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赤火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赤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样吧,本宫找机会跟他谈谈,最起码也要知道骆海大人是不是因为他来的赤澜星,到底又因为什么事,若一切与他无关,我们再想法子招揽他也不迟,若骆海大人真是因为他而来……”冰珑轻轻叹息一声,“到时候也只能把他交出去,换取我冰心谷一方平安了。”

“谷主英明!”众长老齐齐应诺,对这个决策并无异议。

杨开的资质和潜力确实出色,能够越阶作战,未来极有可能晋升到虚王境的程度。

但那毕竟只是未来,如今的他,不过是个返虚两层境罢了。

对一位虚王两层境星主级别强者的忌惮,跟美好却虚无缥缈的未来,孰轻孰重,众人自然能分的清楚。

“谷主何时去见他,本长老也会会他!”冰宫外忽然传来冉云婷的声音。

众人扭头望去,正见到大长老冉云婷迈步而来。

“哦?大长老对他也感兴趣?”冰珑有些意外。

冉云婷的实力虽然不如她,但两人之间也相差有限,而自从三十多年前她将苏颜带回冰绝岛之后,便一直潜心于培养这个入室弟子,对其他人和事并不感兴趣。

如今居然要主动去见杨开,自然让冰珑感到诧异。

“感兴趣,如此出色的人才,本长老自然很感兴趣!”冉云婷轻轻地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却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冰寒。面面相觑一番,都一脸茫然。

与此同时,距离冰绝岛千万里之外的某处,与冰心谷齐名的火耀宗总舵。

火耀宗总舵落入在赤澜星最好的修炼之地,总舵内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环境优美,灵气盎然,弟子们在这里修炼,速度很快。

赤澜星两大势力。向来不分伯仲。但是最近一些年,火耀宗在与冰心谷的争斗中却能占据一些上风,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传言冰心谷太上长老练功出错。身受创伤的缘故。

太上长老级别的人物。自然是虚王境强者。她虽然不会去插手小辈们的争斗,可这样的消息却能影响冰心谷的士气。

火耀宗这几年也稳扎稳打,隐隐有压制冰心谷的意思。

在火耀宗总舵的南方。一片竹林之中,有几间茅舍。

这几间茅舍建造的及其简陋,看上去毫不起眼,背后环山,面朝湖泊,位置却是不错,茅舍周边,遍地火红色的竹子。

此刻,正有两人盘膝坐在茅舍前方的石墩上,中间石桌摆有棋盘,黑白两子厮杀不停。

左手边的是一个头发胡须皆为火红之色老者,他的年纪看起来很大,但肤色温润,宛若新生儿一般,举手投足间都有莫大的气势弥漫。

他的对面,则是一位头束金冠,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

两人三十丈外,还有一个气质文雅的男子默默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若一座雕像,唯有在望向两人的时候,面上时不时地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红发老者和金冠男子依然在厮杀,那特质的棋盘上似乎传来金戈交错,万马奔腾的动静,震撼心灵。

红发老者下棋的速度奇快,往往不需要怎么思考,棋子的位置便信手拈来,反倒是那金冠男子却时常要皱眉苦思,慎重至极地落下一子。

棋盘上,黑白两道气息愈发显眼,属于红发老者的黑子大占上风,呈合围之势朝白子夹击。

时间流逝,金冠男子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脸色也越来越慎重。

而红发老者也不催促,在等待间,只是闭目打坐。

某一刻,金冠男子忽然面露出诡异的微笑,伸手落下一枚白子,白子的困局宛若枯木逢春,迎刃而解,反倒是原本气势汹汹的黑子,忽然落入了下风。

红发老者的眼珠子瞪大了,一脸惊愕之色。

想了许久,才缓缓摇头,苦笑道:“骆海兄的棋艺果然提高了不少,老夫不是对手。”

金冠男子微微一笑:“赤火,不是我棋艺超过你,而是你太急躁了,你的意图和动作都写在棋盘上,本座只需要见招拆招便可。”

“这样直来直去的才有意思嘛。”红发老者摇头晃脑,“人生苦短,哪来那么多心思想这想那的,恩,这一战是我输了。”

“承让!”

红发老者扭头朝不远处望去,伸手招了招。

那一直站在三十丈外的儒雅男子这才迈步上前,走到两人前方,恭敬行礼:“卫清见过太上长老,见过骆海前辈!”

骆海微微颔首,伸手虚扶了一下。

儒雅男子是火耀宗的宗主卫清,身份地位不低,骆海虽然是翠微星星主,倒也不能托大,更何况,他与火耀宗太上长老赤火的交情不错,卫清算是他的晚辈。

“来这里是为什么事?”赤火抬头望向卫清。

卫清恭声道:“回太上长老,骆海前辈交代下来的事情,或许有眉目了。”

骆海眼中精光一闪,又恨快隐蔽。

赤火淡淡道:“讲来!”

“前些日子,有探子见到冰心谷十三长老俞雪晴带着一个青年男子通过空间法阵,进了冰绝岛,虽然冰心谷那边防备森严,探子并没有看清那青年男子的面貌,但想来应该就是骆海前辈要寻找之人。”

说完之后,卫清恭敬地站在一旁,不再出声。

他在赤澜星虽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在骆海和赤火面前却不敢有丝毫造次,表现的极为乖巧。

“骆海兄,你觉得呢?”赤火看向骆海。

“冰绝岛是冰心谷总舵,万年以来都没有男子踏足。她们这一次将一个男子放进去,说明她们对这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