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软禁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软禁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冉云婷呆住了.

自从她将苏颜带回冰绝岛,迄今为止近三十年,她从来没见苏颜笑过,今日是第一次.

这种突然绽放的微笑,与之前的清冷孤傲形成截然相反的对比,配合上苏颜那几乎没有瑕疵的绝美容颜,竟让冉云婷都微微失神一瞬.

心中不禁涌出一种自叹不如的念头.

很快,冉云婷驱散心头杂念,阴沉着脸喝问:你居然有男人,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遇到师尊之前很久的事了.

你与他有过肌肤之亲?冉云婷继续问.

苏颜脸颊上浮现出一抹醉人的酡红,微微颔首.

冉云婷身躯一颤,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往后跌退两步,眼中流露显而易见的失望之色,痛心道: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

师尊没问过.苏颜轻咬着红唇.

冉云婷道:我没问,是因为你气息纯净,师尊以为你是处子之身!可是你既然与男子有过肌肤之亲,为何气息却不见浑浊?

女子一旦与男子有过亲密的接触,体内必定会残留一些属于男人的阳刚之气,这种气息足以让那种纯粹的干净打破.

苏颜身上气息极为干净,纤尘不染,冉云婷做梦也想不到,她居然早就已不是处子之身了.

难道是因为她体质特殊的缘故?倒也有可能,苏颜的体质明显不是先天诞生,而是后天生成的,或许在她这体质生成的时候,让她的气息变得干净了.

如此不知自爱!冉云婷咬牙低喝.

弟子让师尊失望了.苏颜低垂着眼帘.

我若是早知这件事,断不可能让你修炼冰玉功!冉云婷痛心疾首.巨大的期待变成失望,红着眼道:你可知道,修炼了冰玉功,你一旦动情必定会遭遇功法反噬!如今情况还算轻微的.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你一身圣元将会散尽,最终沦为废人!

弟子不知!苏颜摇头.却没有畏惧.

她来到冰绝岛,拜入冉云婷门下,冉云婷让她修炼什么,她自然就修炼什么.哪里会多问?直到前些日子功法出了问题,她才有所察觉.

冉云婷神色变幻着,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虽然对苏颜隐瞒自己的情史大为失望,但她毕竟及其看好自己这个弟子,急急道:苏颜,现在还为时不晚.你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斩断自己的情丝,否则的话,你的修为会越来越低.最终成为一个普通人,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斩断情丝?苏颜抬眼朝冉云婷望去,美眸里闪烁起异样的光芒,缓缓而坚定地摇头道:师尊恕罪,弟子不会这么做的.

你……冉云婷气疯了,手指着苏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颜再次微笑:若能与他再相见,就算弟子沦为普通人,也心甘情愿.

冉云婷神色一呆,怔怔地望着苏颜:这是你的真心话?你不会后悔?

苏颜点头.

你可想过,你这样做只是贪图一时之乐,若真的沦为普通人,你的寿命不过百载,最终人老珠黄,到时候哪个男人会对你感兴趣?你看上的那个男人或许最终会离你而去!

苏颜娇躯一颤,美眸里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冉云婷一见她这幅表情,就知道有戏,正欲趁热打铁,谆谆善诱,苏颜眼中的恐惧却消散了,伸手捋了下耳边的发丝,苏颜轻声道:若能与他再厮守,弟子心甘情愿,在人老珠黄前,弟子会离开的,必不让他见到弟子那副模样.

你气死我了!冉云婷胸腔剧烈起伏着.

她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个徒弟有如此顽固,如此不可理喻的一面.

师尊,弟子想出去!苏颜沉声道.

你是想出去找那个男人?冉云婷冷冷地望着她,之前她还以为苏颜想出去历练,以期突破眼前的瓶颈,可如今她哪里还不晓得自己这个徒弟的真正目的?

她显然是要去寻找那画中之人的踪迹.

是,还请师尊成全!苏颜并没有否认.

痴心妄想!冉云婷冷哼一声,这段时间你给我乖乖待在内岛,休想踏出内岛一步,为师会想办法替你解决眼前的难关,希望你不要再让为师失望了.

师尊!苏颜大急.

冉云婷冷哼一声,厉喝道:来人!

门外立刻走进来两个女子,皆有返虚一层境的修为,齐齐抱拳道:大长老有何吩咐!

给我把苏颜带下去,好好看着,她若敢离开自己的住处半步,我拿你们是问!

那两个女子对视一眼,一脸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苏颜到底做了什么,居然惹的大长老如此生气.

要知道,大长老以前可是一直以苏颜为荣,无数次在外人面前宣称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便是收苏颜为徒.

苏颜也必定会成为光耀冰心谷的第一人选.

可是现在,冉云婷显然大.,!动肝火,甚至要开始软禁苏颜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女不敢多问,只是若有所思地瞥了苏颜一眼,开口道:苏师妹,请吧.

师尊……苏颜乞求地望着冉云婷,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带下去!冉云婷背对着苏颜,口中厉喝,一副再也不想见到她的模样.

苏师妹,还请不让我们为难.两女中,一个身材高挑点的女子眉头一皱,不耐地催促起来.

苏颜望着冉云婷的背影,轻轻地叹息一声,知道现在说什么也不管用了,只能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很快,冰室内就只剩下冉云婷一人.

她目光几欲喷火地凝视着悬挂在冰墙上的那副画像,凌厉的目光仿佛要将那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