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域石山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域石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血狱百里之外,那高峰石亭中,骆海双眸紧闭,似乎是在默默感知什么。

其他的虚王境强者,都在关注他的动静。

他们无法得知血狱内的任何情况,也只有身为星主的骆海,能够窥探到一些,自然而然地,骆海成了这里所有人的焦点和瞩目的中心。

好半晌,骆海才睁开双眸,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骆海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为何如此高兴?”那出身剑盟的老妪连忙询问。

“喜事,喜事啊!”骆海轻轻颔首。

“喜事?”出身紫星的美妇黛眉一扬,若有所思地看了骆海一眼,露出恍然之色:“骆海兄的意思,难道是说……”

“呵呵,不错,血狱内的喜事只有一件,正是你想的那样。”骆海轻轻颔首,沉声道:“域石山出现了!”

“域石山出现了?”众人齐齐动容。

“恩。”

“这果然是天大的喜事!”老妪笑的脸都皱在了一起,“这一次进血狱的小家伙们,真是有福气啊,竟然碰到了这样的喜事,看样子,他们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

“雷师姐何必羡慕旁人,两千年前你进入血狱的时候,不也碰到了这件喜事么?”那美妇抿嘴微笑着。

“呵呵,是啊,一晃就两千年过去了。”老妪的脸上浮现出缅怀的神色,“当年若不是碰到了域石山,老身很有可能无法窥探领域的奥秘,从而晋升到虚王境啊。可以说域石山是成就老身今日境界的根本啊!”

“雷师姐当年遇到了域石山?”不少人都露出惊奇的表情,有人叫嚷道:“我怎么没这等好运?当年我进血狱的时候,那域石山被及其强大的域场包裹着,根本无法一窥究竟。”

“这便是运气了。”骆海呵呵一笑。“域石山是血狱的瑰宝,它坚固异常,便是虚王境也不一定能损害它分毫,它庞大无比。也没人能带的走它。它是返虚镜参悟领域奥秘的最佳之地,可惜它常年被各种凶猛域场笼罩,只有极少的时间,那些域翅减弱,露出域石山的真面貌。而血狱千年才开启一次,开启的时候,域石山不一定会出现,诸位没碰到也是正常的,不必羡慕雷师姐的气运。诸位现在不一样都是虚王境了么?”

“话虽如此。但当年若是叫我碰到域石山。后来也不至于苦修三百年才突破到眼下这个境界。”那之前说话之后懊恼无比,一脸愤懑,叹息自己不如雷姓老妪的运气。

老妪笑道:“你何必在这里长吁短叹的。老身也就是运气好,碰到了域石山。可自晋升虚王境之后,便再无精进了,老身这一生只怕都会止步于此啊。”

“雷师姐也不必妄自菲薄,修炼的事谁能说的准呢,说不定哪一日雷师姐福至心灵,突破到了虚王两层境呢。”美妇宽慰了一声。

虽然星域内各大势力之间都多有摩擦,但身为虚王境强者,诸人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些交情,随口安慰一句倒也不算什么。

“但愿吧。”老妪勉强一笑,忽然又皱起了眉头,面露忧色道:“不过域石山出现虽是喜事,可对那些小家伙们的考验怕是要增强不少啊,老身当年为了争抢一个好位置,可是与人生死之战,险些陨落了,他们这一次,恐怕也要死不少人。”

“是福是祸,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我们在这里担心也没什么用处。”那出身恒罗商会的老者缓缓摇头。

“说的也是。对了,骆海大人,那个返虚两层境的小子,眼下情况如何,他是死是活?”老妪忽然想起杨开,询问起来。

众人都关注地朝骆海望去,似乎都对杨开很感兴趣的样子。

骆海微微一笑,开口道:“还活着,本座能感受到他的生机。”

“还活着!”老妪大喜,“太好了,老身还真怕他时运不济,被那个强大的家伙给灭杀了,看样子他的运气比老身要好,真期待他走出血狱的那一日啊,老身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肯定没有,胆子大就是了,他……”骆海说着说着,忽然没了声音,皱眉感应着,很快,面上露出讶然之色。

“骆海大人,他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吧?”紫星的美妇紧张地问道。

没人希望看到杨开遭遇麻烦,或者陨落在其中。他们都将杨开当成了自己势力的新秀,都准备等他走出血狱,便开出极为丰厚的条件,拉拢他加盟。

“他倒是没遇到什么麻烦事,不过,本座看他倒像是要自找麻烦!”骆海语气怪异。

“什么意思?”老妪紧张询问。

“他居然朝域石山的方向去了!”骆海表情古怪到了极点。

“啊?”众人大惊失色。

“他怎么会朝域石山的方向去了?”老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这小子简直是去找死啊!那里岂是他能去的地方?万一被卷入什么纷争当中……”

“哎,这小家伙,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啊。”紫星的美妇悠悠叹息着,一脸无奈之色。

杨开身在血狱当中,他们也无法出手干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开步入险境之中。

众虚王境强者,一个两个恨不得现在就闯进血狱,把杨开从那里面给捞出来,狠狠教训一番。

“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小子胆子果然够大。”骆海轻轻地笑着。

“骆海大人,就劳烦你多关注关注那小家伙,看看他会不会在那里……”老妪紧张地请求着。

“好吧,虽然无法查探的太仔细,但是他的生死本座还是能