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力战十强(20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力战十强(20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片刻后,仿佛有人的怒喝声从远处传来,距离隔的太远,听的不是很清楚。

声音传来,杨开的脸一下就精彩起来。他听出有一个声音是梦无涯的,另外还有个声音是龙在天的,还有许多其他人的叫喊怒喝,夹杂在一起。

打起来了?杨开心中明了,知道这动静怕是梦无涯去寻仇闹出来的。

只不过这波及的范围也太广了。听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血战帮矿区那边正在发生着激烈的战斗,那边距离这里足有几十里啊。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大地都在震动不已,杨开甚至还能感觉到那边的高手迸发出来的元气波动。

好强!不知自己哪一天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杨开双目中闪着期待和激动的光芒。

突然,伴随着几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黑风贸市那几座木屋中的镇守弟子同时走了出来。

凌霄阁的苏颜,血战帮的胡娇儿,风雨楼的方子奇,三人皆都面色凝重地朝大战发生的方位看去,旋即同时展开身法,化为三道残影飞了出去。一道白影,一道绿影,一道灰影。

白影是苏颜,冲在最前方,绿影是胡娇儿,居中,最后的才是方子奇,三位镇守弟子的实力高下,一眼可辨。

“有热闹看啊,赶紧过去瞅瞅!”有人惊慌,也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当下扯起嗓子一声喊,就追着三个镇守弟子的身影跑了出去。

自有不少人跟了过去,一时间黑风贸市混乱不堪,摆摊的赶紧收摊,买东西也随着人流四下飞奔。

“神游境高手大战。绝对是神游境高手大战,难得一遇的场景。今日若是错过了,可不知哪一年才能见到,走,我们也去看看!”一个风雨楼的弟子神色激动,口水飞溅地招呼着自己的师兄弟们。

“还是别去了,万一被波及到,岂不是会死的很惨?”

“我们只隔着远远地看,没关系的。那些都是高手,招式收放自如,怎会伤及无辜?”

三言两语间。又是一大群人跑了出去。

杨开神色变换。他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但他没想到梦老头这次弄的这么过火。这一场战斗打下来,肯定要惊动周边的三个势力,估计能将所有人给吸引过去。

站在原地仔细考虑了片刻,杨开也跟着人群飞奔而去。

他想知道这一战的最终结果会是怎样!梦掌柜是赢还是败!

就在黑风贸市发生骚动的时候。血战帮的矿区已经打的不可开交。

梦无涯提着龙俊飞奔到这里之后,直接找上了龙在天,后者都没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他一通杀招给打懵了。

龙在天冤枉至极,他根本就不认得梦无涯,可对方一股不死不休的架势,也让他大为恼火。龙在天一大把年纪,贵为血战帮的副帮主,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闷亏?当下也是怒从心头起。拿出一身实力与梦无涯战斗起来。

不到十招,龙在天直接被梦无涯从天上轰了下来,正欲取他性命的时候,胡蛮等人逼不得已插手进去。

虽胡蛮也乐得见到龙在天被打压,但怎么他也是血战帮的三朝元老,梦无涯孤身一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折辱龙在天,血战帮其他人哪里能看得下去?

就算胡蛮不出手,那些高手也会援救的。所以胡蛮也不得不身先士卒做做样子。

这下可热闹死了,原本的单挑,瞬间变成了群殴!梦无涯一人当千,力敌血战帮十大神游境高手而不落下风,当真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而且他在战斗中还是极尽羞辱之能事,嘴巴之恶毒堪比蛇蝎妇人,不但在实力上压制龙在天,更在言语上羞辱对方。

龙在天一张老脸憋成涨紫色,有心回骂却又拉不下这个脸面,只能闷头攻击,时不时地还被梦无涯打上一两招,不知吐了多少口血,神色狼狈至极,哪还有往日血战帮副帮主的威严?

又是一次对拼,梦无涯退守半空,血战帮诸多高手站在地上,双方暂且停手,遥遥对峙。

龙在天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嘴角弥漫着鲜血,浑身气的直哆嗦,却又不敢太放肆,忍着屈辱道:“敢问尊驾到底何方神圣,龙某哪里得罪了你,你竟要如此折辱于我!”

不甘心啊!若是自己真惹到了对方,有根有据地,别人来寻仇也就罢了。可偏偏龙在天此前根本没见过梦无涯,对方一来就是又打又骂,自己还糊里糊涂的,不明就里,这怎么行?

所以必须得问清楚!士可杀不可辱!若这是一场误会,今日自己就算战死在这里,也得讨回公道。

“哼!”梦无涯傲立半空,冷哼一声,不屑道:“你没招我,也没惹我!”

龙在天的身子猛地颤抖起来,伸手指着梦无涯,哆嗦了半晌,张口道:“你……”

才出一个字,龙在天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喉咙里嗬嗬有声,眼神怨毒无比。

没招你没惹你,你跑来打我骂我干什么?老夫一把年纪了,半截身子都埋进了土里,居然还要受这等委屈,冤不冤啊。

“是不是觉得很憋屈?想杀老夫却又无能为力?”梦无涯冷笑连连,丝毫没有给龙在天留什么情面。

龙在天深深地吸气,再缓缓地吐气,动作小心翼翼,生怕一个用力太猛,自己就当场挂掉了。

“我草你十八代祖宗!”梦无涯张口怒骂:“你也知道憋屈,无力反抗啊!你今时今日的待遇,正是我宝贝徒儿那一夜曾经遭遇的事情!”

“你徒儿?”龙在天勉强开口问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