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是虚王境?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是虚王境?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见钱通不说话,谢忱以为他怕了,于是更加得意猖狂,狰狞道:“钱通,识时务者为俊杰,尸灵教有四大虚王境坐镇,一统幽暗星指日可待,你可不要冥顽不灵,只要你愿意臣服,本殿主可以向上说几句好话,以你的修为境界,能取得的重视不会比本殿主差。”

钱通悠悠地叹了口气,语气萧条,颇有一股高处不胜寒的味道,淡淡地扫了谢忱一眼:“你说那尸灵教中,有四位虚王境强者坐镇?”

“不错!”谢忱嘿嘿一笑,点头道。

“你知道什么叫虚王境?”

“虚王境……”谢忱语气一滞,面上露出一丝迷茫,这个境界在幽暗星上流传了几万年,世人只知道那是比返虚镜更高的一个层次,可真叫谢忱说出来,他却不知该如何描述。

毕竟他也没见识过。

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低吼道:“你难道知道?”

钱通淡淡地望着他,并没说话,然后他冲谢忱伸出一只手,虚空那么轻轻一握,便又收了回来。

谢忱本能地往后一退,一身圣元运转,化作防护,可想象中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并没有到来,自己浑身上下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有出现,他也没察觉到钱通身上有圣元涌动的痕迹。

“钱通,你胆敢愚弄本殿主?”谢忱勃然大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你死定了,本念在你我同出影月殿,不想赶尽杀绝,但既然你不把本殿主放在眼中,今日谁也救不了你,给我杀了他!”

最后一句话,他是冲自己那些手下低吼的。

杨开之前出手救下魏古昌的时候,敏锐地发现这些人都是影月殿的,在没弄明白真实情况之前,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将他们从魏古昌身边震开了而已。

这些人并无大碍,如今也全部恢复了过来。

听到谢忱的命令,一群六七个返虚镜面上露出迟疑之色。

谢忱惧怕钱通,他们何尝不是?虽然自从投靠了尸灵教之后每个人的实力都有所增长,但钱通往日的威严已经根深蒂固,这个时候让他们跟钱通动手,他们无疑是很忐忑的。

“恩?殿主,你……你……”忽然,有个中年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骇然的一幕,惊恐万分地指着谢忱,大叫起来。

其他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地齐齐惊呼一声,目露惊恐之色,竟不由自主地与谢忱拉开了一段距离,避瘟神一样避着他。

“怎么?”谢忱还有些后知后觉,低头一看,顿时面色大变,骇然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臂,双腿齐根处,竟有一股能量在肆掠,那能量肉眼都可以看的见,却没有丝毫波动传出。

肆掠的能量犹如蚂蝗,在谢忱身上撕开一道小口子,钻进了他体内。

而整个过程,谢忱竟没感觉到丝毫疼痛。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悠然升起,谢忱只感觉凉意从头袭到脚,险些让他脚底板都抽筋了。

砰砰砰……

四声爆响传出,鲜血飞溅,谢忱的双手双脚竟爆成一团血雾,只剩下短小的上半身轰然落地,砸起一片灰尘。

鲜血流淌而出,染红了地面,谢忱的表情扭曲变幻着,眼眸中溢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几个影月殿的叛徒也都如同白日撞鬼,面色大变,每个人都如坠冰窖,通体彻骨冰寒。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是一场噩梦!”谢忱犹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嘶吼起来,没了双手双脚的他,看起来既滑稽又凄惨,仿佛遭遇了什么狠毒的酷刑一样。

“本殿主是返虚三层境,除了虚王境没人能做到这一点,本殿主不信!”谢忱显然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模样癫狂,话一出口,整个人都怔住了,呆呆地望着钱通,眼眸深处的恐惧之色终于弥漫出来,喃喃道:“虚王境……你已是虚王境?”

如果钱通不是虚王境,绝对不可能在举手投足间就让他变成这幅模样,如果钱通不是虚王境,他绝对有一战之力。

“你还算不是太蠢!”钱通冷漠道。

“什么?大长老已是虚王境?”魏古昌呆住了。

董宣儿用小手捂住了嘴巴,美眸里绽放出惊人的光彩,就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那原本昏暗的双眸重新闪耀出光明。

虚王境!

幽暗星几万年来,传说中的境界,师尊竟已经达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影月殿就有救了!董宣儿娇躯轻颤着,美眸里溢出了泪水,这一刻,她想起了那些曾经惨死在自己面前的兄弟姐妹们。

你们在天之灵,应该可以安息了,师尊如今已到虚王境,不日便可以替你们报仇雪恨,将那些杀人凶手斩杀殆尽,还你们一个公道!

噗通……

影月殿那几个返虚镜叛徒跪了一地,每个人都惊恐失措地望着钱通,不断地磕头求饶。

“大长老,属下错了,属下知道错了,还请大长老绕我一命。”

“大长老,属下是被逼的啊,属下的妻女都在那些贼子手上,不得已才与他们沆瀣一气,还请大长老明鉴!”

“求大长老饶命,放我们一条生路!”

“大长老慈悲,放过我们吧!”

钱通厌恶痛恨地望着他们,轻轻地吸了口气,开口道:“昌儿,宣儿,他们可曾杀过我影月殿忠良?”

“杀过!”魏古昌眼中**着怒火,沉声答道。

手段歹毒的敌人其实并不可恨,可恨是这些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叛徒!魏古昌不止一次见到他们这些人对昔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