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不够分量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不够分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在那塌陷混乱的空间中,一点寒光乍现,似乎原本是朝杨开的后背处偷袭而来的,但混乱的空间却影响了这寒光的精准,导致它没能发挥出半点作用便被空间裂缝吞噬了几乎所有的威能。

伴随着一声轻咦,第三道身影鬼魅一般地浮现出来,眉头紧皱地往后跳开,一脸凝重之色,摇头叹息:“果然难对付!”

杨开屹然不动,如磐石一般立在地上,森冷地回头一望,颇有些意外:“烈风!你居然也在这里!”

他没想到,偷袭自己的第三个人,居然是来自狂狮领的烈风。

妖族三大领地的顶尖新秀,如今汇聚一堂!

弥天和血炼会埋伏自己,杨开可以理解,毕竟他与这两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摩擦间隙,他们怎会善罢甘休?可是烈风也参与了此事,实在让他出乎意料。刚进血狱的时候,烈风这家伙还邀请自己一起行动来着,没过多少天,这家伙竟成了偷袭暗算自己的敌人。

妖山上,妖气弥漫,这三个妖族新秀借助此地的妖气,完美隐藏了自己,要不是杨开五官敏锐,还真有可能被烈风给偷袭成功。

“烈风,我跟你无冤无仇吧?”杨开冷冷地望着他,淡然问道。

烈风干笑一声,沉声道:“自然是没有的。”

“那你为何这么做?”杨开眯着双眼。

“杨兄恕罪了。”烈风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闻言微微拱手。坦然道:“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烈风并不想与杨兄为敌,只是事关虚念晶,烈风不能不管不问。”

杨开点点头:“明白了。”

“杨兄既然明白了,烈风就无话可说了,虚念晶每一位领主都想得到,只是没有人有办法将它取出来而已,杨兄如今既然达成此事,烈风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就此离开的。不过杨兄若是能交出虚念晶的话。我想血炼和弥天应该会让你安然离去。”

“你觉得我会交出来么?”杨开轻轻地冷笑着。

烈风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正色道:“恐怕不会,换做是我,我也不会。”

“跟他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联手杀了他就是。他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我们三方联手还怕了他?”血炼脾气最是火爆,见杨开和烈风唧唧歪歪没完没了,顿时爆喝一声。双脚一发力,便朝杨开猛地冲了过去。

一身气势惊人,背后骤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血蛟虚影。

血炼显然深知杨开的强大,一上来便要跟他拼命!

弥天也没有多废话的意思,在血炼动手的瞬间,便厉喝一声,头顶上的那妖异花朵忽然滴溜溜地旋转着,一片片花瓣飞射出去,隐没进虚空中,消失不见。

烈风的身影再一次鬼魅般变淡,继而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三位妖族新秀的狂猛攻势,顷刻间爆发。

“好!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杨开以一敌三,不但不惧,反而神色狰狞猖狂,五彩光芒忽然布满全身,浑身上下传来嗤嗤嗤嗤的声响,一道道细小几乎看不见的五行剑气从他的每一个毛孔中浮现出来,锐利至极,不但能给他提供极为可观的防护,还具备了极强的杀伤。

不灭五行剑气,本就攻防一体!

浑身肌肉高高坟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杨开猛地朝前挥出三拳,迎上血炼的狂攻。

两人爆发出来的狂暴能量在中间位置碰撞,溅射虚空,传出巨大的声响。

杨开纹丝不动,血炼的刚猛身躯震了三震,手臂忽然软弱无力地往下耷拉了一瞬。

正面的碰撞,他显然不是杨开的对手!

不给血炼有反应的机会,杨开双手一搓,金光闪耀之中,十几道金血丝骤然浮现出来,在纠缠扭曲之中,形成了一支金光灿灿的长矛,微微一颤,便以极快地速度朝血炼刺去。

血炼脸色大变,眸露骇然之色。

悠一交手,他就察觉到杨开比之前在行宫中与他打斗的时候更强!

那个时候自己好歹稍微与他有一拼之力,可是现在竟是完全被压制,根本涌不起反抗的念头,对方的攻势摧枯拉朽地瓦解了自己的信心。

这种情况只能两种可能可以解释,一是杨开当时没有用全力,二是杨开在血狱中又成长了不少!

血炼肝胆俱裂!

察觉到金色长矛中蕴藏的恐怖杀伤,他不敢怠慢,匆忙在身前祭出一件防护秘宝,同时双臂交错,横在胸口处,咬牙怒吼,准备硬撼这样的攻击。

咣当……

宛若金铁相交的声音爆鸣起来,传遍了整座妖山。

被血炼匆忙祭出的那防护秘宝竟没能起到半点作用,便被金色长矛直接洞穿,余势不减地朝他刺来。

血炼的双臂处,血色鳞甲被刺穿,立刻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伤口深可见骨,鲜血瞬间弥漫,他的身躯也在巨大的力道下,直飞出去,正好射进了那山洞里。

一阵稀里哗啦的动静从山洞深处传出,久久不停,谁也不知道血炼被撞飞到哪去了,伤势如何。

杨开马不停蹄,猛地转过身,朝着身后虚空某处挥手一斩,一道月牙形的巨大空间裂缝立刻成型,凶猛地朝那边吞噬过去。

烈风的怪叫声传出,身影狼狈跌现,匆忙后退,神色凝重至极地望着那月牙形的空间裂缝,根本不敢轻缨其锋,只能躲避。

他连攻势都没发出来就被杨开给逼了出来。

一片片花瓣忽然浮现在杨开的四周,滴溜溜旋转着,宛若锋利的刀刃,四面八方地朝杨开笼罩,那花瓣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