备,自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闻言道:“我们应该是在魔血城和天运城之间的某个位置。诸位对这平原可有什么印象?”

杨修竹,楚寒衣和林玉娆三人缓缓摇头,表示不认得这里。

他们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幽暗星武者,但常年在星帝山闭关修炼,对外界的情况并不清楚。甚至连杨开都不如,叫他们此刻见微知著,无疑是有些为难他们了。

倒是墨宇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一些喜色,不断地四下打量,又飞上高空中观望,片刻后,一脸振奋地返回。

“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白骨原,附近有个裂天峡,距离墨海城只有一日路程。”

“哦?乾天宗的墨海城?”杨开有些意外。

“不错!”

杨开微微颔首,看样子传送出错的不算太离谱,而且对墨宇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墨海城是乾天宗下辖的一座城池,距离乾天宗总舵的距离也不算太远,就如天运城和影月殿的关系一样。

机缘巧合来到这里,倒是成全了墨宇。

“既如此,不妨先去一趟墨海城。”杨开沉思片刻,他现在急需打探一下凌霄宗外围的情况,而去墨海城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墨海城情况也不知如何,他自然是要跟墨宇一同前往查探一番的,或许有能帮忙的地方。

毕竟也是顺路的事情。

“那就多谢了。”墨宇连忙抱拳。

这里算是乾天宗的地盘,墨宇熟悉无比,领着众人一路飞驰,前后不过一日功夫,就见到前方一座巍峨的城池屹立在平原之上。

“那就是墨海城了!”墨宇指着前方介绍。

“似乎有战斗。”杨开发现了不少秘术和秘宝绽放的光芒。

“是我乾天宗的人!”墨宇脸色一沉,速度更快了几分。

墨海城附近发生战斗,这算是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最起码,众人知道墨海城还没被尸灵教占据,还有人在反抗,就是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墨海城,城墙上,有一美妇面色苍白站在那里,在她身边,围聚了十几位返虚镜强者,只不过这些返虚镜似乎情况有些不太乐观,几乎是人人带伤,伤势有轻有重,最严重的一个居然连右臂都没有了,而且好像才被斩断不久,白色的纱布包裹,依然往外渗着鲜血,将那纱布染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