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居然成功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居然成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晋升虚王境,并非只看实力,有时候跟运气也息息相关。

钱通的运气显然不怎么样。

尽管他的实力超出一般的返虚三层境一大截,在血狱里也大有收获,可他晋升时遭遇的天地威能洗礼也强的不像话。

他能支撑到现在没死,已经是足够强大的证明了。

万不可能坚持到最后时刻,那天空中的乌云,才只消失了一半而已,这也就意味着天地威能对他的洗礼才只进行到一半。

没人看好他!就连骆海都惋惜地收回目光,不再关注。

杨开虽然之前嘴上说的轻松,可也暗自里为钱长老捏了一把汗。

他从没遇到过这种场景,所以有些无从判断。

但是,他对钱通有信心,对自己交给钱通的那东西有信心!

常人是无法体会到幽暗星武者对虚王境这个层次的渴望的,受天地法则的压制和约束,幽暗星几万年来,无人能够晋升到虚王境的层次,可越是这样,幽暗星上的武者就越是向往这个至高的境界。

单论向道之心,钱通不输给任何人。

咔嚓……

又是一道恐怖的天地威能洗下,涌入钱通的身躯内,一边为他洗经伐髓一边破坏他的身体。

在那混乱的能量中心中,钱通本就不强的生机竟有要湮灭的危机!

林玉娆惊叫一声,花容变色,情不自禁地用手捂住了小嘴。

杨修竹和楚寒衣墨宇等人同样脸色大变!

“不成了不成了!这下是真的不成了。”鸠老摇头晃脑,好一阵惋惜,“这人气运不济啊,要不然的话也有极大可能成就虚王境,只可惜……恩?怎么回事?”

鸠老忽然瞪大了眼珠子,朝前方直直望去,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其他的虚王境也都露出及其惊讶的神色。纷纷大呼小叫起来。

“不会吧?这人的气血之力怎么在疯狂上升?”

“难道他服用了什么逆天的灵丹,什么灵丹能有如此奇效?”

“瞎扯,哪有什么灵丹能让一个蘋死之人焕发出如此生机?虚王级灵丹也不成!”

“奇怪了,这人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众多虚王境茫然不解。不知道钱通本来快要湮灭的生机为何会如枯木逢春一般,绽放惊人的光彩。

那浓郁的气血之力,即便是被晋升的狂暴能量干扰,也能让人感受的清清楚楚。

那远方,传来钱通的哈哈大笑之声,他的身影笔直如剑,傲然立于大地之上,抬首望天,意气风发:“老夫还没活够,怎能客死异乡!贼老天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好了!”

鸠老等人脸皮一抽,眸露骇然之色。

这人竟敢跟晋升时的天地威能叫板,古往今来,可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人。

难道他就不知道,如他这个层次晋升引起的天地威能。是有灵性的么?

如此挑衅,这简直就是自掘坟墓啊!

果然,钱通那边话音刚落,天空中硕大的乌云忽然滴溜溜地旋转起来,云内传来一阵阵嗡鸣雷声,震撼人的神魂。

眨眼间,钱通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紧接着。那漩涡内投射下一道粗壮的能量光柱,直接打射在钱通身上!

钱通的惨嚎和低吼再一次响起,沸腾的生机以极快的速度被消磨着。

“这老家伙!”鸠老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骆海的双目中精光四溢,深深地凝视着那边,神色动容。

天地威能似乎是在倾泻而下。随着那光柱的打射,天空中的乌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小变薄。

前后不到十息的功夫,天空豁然开朗,恐怖的天地威能消失不见,肆掠的能量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远方。只有钱通的身影笔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到底是生还是死。

但是却有一股奇妙的意境意他为中心,轰然朝外扩散开来,直漫出方圆百里之地,才逐渐消散。

而紧接着,那一股意境又悠地回收,齐齐地朝钱通体内涌去。

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诸多返虚镜强者眉头紧皱,看不透其中的玄机,倒是那些个虚王境皆都眉头一扬,露出惊讶之色。

“将自身的势压缩成了领域,这人……居然成功了!”雷姓老妪低声道。

一直在关注这些虚王境动静的杨开闻言,呵呵笑了起来。

他没法从钱通晋升的场景看出端倪,只能从这些虚王境身上下手,如今听雷姓老妪这么一说,他立刻放下心。

钱通如今已是货真价实的虚王境强者!

只不过跟骆海这些老牌的虚王境强者比较起来,他还稍显稚嫩,毕竟领域的完善可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达成的。

在此的虚王境强者,最差的一个也是五百年前晋升的,有着五百年淬炼自身领域的经验。

换言之,单打独斗的话,钱通可能在他们面前撑不过三息功夫!

想了想,杨开纵身飞上高空,抱拳朗声道:“诸位,钱长老如今虽已晋升虚王境,但需要一些时间来稳固心境,小子希望诸位不要在此久留,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众多武者面面相觑,知道杨开这是要赶人了。

没有之前的不屑和无视,那些返虚镜都很识相的转身离去,少数一些人还冲杨开遥遥抱拳,说了一些场面话。

之前他们不屑无视,那是因为仗着人多,可是如今,钱通已经成为了虚王境,他们再去招惹,岂不是自寻死路?

没人敢这么做。

“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